木叶热坑头-柱斑同人论坛http://senjumadara.com
搜索
查看: 5776|回复: 40

[短篇/完结] 【活动贺文】柱斑印象集三部曲

  [复制链接]

4

主题

77

帖子

419

金钱

战斗单位-影

Rank: 3Rank: 3

积分
501
发表于 2014-8-30 20:29:4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出蓝 于 2014-8-30 20:29 编辑

*首先,庆贺论坛开坛运营,希望能吸引到更多喜欢这个CP的同好,也希望AB多多发糖啊,让CP更状大起来~~
*这是我最初喜欢柱斑CP时,对这对CP的理解与印象,也是因为抱着这样的理解在喜欢着这对CP,希望能够分享给大家。
*虽然可能随着剧情的发展,理解会变得不复当初,唯以此文记录下当时喜欢上的心情。
*三个篇章可以看作是有联系的,也可以看做是互相独立的。


【片段一】写轮眼的开启
斑站在水面上看着自己的倒影。他可以清楚的看到开启了写轮眼的双瞳那夺目的赤红,黑色的一勾玉在瞳孔附近宛若一点墨痕。

曾经他所期盼的写轮眼在那样一个意想不到的时刻开启了。那一天,他将写着“快逃”的水漂石掷向柱间,意外的是,他接到柱间投来的水漂石上也写着类似的话。在同一天,双方父辈及兄弟埋伏在两人身后。
泉奈和扉间短兵相接时,双方父辈向着小辈的要害掷出夺命的利器。泉奈绝对无法避开的!斑感到一阵强烈的紧张与不安,视线紧随那支飞向泉奈的苦无的轨迹,电光火石间出手,掷出手上唯一的一枚武器,那块见证了两人美好愉快时光的水漂石,成功拦截了欲将夺走泉奈性命的利器。
随着“嘡”地一声金石相触的脆响,斑迅速落在了泉奈面前,以身相护。
水漂石沉入水底。
在斑对着柱间报出姓氏时,他感觉到双眼异样,似乎有强大的查克拉在眼睛处躁动,而父亲和弟弟露出惊喜之情。
斑知道,他开启了写轮眼。


此后,斑并没有为获得力量感到太高兴。一方面,他知道自己获得了更强的力量;另一方面,他也终于亲身体会到写轮眼的开眼意味着什么。即使他在心中埋葬了和柱间短暂的情谊,但是,柱间在他心中的分量,不言而喻。如果父亲和弟弟知道这一点,是否还会为自己的写轮眼开眼而感到欣慰呢?
心无旁骛地定定的看向倒影中映现的那双写轮眼,一晃神,却依稀看到柱间傻傻又率真的微笑。斑看到水面倒影中的自己浮现了一丝温柔的笑意。
他想起虽然时间不长,但是和柱间一起在那条河边的快乐时光,当时只要一看到柱间出现,他心中涌现的喜悦就难以抑制地在脸上表露出来。忍者是不能表露自己情绪的,父亲这样教导他们兄弟。喜悦也好,悲伤也好,如果被敌手识破自己的真正心思,也意味着将弱点交付于对方手中,这是致命的危险。


那次一别,斑知道他们的友谊走到了尽头,不,应该说是他亲手埋葬的。
前不久,他和柱间还做着美好的憧憬,建立一个可以好好守护兄弟,年幼孩子无需参与杀戮的忍村。
可是事实是,转眼间,自己的父亲要杀柱间的弟弟,柱间的父亲要杀自己的弟弟。现实的讽刺撕裂了梦想的画面。
斑接受了自己忍者的宿命,他悲哀地意识到和柱间说的那一切只是痴人说梦的幻想。可是即使是梦幻,也很开心。
他知道他将和柱间在战场上相逢,以敌人的身份。斑想到,有朝一日,他可能死于千手一族手上,而柱间也可能死于宇智波一族的手上,这就是两人的命运。
不!不是这样的!
斑突然感到心中一窒,他握紧双手,在心中立誓道,自己一定会变强,为了守护弟弟,守护族人,绝对不会这么容易死于敌手!
而柱间也一样,虽然没有见识过柱间真正的实力,但是,斑知道,他很强,不会这么轻易死于战场。
斑望向远处,远处是暮霭中的山峦,他察觉到了空气中某种气候的变化。
起风了,树影晃动,不安的鸟雀簌簌飞起。
裸露的脖子最先感觉到最初落下的几滴雨水,水面不再平静。斑感受着雨水沿着皮肤滚落时留下的冰凉的触感。
雨水没有浇灭他心中燃烧的烈火,身体浸湿变得冰凉,但是心却依然滚热。
斑在心中呼喊,我站着,还将以更强的姿态屹立不倒!


不久之后,就迎来了宇智波和千手的又一次交锋,双方忍者摆开阵势。在忍者群中,斑的视线迅速精准地锁定了柱间,毫无意外的与柱间视线相触。
“砰!”不知由谁掷出的苦无与手里剑相撞,一触即发的殊死战斗瞬间引爆。
斑和柱间向着对方冲过去。
冥冥中,他们仿佛被命运之线牵扯着,即使身份转变,也有着心照不宣的默契。
“砰!”兵刃交接在了一起,两人视线焦灼着。
第一次看到戎装时的柱间,但是,那一刻,斑把在河边挥着手开朗微笑的柱间彻底从记忆中抹去,全神投入到当下的战斗中。


在宇智波的驻地,斑在伤口处涂上了治伤的药膏。第一次看到柱间展示他真正的实力,甚至比他推测的还要更强。斑觉得无比过瘾,他和柱间还没有分出胜负,但是领队发出了“撤退”的号令。
不过,被自己火焰轻微灼伤的柱间应该也知道自己的厉害之处了吧。突然间,斑没来由的又感到一种由衷的畅快和喜悦,一点也不逊于和柱间在小河边打水漂的时候。
斑突然发现,不论是朋友也好,对手也好,他对柱间的感觉没有变过。他心中怀有对千手一族的恨意,但是,对柱间没有。柱间就是柱间,对手也好、朋友也好,似乎再也无法用这些词汇去限定柱间的存在,柱间就是这样一个独一无二的存在。
只要有柱间在一天的战场,也会有他在,他们将会以这种形式再次连结在一起。感觉到这种两人之间冥冥的宿命连结,斑感到一阵悸动和兴奋,嘴角浮现出一丝笑容。


***
双眼万华镜开启须佐能乎带来的痛感是如此刻骨铭心,每一个细胞都剧烈疼痛着。
知道这是一种怎样的痛苦,斑不希望泉奈也承受这难以名状的剧烈疼痛。
当泉奈一脸骄傲地告知他,他也开启了万华镜时,斑心情复杂,面对泉奈的期待,他无法由衷称赞。
那是用多大的心灵创伤而换取的强大呢?
但他心里明白,唯有强大,泉奈在战场上才更加性命无虞。
他有时候会质疑并怨恨,为什么宇智波一族获得力量的代价是不断升级痛苦,而痛苦的背后是不断失去。失去,变强,再失去,再变强,十分讽刺。直到有一天,再也没有可失去的,却能获得极致的力量吗?斑悚然一惊,不祥的预兆如惊雷闪过脑海。
泉奈仿佛读出他的心思,他双眼所含的对赞许的期待,渐渐转为毅然决然的坚定,他说:“因为我也有了这样的眼睛,所以我懂得哥哥你经历着怎样的痛苦。我很高兴,我能稍微体会到一点,更何况两双万华镜总要比一双万华镜更强,不是吗?”
泉奈努力使自己看起来高兴,他知道,如果他绽放笑容,斑也会情不自禁微笑。他喜欢哥哥这样的笑容,尤其是,这样的笑容越来越少,每一次都弥足珍贵。
看着对着他笑着的弟弟,斑心中最柔软处猛地被戳痛。泉奈已是成年人了,斑还是像对小时候的他那样,摸了摸他的头,说:“我一直都为你感到骄傲。”


****
斑抚摸着自己的双眼,如今,在他眼眶中的是弟弟的双眼。他有一丝欣慰,某种意义上,泉奈的人生能够在他身上得以延续,再走一程。
这双眼睛所看到的木叶,如果泉奈灵魂有知,也会对他的双眼所看到的景致感到高兴。


换上泉奈的双眼后,他奇迹般的复明,极目远眺,万物清晰地映在眼底。他的双眼没有再疼痛过,所有的痛楚都从身体抽离,转移到了心中。他的眼镜清亮却干涸,眼泪和着鲜血在心中流淌。痛苦仿佛想要挣脱肉体的束缚,化身焚毁一切的烈焰。

睡梦中,斑在一片黑暗中感到窒息,无穷无尽的黑暗笼罩着他。黑暗中出现了一个微小的光团,那么小,像黑暗中的萤火虫一样的微光。却也像给予了窒息的人一缕氧气,斑奔向那小小的微光。
那团光渐渐显形为童年时的柱间,视野一下子开阔了起来。
柱间,小河,打水漂。
记忆中最美好的画面展现在眼前。
柱间隔着河对他喊:“斑,我们一起建立一个理想的忍村吧!”
斑发现自己也缩小了身形,他毫不犹豫地奔向柱间。
在他要抵达的一瞬间,画面破碎了。在一片火海中,他被粗壮虬结的巨树围拢,眼前是战场上戎装的柱间,耳边乒乒乓乓,充盈着两族交战时的嘶吼。柱间一脸坚定地向他伸出手,他的五官已经具有成年男性的刚毅与成熟,唯有双眼还保留着孩童时的那一派真诚,漆黑的双眸闪烁着希望的光芒。
斑觉得那是他一直追寻的黑暗中的微光,他伸手去握柱间伸过来的手。在他就要触及的那一刻,画面又破碎了。
这一次,画面没有再重组。难以忍受痛苦、孤寂、绝望的黑暗,斑燃烧自己化作烈火巨炎。
没有光,至少他还能让自己化身为火焰,燃尽痛孤寂与绝望,一起归于虚无。


有人向他伸出手,那双手穿越他周身的烈焰拥抱住他。
火焰渐渐止息了。
斑闭上眼睛,他感觉到那个怀抱的温暖与安全,他听到一个熟悉又温柔的声音说:“我们已经不需要再战斗了。我喜欢你,我想一直和你在一起。”
我也一直都喜欢你啊,柱间。





评分

参与人数 3金钱 +27 收起 理由
奥德利 + 5 感动!喜欢!
fulis222 + 20 真的好細膩感人
今宵月下 + 2 赞一个!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4

主题

77

帖子

419

金钱

战斗单位-影

Rank: 3Rank: 3

积分
501
 楼主| 发表于 2014-8-30 20:36:43 | 显示全部楼层
【片段二】选项的意义

就在斑给柱间两个选项,柱间不惜性命重新赢得斑的信任的当晚,柱间思索着这件事。

事后,他受到了扉间的责难。
“大哥,你真是太乱来了!”这是扉间说的唯一一句话,但是柱间知道扉间所有的担忧、不解与愤怒都包含在这句话中。

柱间试着向扉间解释斑给的那两个选项背后的深意,因为他相信,扉间也一定能够理解的。扉间虽然从小固执,而且常抱定一套自己的想法不变,但是,却绝不是不通情达理的人,在他冷静理智外表的背后也是一条重情义的汉子。所以,他一定能理解的。
柱间刚想说,扉间,失去板间和瓦间,你是什么感受?但又转念想到,扉间是个感情不溢于言表的人,也不会谈论自己的感受。扉间对于忍者不能表露自己感情那一套是非常恪守的。
于是,柱间这样说道:“你还记得,板间死去时,我对父亲说的话吗?”

柱间回忆起,对着父亲的背影,他喊出自己真实想法:我不认为让小孩子上战场送死是爱的行为!这个杀来杀去冤冤相报的忍者世界是错误的!
当时他挨了父亲重重一拳,半边脸红肿,口角流血,那时,扉间张开双臂拦在他面前,向父亲求情。而瓦间一脸担忧地蹲在他边上,抓着他的衣服问他要不要紧。

柱间说:“因为板间死了,我们非常痛苦,因此要把这份痛苦回敬给对手。然而,在这样不断地杀戮中,新的痛苦也在不断滋生,因此,永远这样循环往复,无法平息纷争。”
扉间说:“所以,就要缔结休战协定,约定好双方都认可的条款,彼此严格遵守,这样就可以平息战争,这不也就是大哥你在做的事吗?”
柱间说:“那么,在缔结协议,互结同盟之前,一定是要彼此都心甘情愿,而不是一方受另一方武力胁迫。弱的一方通常都会不甘心,心中一定有比强势的一方更多的怨恨吧。”
扉间说:“你是说宇智波一族吧,那也只是那一族的人心胸更狭隘而已,只注重私人的感情。如果胸怀宽广,就能够知道,停止战争就不会有更多的人死去,那么也不会有更多的痛苦与怨恨产生,但是他们一意孤行,只是一味发泄自己的仇恨,那么造成更多痛苦与怨恨也完全是他们咎由自取。”
柱间说:“结盟只是一个形式,但是其本质,是双方的互相理解。如果没有双方互相理解,坦诚以待,那么结盟也只是个空壳而已。正是因为我们遭到痛苦,因此也就能对对方的痛苦感同身受,我们知道,我们都是会因失去亲友而痛的人,不论是宇智波也好,千手也好,或是其他氏族也好,这一点都是一样的。既然大家感受相同,互通心意,也就能产生信任。”
“大哥,你太天真了。人和人的想法不会一样的,与其妄想人与人之间互相理解,推心置腹,还不如缔结双方都接受的条约来得更有效。”
扉间想,也许真是由于兄长那种天真的想法才会有那样的凝聚力吧,但是,在理想面前还是要考虑现实问题的。这也是我能为大哥所尽的一份力了。
柱间说:“我确实是很天真,所以说着要和斑互相理解的话,其实我也只是自顾自地把自己的想法加诸在他身上。”

扉间迟疑了片刻,缓缓道:“我还是真心觉得,与其和宇智波斑互相理解,不如了结他更有效。”
他看到柱间投来暗含怒意的目光,继续说道:“我不像大哥那样目光高远,追求纯粹的理想,因自己能力有限,不能要求事事如意,有时候还是要为了更重要的事进行一番取舍的。就像,宇智波一族大部分人已经愿意和我们结盟,而斑这样的不能放下心中仇恨的也只是少数。如果他是个普通忍者也罢,但是他拥有和大哥实力匹敌的力量,那么他的威胁之大也就可想而知了。大哥你又凭什么说你知道斑的真心呢?你真的不怕后患无穷,来之不易的和平就因这样的少数人而破坏,真的值得吗?”

柱间本意是心平气和地与扉间交谈,但是不知为何在扉间谈论起斑时,不禁怒意翻涌,无法平静下来,原本要讲的话,一时间都忘了,他脱口而出道:“斑是一个情深意重的人!他比任何人都更在意自己的弟弟!因为他心中有对弟弟的爱,所以他也知道失去弟弟的痛苦,你看,他明明可以只给我让我杀了你的选项,却没有这么做,正是因为他不想让我也承受失去弟弟的痛苦。他是这样一个为他人着想的人,怎么会为泄一己之私愤而不断掀起战争呢?我觉得斑没有任何威胁,扉间,我也希望你能放下偏见。”

柱间突然心中一团乱麻,没了再交谈的兴致。
扉间也静默不语,扉间隐隐觉得,兄长在斑的问题上总有些不理智,但是自己最多也只能不断给予他警告,让他看到事情的另一种可能性。扉间拿定主意,在宇智波一族的问题上,一定要更谨慎的对待,防人之心不可无。
扉间打破沉默,说道:“大哥,你说的我记下了,但是,我也希望你能好好想一想我所说的话。”
扉间走后,柱间一个人陷入了沉思。

为什么扉间就是看不到斑的心呢?柱间想,斑明明就是他所认识的人中最表里如一的人。他不会隐瞒任何他真实的想法,他的爱也好,恨也好,他的信念也好。他所公开的,也就是他真心所想的。
不得不承认,自己对斑最大的认知,也只有斑作为自己对手的实力而已。除此以外,自己对斑所知甚少。
可是,忍界有这样一种说法,一流高手在对决时,那一瞬间,双方就能够心意相通,所以,通过和斑的不断对决,他也越来越了解斑的真心。
所以他无比信任斑。


夜晚,柱间在睡梦中看到了幼时的斑,在小河边向他招手。
“喂——柱间,等你很久啦!”他的笑容很灿烂,柱间也笑着飞奔过去。
忽然间,梦境一转,他对上斑开了万花镜写轮眼的双眼,是他从未见过的复杂图样,斑说:“我的弟弟昨天伤重不治死了。”
柱间心中一痛。
梦境再次改变,柱间看到背着火扇的斑的背影,在黑暗中渐行渐远。
柱间心中一紧,追上前,就在他要触及到斑的那一刻,梦的画面又消失重组。
这一次,他看到斑乌发狂乱飞扬,双目是写轮眼的猩红,脚下之地裂为碎石,空气中躁动的是凛冽的斗气。这是他看过无数次的战场上的斑。
柱间说:“斑,我们已经不需要再战斗了。”
他伸出手,一把抱住他。

我们已经不需要战斗了,我想和你在一起,我一直都喜欢你……

柱间猛的醒过来,心狂跳不止。
我……
斑……
原来,我对斑,是这样一种心情啊。
当夜,柱间再没有睡着过。


经过一夜辗转难眠,柱间的心情还是难以平静。
天未亮,他就来到和斑曾经向下俯瞰,将景色一览无余的断岩,呆呆地坐着。
侵晓时分,格外宁静。微风微微吹拂起他的额发。
在初升的旭日第一缕阳光照在柱间身上时,他感到有人接近。
这是一个训练有素的高手,几乎全无气息。哪怕是忍界的高手可能也无法察觉这个人的到来。
但是柱间知道,不仅因为他有实力察觉,更因为——
来的那个人是斑,他对这个人的气息了若指掌。
柱间的心又不受控制狂跳起来,他回首,僵硬的笑了笑,招呼道:“斑。”
斑朝他看了看,没有答话,径自走到他身边不远处,坐了下来。

两人静静地坐着。

柱间心如鼓擂,他不自觉地紧抓着衣服的一角,收紧,再收紧,手不受控制地颤抖着。
他努力平息狂乱的心跳,对于自己的心意,他还没有整理出头绪。
这个时候遇到斑,柱间有点不知所措,不知如何面对。
渐渐地,阳光已变得有点刺眼。
柱间感到自己心中的情感翻涌,他几欲脱口而出,但是又忐忑退却。但是,他不是个优柔寡断,难做定夺的人,战场上,如果没有当机立断的果决,根本无法生存。
他知道自己也想不透彻,于是完全信任直觉与本能,开口说道:“斑,我喜欢你。”
平静,坚定,不带一丝犹豫。
他转头看向斑,看到斑吃了一惊,双目突然微微睁大,然后又紧闭,眉头锁紧,眼睫微颤,好似在克制强烈的情感。
接着睁开眼,定定看向自己,不知是阳光和煦,还是自己的错觉,竟觉得斑的眉目温柔可亲,全无平日的凌厉之气。

柱间的心又狂跳起来。

他听到斑静静说道:
“没想到还是被你抢先了。”
柱间知道,自己什么都不必再说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4

主题

77

帖子

419

金钱

战斗单位-影

Rank: 3Rank: 3

积分
501
 楼主| 发表于 2014-8-30 20:42:03 | 显示全部楼层

【三】到达心的彼岸

中夜,斑还醒着,柱间已经睡着。
斑稍微偏转了一下头,斜睨了柱间一眼,这家伙,真够粗线条的啊!

忍者的感觉要比常人敏锐得多,有人在旁,斑无法放松下来,但没想到柱间可以毫无障碍的睡着。
忍者睡觉的习惯,也是经过特意修行的。
忍者睡觉的时候也不能露出破绽,睡觉的时候也要能像醒着时那样,遇到任何风吹草动都能立马反应过来。
斑闭上眼,让听、触、嗅等几感在黑暗中放大,延伸。
在黑暗中,他可以清晰地捕捉到可以自由移动的活物与静物的区别,他感知着,生物体内有不断循环流转的能量,更专注一些的话,就能凭这些能量细微的变化判断出生物下一个行动,不论是人或鸟兽。战斗中,忍者可以凭这样的觉察力先发制人,往往生死也会在这一瞬间决定。
但是,经过特意训练的忍者,不会轻易让别人掌握自己的动向。

斑不是与生俱来的感知型忍者,他的敏锐也是经过一番刻苦训练和丰富的实战练就的。
他自认,即使是感知型忍者,想要掌握他的举动也绝非易事。
柱间也是,即使是熟睡中,也能做到肌肉纹丝不动,就算在如此近的地方,气息也微不可闻。查克拉平缓地流经全身脉络,四肢百骸,再到丹田处归一,十分平滑,似乎无懈可击。
不错啊,柱间,斑心中赞道。

但是,如果像这样……
斑伸出手,轻轻抚上柱间心口处“死门”的穴位,略带挑衅,想着,一流的忍者是不会给人机会碰触到要门的,他可以想象到柱间会在他触碰到之际,电光火石般的反应。不觉有点兴奋。
但是,柱间没有警醒过来,斑略感失望。
柱间,你变迟钝了啊。这样轻易地被我碰到死穴可以吗?
他的手沿着柱间心口一路抚上他的脸颊,抚过耳畔,手指插入脑后发中,轻轻按了按柱间后脑勺,将两人的额头贴在一起。

斑闭上了眼睛。

当他放松了意识,童年时的记忆浮现上来。
那时,他家中还是兄弟五人。
五个人睡在一个房间,有点拥挤。不是房间不够大,而是他们兄弟们感情很好,很能闹腾。
即使经过一天严酷的训练,身体疲惫,但能够有片刻得闲,依然打打闹闹,玩玩笑笑,滚做一团。
直到父亲板着脸走进来训斥:“安静一点,这么松懈,像什么样子!”
然后,五人一起被父亲撵到演武厅罚正坐一晚。
“反正老爹没看着,我们不用跪这么好啦。”待父亲走后,其中一个兄弟开口。
“不如我们轮流把风打瞌睡吧。”
“还是不要吧,被发现会很惨的。”
“怕什么,你可真没种啊。”
“是啊,还能怎么罚,老爹就那几套嘛。”
“喂,泉奈自己先睡了啊。”
那时,泉奈只有四岁,早已累了支撑不住,歪倒在斑身上睡熟了。
“管他啦,我们也睡吧。”
“我浑身都像要散架了,我也不管啦。”
“还是不要吧,万一……”
“闭嘴啊,再烦我揍人啦”
很快,在身体疲累的驱使下,大家都迷迷糊糊地瞌睡上了。

长夜漫漫,似乎天地万物都进入了睡梦中。

不好!
斑感觉到有什么东西从背后由上而下攻击过来,瞬间警觉清醒,凝神屏息,一手夹住泉奈迅速侧向一旁,躲过攻击。
刚要出声提醒其他三人,定睛一看,发现来人是父亲,手上拿着戒尺。
啪!
啪!
啪!
“哇——”
“哎呦!”
“痛啊,敌人吗?”
另外三个倒霉蛋肩上都挨了重重一下,一个个捂痛龇牙咧嘴,小脸拧做一团。
父亲训斥道:“太松懈了,如果是敌人你们早死了,都坐好,不到天亮不许起身,我还会再抽查的。”
父亲还说了些身为忍者如何如何的老生常谈,接着,他说道:“能避开我,不错啊,斑!其他几个小子,想打瞌睡,先有斑这样的实力再说吧。喂,泉奈怎么还睡着,把他叫起来,跪好。”
斑轻轻摇醒弟弟,心想,我背后很敏感啊,而且那种程度的攻击,睡着都避得开啊。
父亲走后,威慑力犹在,兄弟们安静老实了一会儿。
泉奈跪得摇摇晃晃,斑忍不住道:“你可以睡的,没关系。”
他一发声,其他兄弟也壮了胆。
“斑,不够意思啊,老爹来了,也不提醒一声。”
“笨蛋,我也睡着了啦。”
“不过斑很厉害啊。”
“对啊,父亲一直都称赞他呢。”
“斑是我们中最强的一个吧。”
“斑在我们之中会第一个开写轮眼也说不定。”
“是啊,斑的话,一定可以做到吧。”
“哥哥比爸爸还要强吗?”说话的是泉奈,只有泉奈还保持着叫哥哥的习惯。弱弱的,像撒娇,斑虽然不喜欢弱气的行为,但是被弟弟这样亲昵的唤着还是感到真心受用。
他被兄弟们簇拥着,他们艳羡敬佩的目光齐齐聚集在他身上,仿佛他是他们的主心骨,斑感到既温暖又得意,说道:“现在比父亲还是稍稍逊色了一点,不过,过不久肯定会比父亲强的啦。”
这样说着,心里却想,我果然还是太谦虚了啦。

渐渐地,闹腾的五人房间,变成了四人……三人……
最后,只剩下斑和泉奈。对于两人而言,房间显得很空,很大,很安静。
其他兄弟们都死在了敌人手上。

我还不够强啊!斑拼命修炼着,像泄愤一般拼命修炼着。
以至于父亲也看不过去了:“斑,差不多了,即使要变强,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
斑充耳不闻。
“哥哥,这样下去,身体会受不的吧。”
斑看到泉奈担忧的眼神,心中一软。
其实他的身体也到极限了,汗流的仿佛整个人在倾盆大雨中淋透一般。伴随着供氧不足的微微窒息感,强烈耳鸣,视线也时不时模糊起来。
斑不甘心地躺倒在地。

我还不够强啊!
所以没有能够看护好你们。
如果我是兄弟们之中最强的,那么不能保护好你们的我是多么没用啊!
斑在心中呐喊着,
变强——
我要更强大的力量——
直到,宇智波斑,光凭名字就能够让敌人闻风丧胆。

可是,即使变强了,也没能随心如愿。
宇智波一族还是败于千手一族。而泉奈……还是死了……
仿佛上天注定了生克的命运一般。
这是因为还不够强吗?似乎心中的不甘与憎恨又在蠢蠢欲动。
但是,已经选择相信柱间,相信他能创造这样一个充满爱与光明的和平世界。
以柱间的天真与执着……真的可以吗?……

***
柱间察觉到一丝杀气,就像平静海面深处蕴含的汹涌力量被搅动了似的,不经意地浮现出的一丝杀气。
柱间瞬间警醒。
杀气的来源……
是斑……
柱间又放松下来。
他将手覆在斑的手上。
斑一惊。
他还不习惯柱间突如其来的碰触,他不得不克制住忍者警觉与防御反击的本能。他感觉到柱间并无恶意,甚至是,柱间手掌上的温暖传递到他手上时,他觉得心情变得平静起来。所以,斑任由他握着。

“斑,如果我们的处境换过来会怎么样呢?宇智波强于千手,而泉奈还在,扉间却死了。”短暂沉默后,柱间开口道。
“这样的假设并无意义啊,柱间,假设并无法改变现实不是吗?”斑不悦起来,“虽然你这话问的叫人生气,不过可以的话,我还真希望我们能交换呢。”
“何况,这世上有强就有弱,有胜者自有败者。即使我们处境交换,这个世界的本质也不会有丝毫改变。所以总会有一方痛苦,一方幸运;而且想守护什么,也会因失去而痛苦,也会因守护而有牺牲。”这样想来,柱间想创造的和平也不会十全十美,斑蹙起双眉,神色凝重起来。
“你的话,我很赞同,其实我想说的是,我没有失去扉间,所以无法体会你失去泉奈时是如何痛苦。千手一族战胜了宇智波,所以我也无法体会你又是怎样的心情。没有切身体会,又怎么能够去理解呢?我只是想知道,我要怎样才能够感受到你的感受。”
“你想要感受我的感受?可是,这有什么意义呢,我们已经是同盟了不是吗?”斑突然烦躁起来。

柱间察觉到斑不的不悦,觉得自己想表达的想法又没有很好的传达到,踯躅着如何说接下来的话。
要怎么说才能让斑了解,我喜欢他的这份心情呢?我希望不仅是握手言和,共饮结为兄弟的交杯酒那样的表面形式,最重要的是弥合两人心灵上的裂缝。虽然早在还是小鬼一起打水漂时,斑就说过,人和人推心置腹是很难的,果然是这样吗?

打水漂……

柱间猛地坐起,拉着斑,兴奋道:“斑,一起打水漂吧!”
“现在?”斑一头雾水,好在他也习惯柱间常会迸出不合时宜的想法。
“走吧,今天是满月,能见度很高,应该没什么问题!”
不知为什么,柱间的要求就算不合时宜,也让人无法拒绝呢。斑想,柱间就是有这种魅力的男人吧。
“好吧。”
两人利索地穿戴好日常便装,柱间率先由庭院跃向空中,“我们比赛谁先到河边吧!”说着如一道箭影般瞬间消失于夜空。
“混蛋,居然又抢跑!”斑急速跟上。

不消片刻,两人几乎同时到达小河边,分别落在河岸两边,挑选顺手的水漂石。
小河潺潺流动,月光倒映在水面上碎成粼粼波光。
夜很静,风吹得树林唰唰作响。

两人已经准备就绪。同时出手。
嗖!嗖!
石头划出流畅的弧线在水面上弹跳着,顺利落到对岸人手上。
“不赖啊,柱间。”
“看来斑的技术也没有退步啊。”
两人相视一笑,突然觉得似乎有千言万语,但是一切已在不言中。
虽然没说什么,但是好像传递到了呢,柱间欣慰地想。
“斑,也许没有办法安慰你什么,但是至少我会陪到你心甘情愿为止的。”一直……一直……柱间心中默念着……总有一天两人心中的裂缝会弥合吧。
斑握了握那颗被柱间握过的石头,似乎确认了他的心意一般,抬头望向满月。
“是啊,真是个不错的夜晚。”
“一直玩到尽兴吧。”

夜还在继续,月光映照下的树林中,隐约传出爽朗的笑声,惊飞了栖息在树上的鸟雀,在苍穹中留下一道道漆黑的剪影。



【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6

主题

620

帖子

2434

金钱

战斗单位-AB

Rank: 8Rank: 8

积分
3054
发表于 2014-8-30 21:11:29 | 显示全部楼层
啊啊出藍大大的美文,前兩篇我好像沒看過,看到第二篇最後的時候又被撩動心弦了…_( :3」)_
以互知的默契作為結尾,多一分則過少一分則不及恰到好處的氣氛真是太棒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59

帖子

76

金钱

战斗单位-稻草人

Rank: 2

积分
135
发表于 2014-8-30 21:15:52 | 显示全部楼层
两小无猜竹马竹马,柱斑的世界是任何事物都插不进去的(除了“孩子”)o(╯□╰)o
只有柱间看得到斑斑的美好与温柔,愿意并且能够留在斑身边的仅他一人,幸又不幸!
“喜欢”于二人是最纯粹、自然的事,百科说的没错,柱斑是灵魂伴侣的典范!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89

主题

542

帖子

654

金钱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211
发表于 2014-8-30 22:14:55 | 显示全部楼层
出蓝的文一向给人安定又舒服的感觉,对原作的解读自有一番见解^^,感谢写出这样美丽的柱斑印象文,请记得往活动贴报个到领取奖励哦
随意
但不随便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4

主题

77

帖子

419

金钱

战斗单位-影

Rank: 3Rank: 3

积分
501
 楼主| 发表于 2014-8-30 22:26:35 | 显示全部楼层
黑狗 发表于 2014-8-30 21:11
啊啊出藍大大的美文,前兩篇我好像沒看過,看到第二篇最後的時候又被撩動心弦了…_( :3」)_
以互知的默契 ...

原来黑狗姑娘还记得我的文啊,好开心你喜欢~我也非常非常喜欢你的脑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4

主题

77

帖子

419

金钱

战斗单位-影

Rank: 3Rank: 3

积分
501
 楼主| 发表于 2014-8-30 22:29:58 | 显示全部楼层
sakuda13 发表于 2014-8-30 21:15
两小无猜竹马竹马,柱斑的世界是任何事物都插不进去的(除了“孩子”)o(╯□╰)o
只有柱间看得 ...

这段文字好喜欢啊我也觉得他们是非常坦率的相互倾心,灵魂相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4

主题

77

帖子

419

金钱

战斗单位-影

Rank: 3Rank: 3

积分
501
 楼主| 发表于 2014-8-30 22:32:51 | 显示全部楼层
admin 发表于 2014-8-30 22:14
出蓝的文一向给人安定又舒服的感觉,对原作的解读自有一番见解^^,感谢写出这样美丽的柱斑印象文,请记得往 ...

谢谢提醒,已经去报到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151

帖子

45

金钱

战斗单位-稻草人

Rank: 2

积分
196
发表于 2014-8-31 11:34:24 | 显示全部楼层
又虐又治愈呜呜呜呜呜可恶啊原著向什么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木叶热坑头-柱斑同人论坛  

GMT+8, 2018-9-25 19:14 , Processed in 0.390591 second(s), 3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3 Comsenz Inc.

Designed by ARTERY.c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