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叶热坑头-柱斑同人论坛http://senjumadara.com
搜索
查看: 117|回复: 1

[短篇/完结] 三途纪事

[复制链接]

1

主题

3

帖子

43

金钱

战斗单位-稻草人

Rank: 2

积分
46
发表于 2020-7-16 14:27: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清明节和鳏夫文学更配哦
其实也可以叫 在净土世界寻求邂逅是否搞错了什么(×
一个关于等待的故事



01
千手柱间死后来到净土。
最开始的十年是在游荡中过去的。柱间四处寻找着斑的踪影,几乎翻遍了每一处街巷,每一家店铺,甚至每一片荒原,每一处穴洞。
每一次的寻找最终都以失败告终。
他找不到斑。斑不在以上任何一个地方。
一个阴沉的雨天,柱间遭遇了第八千九百八十三次失败。
望着窗外绵密的雨帘,柱间烦闷地砸了酒杯,终于感到了一丝沮丧。
或许……只是斑不愿见他罢了,像他那种水平的人,如果想要不被他找到实在是太容易了。
这个想法只存活了一瞬就惨遭否决。
——只要他在这个世界,就一定能再会吧,就像少年时那样,仿若命定一样的相逢。
柱间对此深信不疑,自己都不知所谓的乐观坚决。
既然他找不到斑,或许可以等斑找上他?不过像他现在四处漂泊的话,斑要找到他也很难吧。
被这个想法所振奋,柱间不再流浪,在一个小镇安定下来开了间居酒屋。


02
净土世界里,查克拉的使用是相当受限的。所以柱间只能使用一些简单的木遁,比如变些花花草草装点门面,变魔术逗逗小孩子什么的。
他在店铺后种了一大片向日葵。
因为态度好和酿酒技术高,柱间的居酒屋逐渐吸引了一些客人。
柱间也乐得和他们唠嗑聊天,听新来的灵魂讲讲外面的故事什么的。从鸡毛蒜皮到雷之国动乱,还有些一听就是添油加醋过的逸闻。
偶尔,柱间也会问问火之国宇智波家的事。只可惜收获的大多是些妖魔化的怪谈,比如宇智波是把妖兽的眼睛抠下来移植到人身上什么啦,不一而足。对于此类言论,柱间只是笑笑,耐心听他们眉飞色舞地侃下去。


03
日子一天天过去,柱间并没能等到那个身影,店里的生意却越来越好。一天柱间盘了下账,发现已经有了很可观的一笔钱。
于是他去了次赌坊。
柱间在赌坊赌了三天。最后一夜结束,他赢了翻倍的赌资。在众人歆羡的目光里,柱间晃晃悠悠地起身干了最后一滴清酒,看着满桌金币有些遗憾地叹了口气。
原先应该在第一天傍晚的时候……就会有人来找他的。然后他会装作醉酒的模样,看着他气急败坏却最终柔软下来,把他从赌桌上扒拉下来扔回千手家。然后扉间会和那个人不冷不热地打声招呼,然后噼里啪啦甩他一脸公文。
柱间重重地摇了摇头。明明死掉的时候年纪也不大,怎么开始像老头子一样开始回忆往事了。在净土世界里,年纪也会累加的吗。
嘛……不过赌坊的酒果然没有自己家酿的好。思及此处,柱间略得意地笑了。


04
后来柱间每个月都会去赌坊。在这个世界里,柱间的手气意外的不错,还结识了灵魂渡口的摆渡人。
两个人很快就成了好朋友。摆渡人常常来柱间的居酒屋里做客。他喝酒不用付钱,但要讲一个现世的故事。
随便什么都可以吗?一开始摆渡人还有点不好意思。毕竟他本身还挺话痨的,加之他还欠了柱间一堆赌资,这样看来柱间挺亏。
柱间说没事啊,反正咱俩好朋友嘛哈哈哈哈哈。
不过,最好还是火之国的事情,草之国的八卦我有些听腻歪啦。
最好……是关于宇智波的。那个……木叶的宇智波家族,你知道吗?
最后一句柱间并没有说出口。
千手柱间,你真够无聊的。如果那个人还在的话,大概会这么板着脸训他吧?柱间托着头遐想,脑中生动地描摹出那人欲怒未怒的神情。


05
后来又过了十年。据摆渡人说,忍界第二次大战开始了。
啊啊,真是糟糕的事情啊。柱间感慨着,暗自讶异于自己的平静。
摆渡人无谓地耸肩,这几天要引渡的灵魂也变多了,最近两个月怕是要大忙特忙……唉,写名单的纸都不够了,真是麻烦透顶。
名单?
对啊,现世每个死亡的灵魂都要在名单上留档的。我可不只是一个撑船的苦工啊。最近上面的大人也是越来越抠了……
柱间打了个响指,用木遁变出一大叠纸来,几乎堆满了店里所有的桌子。
摆渡人盯着他看,神情突然严肃起来。
虽然不清楚这力量是哪里来的,但在这个世界,最好不要轻易动用。
一旦被净土意念判定为威胁,就会被立刻抹杀。
话音刚落,摆渡人就“噗”地笑出了声。嘛,倒也不必这么垂头丧气吧?我活了这几千年了,也没见过真被那什么意念搞死的人……但这个故事可是我的前代告诉我的,如何,算抵今天的酒钱啦。
半晌的沉默。
……其实,你还可以抵一辈子的酒钱。柱间抬起头。


06
柱间从摆渡人那里要来了最近一百年的名单。
他认真地翻了三天,终究没有翻到宇智波斑的名字。
斑……他大概,还活着吧。
柱间揉了揉酸痛的眼睛,心跳还是很快,几乎快要跳出喉咙。
活着……吗。
可是那一刀,凭着医疗忍者的绝对素养,他不可能还活着。他确认了至少三遍他的死亡。他清晰地记得拔剑时血液流到手上那冻人的温度,他亲手将他的尸体抱回宇智波交给宇智波火核,他亲眼看着他入棺,封棺,下葬,他甚至还能记得他黑色的丧服上最细小的纹饰。他已经死都不能再死了。
但他不在名单上。
但他……分明已被自己所斩杀。
“不在名单上,唯一的可能就是他还活着。除非他已成神,但我们都知道,这世间唯一的真神,创世之神陨落已万年有余。”
摆渡人的话语在耳畔犹自回荡。
千手柱间,你又是如何希望的?
男人沉沉地闭了眼。


07
柱间搬家了。
顾客们纷纷在第一时间表示吃惊和惋惜。这个小镇上,柱间的居酒屋已经像东区的市场一样,融入了居民生活的点点滴滴,成为了饭后消遣,聊天邂逅的绝佳地方。
啊啊,真是对不起啦。柱间一个个鞠躬抱歉过去,然后把剩下的几百坛酒免费发放给了镇上的居民们。
屋后的向日葵已经长成了很大的一片。柱间想了想,仔细挑了包种子带走了。


08
柱间在距灵魂渡口几百步的地方重新开了家居酒屋。
摆渡人一开始有点惊异。渡口距现世最近,阳气最盛,是不适合魂体久留的。
柱间只是认真地打理窗框上的藤蔓,你不也一天到晚待在这里。
喂,我好歹也是个摆渡人诶。你质疑我能力?
别人在净土无法使用灵力,但我却可以。所以我想……我大概是特别的。
看着男人灿烂的笑容,摆渡人默默收回了讲鬼故事恐吓的打算。
……我警告你,现世刚过来的灵魂情绪很不稳定的,他要在店里打砸抢烧发酒疯我可管不了。

(私设这是仙术的bug)


09
渡口是灵魂在彼世的必经之地。短短一年里,柱间就见过了数以千计的亡灵。
有些还挺眼熟。虽然额上的护额不是木叶标识,但好像也是他国名噪一时的忍者。
相比于柱间萎靡的记性,那些忍者认出柱间的概率性要大得多。
那位忍者之神,初代火影……?
他们打量着这个绑着高马尾卷着袖子笑得一脸人畜无害的男人,默默怀疑自己的眼睛。
长得的确挺像哈。
不过很快忍者们就纷纷释然了。嘛,就算是忍者之神又如何。现在都是鬼了,也用不了忍术,鬼可没有谁比谁高贵一说,还不就是个开居酒屋的普通男人罢了。


10
扉间是在一个春日来到居酒屋的。
大哥……?
看着那个殷勤地擦桌子的男人,扉间不禁扶额。
真是糟糕透了啊……堂堂千手族长,初代目火影居然……居然……
难道是小时候做家务上瘾了吗。
那大概是柱间在那个世界以来最开心的一天。柱间炒了十斤葵花子,拿出珍藏十多年的美酒往桌上豪气地排。
最后两个人都醉了。
柱间迷迷糊糊地看着扉间。这许多年不见,扉间好像……也没怎么变嘛。嗯,没长高,也没变胖,连发饰都不带变的。
就是眼底的黑眼圈重了点。唉,都说了宁可早起也不要熬夜批文件啦,怎么一个两个都不听话的呢。
斑也这样。眼底的血丝总那么重,长发也不怎么打理,配上本来就偏苍白的皮肤,整个人都显得阴沉沉的很没气色。得亏自己三天两头地骗他出去逛街散心,美其名曰“建设考察”,才算是让宇智波的大族长结结实实地晒了几圈太阳。
后来斑似乎也觉察到了不对,但到底架不住自己的死缠烂打,还是会放下纸笔无奈起身,把没批完的文件收拾一下放左手那个画着红色火焰纹的柜子里。
火核是个很有能力的人。或许你可以试着把一些事情交给他做。
的确啊。斑笑了笑,微微眯起眼睛。无论从眼界,胸襟,还是人脉,处事经验上,他已经具备了下任族长的潜质。……只可惜他还没开启万花筒。
诶。
柱间最终还是没有问为什么不是由斑的子女来继承族长之位。斑一直没有结婚。
相比于最后总会妥协的斑,扉间就比较软硬不吃了。柱间有时怀疑,亲爱的弟弟是可以拿着一袋兵粮丸在实验室里窝上七天七夜的。
……说起来扉间好像还真做过哪种程度的疲劳可以使脑细胞活跃值达到最大的研究来着。
以前自己还能用医疗忍术来几个疗程治治这堆工作狂们,自己死了之后,估计就再没人管啦。
柱间无奈地叹了口气。


11
按扉间的说法,他死于第二次忍界大战的尾声。虽然最后被阴了一把,但这次大战实际已经结束了。
木叶会坐在赢家的谈判桌上。扉间很有把握地笑,笑容恣意张扬恍若少年。
然后就开始大骂雷之国那两个偷袭的狗东西必死。
如此情绪外露的扉间真是久违了呢……柱间默默听着,酒劲一上也跟着有些微恼起来。那两兄弟真他妈的不像话,要是自己还活着,绝对是要开木遁把他们吊上半个月的。
“绝不放过任何敢于伤害弟弟的人。”从这个方面来讲,千手柱间并不是一个温和的人。
扉间几乎是把整个村子的形势都详细地讲了一遍,各个家族之间的分配和利益斗争,包括宇智波。讲到后来,几乎变成了各大家族不为人知的八卦秘史,什么日向家族长和他弟之间的二三事啦,志村家新来的一个身份不明的小孩啦……
柱间觉得扉间的暗部机制有些地方太不合理,一天到晚搞这种有的没的,万一落人口舌总是不好。然后就被扉间红着脸怼回来。
——你懂个屁,这都是政治。
然后就是一大堆如何控制人心之类的理论,柱间有一下没一下地点着头,一副虚心听教的样子。
后半夜扉间自己也有些昏昏沉沉了,说着说着头突然一歪,直接睡了过去。
阿尼甲……
扉间的唇角微微勾起,隐去了那一声若有若无的呓语。


12
扉间并没有在居酒屋长居。七天后,扉间就搬去了西边的小镇。
按他的话说,这间小破屋子实在是吵的过分,几乎彻夜都能听到对岸灵魂潮水般的喧嚣声。
还有一点。扉间拉起脸,大哥你和那个家伙洗牌的声音敢不敢小一点。我看你可以转职去赌坊当发牌员了。
柱间颇窘迫地挠头,有点委屈地申辩,我有在你的房间外摆满了消音植物的。而且,我……真的没有在申时以后打牌的……我很准时睡的。
是是是,就你会养生。扉间颇无奈地挠了挠毛领子。该死,从小就拿他没办法,完全无法冲消沉模式的大哥撒气。
不过这里阳气太重,的确不适合灵魂的安定。柱间心里也很清楚,想必扉间也察觉到了吧。那些植物的固灵之力,终究还是微薄的。
大哥。临走一刻,扉间突然问道。你打算在这里待到什么时候。
啊……大概,也许,再四十年吧?
柱间自己也不清楚,只是含混地算着仙人体的阳寿。不过也不好说,这世上的禁术太多了,这实际上只取决于人的执念。
执念啊……“远方的理想”,到底是什么呢……
扉间深深地看了他一眼。
那就四十年吧。我会在那边等你。


13
后来又过了三十年。
摆渡人还是老样子,柱间也还是老样子,每天擦桌子,擦窗户,站门口和新来的灵魂打招呼唠嗑。唯一变化的,大概就是小屋旁边的向日葵了。从最开始的十来朵,逐渐变成了可观的一大片花田。
因为渡口湿气重的缘故,向日葵一开始总是长不好。柱间原来想借用下木遁的力量,然后发现一用就会头痛。在一次头痛了四天四夜后,柱间终于放弃了一蹴而就的想法。
大概这就是“有心栽花花不开”吧。看着瘦弱的花茎又一天天萎靡下去,柱间颇丧气地抱怨。
摆渡人磕着瓜子附和。啊啊,有些事情,不要太执念,然后就会有转机啦。有时候,缘分就是那么玄乎的东西。
缘啊……
嘛,心诚则灵,心诚则灵。


14
后来柱间听从了摆渡人的一个玄学方子——七月初七去渡口对着月亮许个愿。
而且今年的七月初七可是七十年一遇的红月,念力特别强。摆渡人拍着胸脯,古籍上说了,红月之夜许愿百试百灵。
渡口。柱间仰头望向那一轮红月。淡淡的红色光晕下,三途川都显出一种奇异瑰丽的色彩,潮水缓慢起伏着,浩淼,亘古,绵绵不绝。
三途川,连接此世与彼世,跨越生死,引渡世人之川。
子时许愿是最灵的。柱间闭上眼。
愿他此生安好,所愿得偿。


15
说来也奇怪,那一天后,后院的向日葵竟然一天天恢复了生气。两个月后,竟是有了些生机勃发之感。
摆渡人很是得意。我就说有用吧,百试百灵!
柱间开心地笑,是呢……
话音未尽,突然一阵强眩晕袭来,柱间一把抓住身旁的栏杆。一滴冷汗从额上划下。
喂,你没事吧。摆渡人一把扶住有些踉跄的男人。
没事。柱间定了定神,勉强露出一个微笑。可能是最近睡的太少,有些虚了。
我说,你在这里已经住了三十七年了。你只是一个普通的灵魂,不能再硬撑下去了。
我没事啊。真的。
摆渡人定定地看了他一会儿。
千手柱间。我认真地告诉你,这是灵体虚化的预兆之一。要么你现在搬走,要么就在这里慢慢等死。净土世界的确不会有死亡,但这里严格来讲属于三途川,生死的起源与归属之地。在这里消散的灵魂只会融入奈落川,连轮回都去不了。
我知道你在等一个人。但有些时候,过于漫长的等待也是消磨缘分的事。
柱间低下头,靠着椅子慢慢坐下。
就在摆渡人怀疑他已经再次昏厥过去的时候,柱间抬起了头。
一个灿烂得几近夺目的微笑。
也不是只有我在等他呀,他也在等我啊。等他做完他的事情,马上就会过来了。我知道的,他也……迫不及待地想和我见面。柱间温柔地抚上胸口。从这里,可以感受的到。他的呼吸,他的心跳,他的温度,他的……很多很多。
思念也是一种念力,而念力是能穿越三途的,不是吗?
摆渡人被麻得鸡皮疙瘩掉了一地,别扭地抠着桌角。
歪理!


16
不过应该说仙人体的确是有些好处的,那次以后,柱间虽然也偶尔出现头晕的症状,但一般只有几秒,于是柱间继续心安理得的开着他的居酒屋,只是作息时间变得更为严格,睡眠时间从四个时辰延长到了五个时辰。
有时候也会梦到斑。
斑的形象总是多变的,上一秒还是南贺川边和他比赛打水漂的炸毛少年,下一秒就成了战场上挥舞着团扇朝他红眼睛的宇智波族长,再下一秒视角一转,斑和他安静地坐在火影岩上,一起看赤色的夕阳一点点坠下去。斑的侧颜被暖色氤氲着,从他的视角望去,几乎可以称得上惊心动魄的艳丽与温柔。
柱间知道斑很喜欢这座悬崖,散步时就总拉着他来这里。斑总是看着远处纷飞的木叶出神,他就趁他不注意薅上几把他长长的发尾。在斑回神发作之前变魔术一般变出一盒还温着的豆皮寿司,笑嘻嘻地递上去。也只有在这个时候,斑才会脱下那从不离身的黑色手套,露出白皙修长的手指,大大咧咧地捏上一块,然后把第二块顺势塞进旁边人的嘴里。
虽然对豆皮寿司始终无感,但那不时擦过唇角的微凉触感,那微微拂过的晚风,这十多分钟的光阴足以称的上极致的享受了。
柱间……
场景乍变,终结谷的瓢泼大雨伴着轰烈雷鸣而落。
殷红的血色弥漫了整个梦境,透骨的冰凉与窒息。雨点敲击在寒刃上,笑地恣意疯狂。
你变了。
手中的刀不曾颤抖,精确地,坚定地,不容置疑地穿透着心脏。
本末……倒置。迟早有一天,这会变成村子的黑暗。
没有愤恨,没有怨怼,唯有深深的遗憾和无力从刀刃尖端流入持刀者冰冻沸腾的胸腔。
柱间猛地惊醒过来。
哈……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再呼出,随即起身将不知何时压在身上的枕头一把丢开。
右手按上胸膛,强烈的窒息感还没有过,深沉中带了几分陌生的难以言说的悲烈,绞彻心扉挤压骨髓的痛。
斑……柱间喃喃道,几近呓语。
你到底……


17
第四十年。
柱间的身体依旧是那副不好不坏的样子,除了偶尔的头晕还染了咳嗽的症状。
有时候摆渡人会带一些奇奇怪怪的药草给他,说是上代传下来的防止过劳死的秘方,虽然可能不对口但保证吃了没副作用。
柱间来者不拒地收下了,然后划了一半寄往西边的镇子。
现在新来的灵魂柱间是一个都不认识了。柱间一边感慨时光的流逝,一边暗自计算着斑现在的年纪,最后得出一个自己都不敢置信的数字,然后扳着手指傻呵呵地笑。
啊啊,斑真是厉害的忍者啊……


18
第四十年年底悄无声息地到了。
——净土世界其实并没有严格意义上的春夏秋冬,永远都是晚春的样子,也没有俗世那些名目繁多的节日,所谓的年底只是日历上的一个数字罢了。
又是清晨,柱间像以往一样伸了个懒腰,打着哈欠推开了小屋的木门。
……………………
啧。
新来的灵魂捡起掉落在地上的毛巾,颇嫌弃地抖了抖。
还是和以往一样逊透了啊。柱间。诶,你这发型是怎么回事……
不待完整话音落下,灵魂便被男人狠狠按进了怀里。指尖深深嵌进肌肤,带了几乎揉进骨血的力度。紧贴的两颗脏器隔着衣料热烈地跃动,滚烫的战栗清晰地传达到身体的每一寸毛孔;呼吸在颈间交缠,追逐,彼此疯狂地占有。微凉的清晨在一瞬间臻至沸腾。
再没有如此热烈纯粹的相拥了,仿佛一切都静止,一切都消亡,茫茫净土里只有他们两人是唯一的神明,唯一的真实。
此后,再无生离,再无死别。
柱间……
毛巾从手中滑落,砰然坠地。像是一场亘古,浩淼,涨落千年久未能息的叹惋。

嘶哑的声音轻轻吻上耳畔。
——这次是我等你很久了,斑。


fin






PS:灵感来自柱斑的黄泉交杯酒,然后就觉得柱间要是开家小酒店会很有意思,原剧死亡的时间差也很有意思,于是就有了这篇文。

时间线没有考证,我瞎编的。
柱间对斑未死的怀疑始于最原始的直觉和感应(毕竟斑身上还真有柱间的血肉嘛)。
最初的设定里并没有摆渡人,扉间出场很早,并代替摆渡人确认了斑的未死。
在柱间最迷茫的时候,扉间告诉他,他的秽土转生术无法复活斑,所以斑的灵魂不在净土。
但秽土转生其实还没有开发完,所以扉间只是骗他的而已。他不想看大哥再这样无果地寻找和消沉下去。斑的未死相当于终结谷一切是场骗局,可谁能想到柱间被骗了反而还那么高兴呢(。
关于柱间的衰弱,原先打算让柱间继承摆渡人的位置成为下一代摆渡人的,摆渡人每过千年一次交替,老摆渡人的灵魂直接成为三途川的一部分。可是后来越写越觉得摆渡人可爱就放弃了这个打算。
另外,我要破了柱间的逢赌必输咒!!!!



向日葵的花语是:信念,忠诚,爱慕,沉默的爱,没有说出口的爱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177

帖子

435

金钱

战斗单位-影

Rank: 3Rank: 3

积分
612
发表于 2020-7-18 02:19:49 | 显示全部楼层
其实猜到斑没死差不多是有希望的等待了,不是斑生气了再也不理我了而是客观原因什么的(喂ooc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木叶热坑头-柱斑同人论坛  

GMT+8, 2020-8-6 06:28 , Processed in 0.506601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3 Comsenz Inc.

Designed by ARTERY.c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