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叶热坑头-柱斑同人论坛http://senjumadara.com
搜索
查看: 2068|回复: 47

[短篇/完结] 【柱斑】画皮之狐愿

[复制链接]

7

主题

163

帖子

486

金钱

战斗单位-影

Rank: 3Rank: 3

积分
649
发表于 2017-8-11 20:48: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食用须知:本篇灵感来源于电影《画皮II》,剧情和人物都和电影对应,文中每个人物都能在电影中找到相应角色。
有什么建议和想法欢迎提出和我讨论,但是不喜勿看,拒绝ky,拒绝喷子!!!


每逢日食之刻,昼夜混淆,阴阳颠倒,一片混沌,是为起死回生,人妖互变的唯一时刻。
若妖想转生成人,必须有人心甘情愿把心献给妖……

青年翻看着手中缺失半页的妖典,陷入了沉思,这本妖典乃是他们家族祖传之物,可是传到他手里时却不完整了。人把心献给妖之后又会怎样呢?青年翻找自己的书籍,却找不到任何关于遗失部分的内容,最后只好怏怏不乐地收起了它。
青年的名字叫做扉间,是一名捉妖师,他的父亲是火之国的国王,母亲是邻近小国一术士的女儿,亦是一名捉妖师。扉间虽是普通人,却继承了母亲的血统和能力,身体里流淌的血液可以用来除妖,他还有一个同父异母的哥哥,是国王的长子,亦是将来的王位继承人。

十年之前,木叶城外,冰封千里,天寒地冻。此时正值小寒,城内城外渺无人踪,大家几乎都在家中躲避严寒。冷清的街道上只有一个男孩不疾不徐地走着,在茫茫雪地里留下了一长串深浅不一的脚印。男孩的脸颊被冻得通红,他身披一件纯白色大氅,怀中抱着一只通体雪白的小狐狸,小狐狸眯着眼,瑟瑟发抖地蜷成一团,被男孩用大氅包裹得严严实实。
到了府邸门外,男孩左顾右盼,确认院中没人后,蹑手蹑脚地溜进了房间。

“哥,你又偷溜出城了。”银发男孩双手抱肘,一脸严肃。
“扉间,你看——”男孩掀开大氅的一角,怀中的小狐狸露了个头出来。
“要是让父亲看见,他铁定要说你又带些脏东西回来,”扉间眉头紧蹙,“哥,你不是不知道,父亲最讨厌动物了。”
“可是我在城外捡到它时,它已经奄奄一息了,如果见死不救,它一定会被冻死在这冰天雪地里,”男孩一本正经道,“再说……它哪里脏了?全身雪白的多可爱呀!”语毕,男孩取来一条干净的毛毯,把小狐狸包裹起来,放在火炉旁边取暖。
“它冻坏了。”男孩轻轻抚摸着它的脑袋。
“唉——”扉间轻叹一声,无奈道,“哥,你把它藏好咯,别让父亲发现了。”
“好勒!”男孩欣然答道,“扉间,你可一定要替我保密啊!”
“知道了。”扉间点点头。
“我去厨房给它找点吃的,你可以先帮我照顾一下它吗?”男孩起身,脱掉身上的大氅,抖了抖上面残留的雪花,把它挂在了衣架上。
“啊?”
“就帮我看着它,别让它醒了后乱跑就行,我去去就回!”说着男孩跑出房间,走廊里只剩下了微弱的回响。
扉间不满地撇撇嘴,在火炉旁边找了个位置坐下,打量起蜷在毛毯中的小狐狸,雪白蓬松的毛发看上去十分柔软光滑,手感……应该不会很差。扉间这样想着,不禁也伸手摸了摸小狐狸的脑袋。

男孩溜进厨房时,厨子们都不在,只有厨娘一人在炉边熬汤,于是男孩放心大胆的走了进去。
“柱间少爷,原来是您呀。”
“嘘——”柱间做了个噤声的手势,走到厨娘身边,小声问道,“我怎么看见垃圾桶里有几只烤鸡?”
“那是村民献给您父亲的进贡品,可是他说吃鸡怕染上禽流感,所以命人全部扔掉了,唉,多可惜呀——”厨娘暗自叹息,“如果把这些扔掉的食材分给城里的穷人该多好。”
“你心肠真好。”柱间安慰地拍了拍她的肩。
“柱间少爷来厨房有什么事吗?”厨娘仔细打量他,片刻后会心一笑,“您又偷溜出城了吧。”
“我没有。”柱间无辜的眨眨眼。
“您头上还有雪花残留呢,难不成屋里下雪了?”厨娘笑着帮柱间拂去头发上的雪花,接着盛了一碗热汤递给他,“喝点姜汤,暖暖身子。”柱间嘿嘿一笑,接过姜汤,放在嘴边吹了吹,一饮而尽。
柱间知道厨娘是个明白人,对他也特别好,于是不再打哑谜,道出了自己的来意:“垃圾桶里的烤鸡我可以带走吗?”
“嗯?”厨娘一时没反应过来,“可以倒是可以,但是为什么要捡垃圾桶里的东西呢?如果您饿了,我可以单独给您做……”
“不用,我只要烤鸡。”
“好……好吧。”厨娘有些疑惑,却也没有多问,随即找锡纸把烤鸡包好了拿给柱间。
“太感谢了。”柱间接过烤鸡,迅速跑出了厨房。
望着这个毛毛躁躁的小子,厨娘无奈摇头,宠溺地笑了笑,往火炉中添了一块柴。

小狐狸在柱间家里一住就是半个月,柱间对它悉心照料,经常去厨房给它找些好吃的。柱间白天跟它说话讲故事,晚上抱着它一起睡觉,怕它在屋里待闷了,偶尔还会带着它上屋顶看雪,宛如对待自己的亲人一般。有了小狐狸的陪伴,柱间再也不像从前那样孤独了,生活增添了一丝光彩,变得明媚起来。扉间见兄长乐在其中,便并未多言,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未曾向父亲提及。
可惜好景不长,他们的父亲还是在一次无意之中发现了小狐狸的存在。那天柱间和扉间刚好跟随药师一同上山采药,小狐狸被留在了家中,不巧的被他们父亲发现了。
兄弟俩回到家时,只看见父亲气急败坏地拿着棍子,满院子的追着小狐狸跑,柱间急忙拦下父亲。
“求求您不要伤害它!”
“你走开!”父亲愤怒地推开柱间,“让我杀了这畜牲!”
柱间见拦不住父亲,连忙用身体护住小狐狸,挨下了父亲的棍棒,父亲打不到小狐狸,索性打起了柱间。小狐狸悲伤地呜呜叫起来,柱间却死死把它护在怀里,“我不会让父亲伤害你的……”
一旁的扉间实在看不下去了,上前为柱间求情。父亲却怒发冲冠地朝他吼道:“滚开!不然连你一起揍!”
扉间:“……”
柱间被打得鼻青脸肿,但是仍然不肯放开小狐狸。小狐狸眼里满含泪水,轻咬柱间的手臂,似乎在央求他放开,柱间无动于衷,继续挨着父亲的棍棒。柱间的父亲再一次用力挥舞棍棒时,小狐狸卯足了劲儿,从柱间的怀里挣脱,跳起来替他挡下了那一棍。
“不——”
柱间回过神时,小狐狸已经被打飞了出去,身体慢慢化为一缕青烟,消失在了空气中。

火之国东边有一座海岛,名为涡之国,此时正有一支不知从何而来的队伍朝着涡之国前进。队列中间有一辆装饰豪华的马车,车中坐着一名黑衣男子,男子身旁有一身着红衣的妖艳女人。女人一双玉臂缠上了男子的胳膊,朱唇紧贴着他的耳廓,吐气如兰。
“不知这位大人想要什么呢?”妖艳女人把整个身子都贴在黑衣男子的身侧,娇声嗔道,“只要是你想要的,我都可以给你。”
“哦?”对于妖艳女人的魅惑,黑衣男子无动于衷,听她自以为是地讲着大话,男子心中暗暗升起一股嘲讽之意。
“你知道我是谁吗?”黑衣男子伸出食指,摩挲起妖艳女人的红唇,女人伸出丁香小舌诱惑地舔了舔他的食指。
“知道又如何,不知道又如何?”妖艳女人顺了顺耳边一缕凌乱的红发,娇笑道,“只要是你想要的,我都能给你。”男子的手缓缓移到了女人的脖颈。
“如果我说,我要你的心呢?”男子嘴角忽然勾起一个邪魅的笑。
“那你拿去便……”“是”字还未出口,妖艳女人难以置信地瞪大了双眼,直直的望着面前的黑衣男子,断绝了气息。一名青衣男子站在妖艳女人的身后,手里握着一颗刚从她身体里掏出来的,隐约还在跳动心脏。
“这个女人真是太不知好歹了,”青衣男子啐了一口,“居然想要魅惑哥哥,也不打听打听你的身份来历。”
黑衣男子不答,他透过车窗,抬头望了望天边,喃喃道:“还有十天就是日食之刻了。”
“我们试了这么多人,你看哪一个不是口是心非的?”青衣男子小心翼翼地观察着黑衣男子的神情,疑惑问道,“哥哥,十天之内,真的能找到主动把心给你的人吗?”
黑衣男子斜睨了他一眼,不再作答,径自起身,离开了马车,良久后扔下一句——
“谁知道呢。”

光阴如水,稍纵即逝。一晃眼,十年就过去了。柱间已经由原来那个大大咧咧、性情急躁的男孩成长蜕变成了一个性情温厚、深思熟虑的男人。柱间和扉间从小跟随药师学习药理和医术,造福城中百姓,给他们带来了幸福安康的生活。后来国王把柱间软禁起来,逼他学习琴棋书画,诗酒花茶,习武练剑,修行骑射,意欲把他培养成下一任王位继承人,但柱间却心不在此。扉间则继续跟随药师采药学医,不久后开了一家药铺,专门给人卖药治病,同时扉间也打算继承母亲的衣钵,成为一名捉妖师,于是他翻阅起了家族祖传的妖典和书籍开始学习。

木叶城的后山有一条小溪,名为南贺川,此处人烟稀少,树木茂盛,柱间练习射箭时,常常会来到这里。这天,他像以往一样骑着白驹,来到南贺川练习射箭,突然间树林中传来了嘈杂的人声,好奇心使然,柱间骑马走进了树林。
林中有五个土匪模样的壮汉,手里拿着刀,正围着一名黑衣男子,一个壮汉嘴里大声嚷嚷着“把钱交出来”,另一个壮汉抓住黑衣男子的衣领,用力往前一推,把男子狠狠撂倒在地,用手中的刀抵住男子的脖颈。柱间见黑衣男子有危险,不由分说从箭筒里抽出三支箭,上弦,拉弓,羽箭精准无误地射中了壮汉的手臂。
“啊——”壮汉吃痛,扔掉了手中的刀。
土匪们看见出来个搅局的人,伤了自己的同伴,纷纷怒不可遏,拔刀向柱间砍了过来。柱间双腿一夹马腹,加速冲了过去,紧接着一拉缰绳,白驹两只前蹄离地,落下的瞬间踢倒了两个土匪,另外两个土匪挥刀砍向柱间,柱间立刻向后躺倒,避开了向他挥来的刀刃。然后他迅速坐起,双腿再夹马腹,白驹两只后蹄离地,踢倒了剩下两个土匪,树林中顿时响起土匪们哀怨的痛嚎。
柱间骑着白驹,走到黑衣男子跟前,朝他伸出手,道:“趁现在,快走吧!”男子马上握住柱间的大手,柱间用力一带,男子瞬间腾空,坐在了他的身后。
“驾——”柱间立刻驱马,向树林的出口驰去。
“你叫什么名字?”柱间问道。
“斑。”黑衣男子的声音十分低沉,富有磁性。
“哦——我叫柱间。你的家在哪?我送你回去。”
“我的家已经被毁了,”斑双手环住了柱间的腰,轻轻把脸贴在了他的后背,“我现在无家可归。”
“这样啊……”柱间思索片刻,沉吟道,“要不然你去我家吧,我家就住在木叶城,离这里不远。”
“好。”斑淡淡地应了。他的声音虽然不冷不热,脸上的神情却洋溢着幸福,他靠着柱间宽厚温暖的后背,开心地笑了。可惜此时柱间无法回头,看不见这温情的一幕,即使看见,他也未必能明白斑这个笑容的含义。
柱间察觉到环在腰上的力度渐深,身后的男子紧紧贴着他的后背,温暖的体温有些似曾相识的感觉。这样亲密的姿势对于两个男人来说,似乎有些暧昧了,柱间几次想开口提醒身后男子都欲言又止,这样似乎也没什么,于是便任由着他了。柱间和斑离开后,方才树林里的土匪们纷纷化为黑烟,结为一股妖气随风消散了。

柱间把斑带回了家。
下人们看见和柱间走在一起的清秀男子后,纷纷侧目,各种各样复杂的眼光聚焦在了二人的身上。有赞叹的,有惊讶的,有爱慕的,有疑惑的,还有欣喜的……
柱间朝院子里朗声道:“这位是我的朋友,斑,这几天他会在我的府邸住下,与我叙叙旧,你们对他要以礼相待,不可有丝毫怠慢。”
“是。”下人们齐声答道。
走过回廊,柱间把斑带到了自己的房间:“斑,你先暂时住我房间吧。等客房打扫完,我会通知你的。我就住隔壁,隔壁是我弟弟的房间,他开了家自己的药铺,搬出去好几年了。我一个人在这屋子里闷得慌,没人陪我说话,还好你来了,可以有个人陪陪我。”柱间和斑简单交谈几句,就让他先进屋休息了。柱间解释说自己还有未完成的功课,晚一点再回来找斑,让他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斑点了点头,便打发柱间去了。
柱间离开后,斑走进他的房间,细细打量起内部。十年过去了,柱间的房间还是没有变,只是墙上多了一幅画,里边的图案是一只小狐狸。斑走到墙边,轻轻抚摸它。墙边有一个衣架,上面挂着一件白衫,斑取下它,凑近闻了闻气味,然后把它贴在脸颊怀念地蹭了蹭。斑走到床边,摸了摸白色的枕头,似乎忆起些什么,他温柔地笑了。斑怀中抱着柱间的白衫,顺势躺在了床上,他留恋地嗅着衣服主人的味道,缓缓眯上了眼睛。

翌日,柱间迷迷糊糊从睡梦中醒来,感觉怀中有什么东西毛茸茸的特别热,他勉强支撑开眼皮,发现斑和他睡在一起,他正紧紧抱着他,怀中毛茸茸的正是斑的头发。
柱间:“?”
柱间突然风中凌乱了。斑怎么会在他的房间?还和他睡在一起?!他居然还紧紧抱着人家。这……这这这……难道他把斑非礼了不成?!不对呀,衣服都没脱呢。这到底怎么回事啊?
怀中的人突然动了动,把柱间的思绪拉了回来,他赶紧把眼睛闭上,默默松开了手。斑只是翻了一个身,没有睁开眼。柱间装睡良久,却发现没有动静,于是他虚起一只眼,悄悄打量怀中人的脸色。只见斑白皙的俊脸上泛起一层红晕,浓密的睫毛张扬的上翘,棱角分明的脸庞五官清秀,鼻梁挺直,性感的薄唇紧紧地抿着,精致的脸部曲线充满诱惑,让人有种想要吻上去的冲动。柱间闭上眼,默默克制着心中这个想法。
“柱间殿下——”门外传来了下人的呼唤。
柱间把眼睛闭紧了。听不见听不见。
“柱间殿下——”
柱间把眼睛闭得更紧了。听不见听不见听不见。
“国王陛下请您前去面见使节!”
还是听不见。
“柱间殿下——”
“……”
“柱间,你真的不去吗?”怀中的人眯着眼睛发话了。
“去,当然要去。”柱间连忙坐起,整理凌乱的衣衫,假装镇定的站起来,结果不小心踩到被子,差点被绊倒。斑眯起一只眼,好整以暇的打量柱间,只见他手忙脚乱,面上却又强作镇定,似乎对他的出现有些不知所措。
“你安心去便是,”看见柱间这副模样,斑忍俊不禁道,“昨晚是我自己过来睡的。”
柱间俊脸微红,含糊应了一声,离开了扉间的屋子,回房换衣。
柱间离开后,斑坐了起来,理了理被柱间蹭乱的衣衫,遮住白皙的颈脖和性感的锁骨。漆黑如瀑的黑长炸慵懒的散落双肩,挡住了右半边脸,左脸泛着淡淡的红晕,白里透红,美如冠玉。
“十年了,”斑喃喃道,“柱间,你长大了。”

“柱间殿下,您可让臣一顿好找呀!您本该三天前就到涡之国和亲了,结果大家到处都找不到您,还以为您遇到了意外,老臣内心真是惶恐啊!”使节一见到柱间,就开始哭天喊地,阴阳怪气的语调听得柱间直哆嗦,恨不得把耳朵捂上。
国王听使节说完儿子逃婚的“光荣”事迹后,勃然大怒,一脚踹飞了面前的矮桌,茶壶和竹简噼里啪啦散落了一地。
斑偷溜到厅堂门口时,里面正在激烈地争吵。
“你这个臭小子!这二十年我是白养你了!不好好听我的话,去涡之国和亲,只知道乱跑,要我将来如何把王位传授给你?”
“父亲,我本无意继承王位,是您一直苦苦相逼。我唯一的愿望就是云游四海,济世救人。”
“你这个逆子!居然说出这样大逆不道的话!什么叫我苦苦相逼?这是你该做的!”
“您若是担心王位继承之事,为何不把它传给扉间?扉间与我虽不是同一个母亲所生,但也是您的儿子啊!我且保证他的能力绝对不在我之下。”
“你说什么?”国王气得咬牙切齿,“我没有你这样的儿子!你给我滚!”接着又是一阵东西摔地,碎得稀里哗啦的声音。
柱间沉默转身,离开了厅堂。

木叶城内,有个白衣男子身骑白马,一路狂奔。所经之处,一阵黑风紧随其后,卷起了漫天的沙尘。
扉间此时正在药铺里清点早晨采摘的药材,突然间感觉外面刮起了一道强风,摆在柜台前的寻妖瓶一闪一闪的发出了绿光。扉间不可置信地拿起了寻妖瓶,看着绿光陷入沉思。
“城内有妖。”扉间肯定了这个想法,立刻带上祖传的宝剑,把寻妖瓶系在腰间,出了药铺。
扉间一边走,一边观察四周,发现似乎没有异常,天空也没什么两样,寻妖瓶停止了闪烁。扉间四处走动,寻妖瓶依旧不亮,他一无所获,只好返回药铺。
路过一个巷道时,扉间瞥见两个混混围着一个青衣男子,小混混嚷嚷着要钱,大混混不怀好意的看着青衣男子说,这位公子哥长得还挺俊不如从了我吧嘿嘿嘿。青衣男子鄙夷的看了他一眼,亮出利爪,正准备抓他个措手不及,突然——
“快住手!”扉间迅速挡在了混混面前,把青衣男子护在身后。青衣男子疑惑的看了看这个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白毛,收起利爪。
“你TM是谁?敢坏我们兄弟的好事儿?抄家伙!揍!”语毕,大小混混揍起了扉间。可怜扉间从小学医,没有大哥柱间那样高的武力值,虽说他是除妖师,但也只懂得皮毛,还未曾练就一身本领。
“……”青衣男子扶额。
他还以为这个替他打抱不平的人有多厉害呢,伸张正义不成,反被胖揍一顿。青衣男子看不下去了,亮出利爪和翅膀,对着混混纵声嘶吼,现出三秒原形。
“啊——鬼啊——”混混们惊叫着跑路了。
“喂,”青衣男子用翅膀拍拍扉间的头,“你没事吧?”
“没……事……”扉间抬头看了一眼青衣男子,惊叫着跑了,“啊——鬼啊——”
“……”

药铺里,青衣男子坐在柜台旁喝茶,有一搭没一搭的跟扉间聊着。
原来,青衣男子的名字叫泉奈,是一只修行百年的金丝雀。而他,是扉间见过的第一只妖。
扉间:“这么说,你来木叶城是为了找你的哥哥,而你哥哥他是一只修行千年的狐妖?”
泉奈:“没错。哥哥说,他来木叶城,是为了找一个人报恩的。”
扉间:“报恩?”
泉奈:“十年前,哥哥不慎得罪冰舌,被封印在了寒冰地狱,当时我恰巧路过,啄碎了封印着哥哥的冰,哥哥逃了出来。那时正值寒冬,冰舌的威力比平时扩大了数十倍,到处都是它的地盘,哥哥无处可逃,最后被冻在了这座城池之外,是一个男孩救了他。如今十年过去了,我看他现在应该和你差不多大。”
扉间听完泉奈一席话,似乎想明白了什么。
泉奈:“还有五天就是日食之刻了,不知道哥哥找到心没有。”
扉间:“他找心干什么?难不成……狐妖想变成人?”
泉奈:“看你武力值不高,头脑倒不算太笨。没错,哥哥他来这里只有两个目的,第一,报恩;第二,变成人。”

南贺川崖边,一名白衣男子伫立不动,漆黑如墨的柔顺长发随风飞舞,清风吹拂着他的衣袖,夕阳的斜晖洒在身上,留下一抹流光错影,飘然若仙。一时间,身后那不远处的黑衣男子竟看的有些痴了。
突然,白衣男子张开双臂,从悬崖跳了下去。黑衣男子一惊,连忙紧随其后。
白衣男子的头顶被水淹没,身体慢慢下沉,外界所有声音都被隔绝在了世界的另一端。他睁开眼,看见碧波浩渺,琉璃千顷。忽然一个黑色的身影朝他游过来,双手环住他的腰,托着他努力向上游。水中一黑一白两道身影交错辉映。

柱间醒来,发现他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斑侧躺在一旁,单手支撑着头部,静静打量他。
“你为什么寻死?”
“我没有寻死。”
“哦?”
“你为什么要救我?”
“因为你救过我,”斑慢条斯理的坐起来,“十年前的冬天。”
柱间难以置信地睁大了眼。
“柱间,还记得十年前你在木叶城外捡到的那只九霄美狐吗?”
“是你!?”柱间欣喜地坐起来,激动地握住斑的肩膀,“你还活着?你没有死?”
斑微笑着点头:“是我。”
“你还活着,真是太好了!”柱间开心地抱紧了斑,在他颈窝边蹭个不停,“你当时烟消云散,我还以为你死掉了。”
斑安慰地拍了拍柱间的后背:“我是妖,人类是杀不死我的,青烟只是我变化的一种形态。”
“原来如此。对了斑,你为什么会来这里?”
“我……”
“柱间殿下——”斑还未开口,就被前来寻找柱间的下人打断了。
“发生生么事了?”柱间敏锐的察觉到城中有异样,“为何城内如此喧闹?”
“殿下!是涡之国的人!他们把木叶城包围了!城墙上的护卫已经全部被射杀,他们说如果您不与涡之国和亲,就放火烧城,杀光所有人。”
柱间眉头紧蹙,二话不说冲了出去,他一边策马狂奔,一边观察城中的情况,百姓仓皇逃窜,不少地方已经被淬火的羽箭点燃,百姓的房屋顶上燃起烈火,城内士兵忙着疏散人群和救火。柱间咬牙,愤怒的看着城中的一切,他突然后悔了,因为自己的任性,推掉了涡之国的和亲,导致木叶城陷入危机,让百姓流离失所。望着眼前一片火海,柱间决定妥协,绝对不能让城中百姓因为他受到牵连。
于是他独自登上了城墙,对涡之国的军队首领说,只要停止攻打木叶,三天之内,他定会到涡之国和亲,否则,他即刻自尽,涡之国将什么都得不到。
斟酌损益,涡之国答应他的要求,撤兵离开了。
斑站在不远处的屋顶,看着城墙上那一抹白色身影,又看了眼成为一片火海的木叶城。转身离开,回到了柱间的府邸。

“其实你不必非要与涡之国和亲的。”这是柱间回来后,斑对他说的第一句话。
“我若不去和亲,他们会毁了木叶城。”
“你若是不想去,我倒是可以替你去和亲。”
“斑,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斑不理会柱间的问题,继而反问道:“你知道我的愿望是什么吗?”
“我的愿望是希望有朝一日,能拥有人的体温,人的心跳,人的嗅觉,闻到花香,看见天空的颜色,流出人的眼泪。”
“我想做人,可我没有心。”
“我可以替你去和亲,只要你能帮我找到一颗心,助我变成人。”
柱间答道:“斑,你想做人,我愿意把心给你。可是我不能让你去涡之国,这一去,你就永远都回不来了。”
“可我至少能有一次做人的感受。没有了心,你会变成妖。柱间,你害怕吗?”
“我不怕变成妖,只怕以后再也见不到你。”
斑把食指放在柱间的唇上,阻止他继续说下去:“有你这句话就够了。”
“让我去。你助我变成人,我助你守护一座城。”
柱间沉默了,他本来想再劝劝斑,可他执意要去,柱间不知道还能说些什么让他改变主意。况且这个交易对他们来说,谁都不亏,但柱间心中却非常不是滋味。
是因为再也见不到斑了吗?柱间不知道。

当晚,柱间把心给了斑,斑把他的皮换给了柱间。然后,柱间变成了“斑”,斑变成了“柱间”。柱间拥有了“斑”的容貌,而斑拥有了“柱间”的容貌和心。

就这样,斑代替柱间去了涡之国。使节带领一队人马,带着聘礼朝涡之国进发。一只金丝雀穿过人流,盘旋在马车的上空,与他们一同赶往目的地。
到了涡之国,祭师为使节和车队人马献上迎宾酒,随后把“柱间”接入了宫殿。
斑走进宫殿,看见正中央坐了一个戴着面具的人,那个人的身旁是一个背对着他的红发女人。
“尊敬的殿下,我的姐姐已经等候你多时了。她沉睡着等待你的到来,明天你们就将结合,”红发女人侧身为斑让路,“去吧。”
“她是涡之国的长公主,王位的继承人。九天前,妖魔掏走了她的心。”说话的红发女人名叫水户,是长公主的妹妹。
斑缓缓上前,迟疑两秒后,摘下那个人的面具。一张似曾相识的面孔浮现在眼前。

“不知这位大人想要什么呢?”妖艳女人把整个身子都贴在黑衣男子的身侧,娇声嗔道,“只要是你想要的,我都可以给你。”
“你知道我是谁吗?”黑衣男子伸出食指,摩挲起妖艳女人的红唇,女人伸出丁香小舌诱惑地舔了舔他的食指。
“知道又如何,不知道又如何?”妖艳女人顺了顺耳边一缕凌乱的红发,娇笑道,“只要是你想要的,我都能给你。”
“如果我说,我要你的心呢?”男子嘴角忽然勾起一个邪魅的笑。

回忆中断,斑想起她是谁了。

祭师说:“柱间殿下有一颗死而复生的心,只有你这颗心能救活我们的公主。就在明天日食之刻。”
水户:“我以和亲之名,请柱间殿下来到我涡之国,帮我们完成这神圣的仪式。”
祭师:“我们要的,只是你的心。”
水户对斑说:“你的心将在我姐姐的胸膛里继续跳动,她的血会继续沸腾,接替我统领涡之国。”
话音刚落,火之国的使节口吐鲜血,瘫倒在地。
“酒……酒里有……”
而此时斑也已经失去了法力,无从反抗,只能任由敌人将他俘虏。

“扉间!”一只金丝雀飞进了木叶城的药铺,化为人形。
“是你啊,”扉间正在收拾东西,“大哥走了,父亲现在召我回去呢。”
泉奈忙道:“你大哥没走!你大哥把心给了我哥哥,我哥哥和你大哥换了皮,他现在代替你大哥去涡之国和亲了!涡之国的和亲是假的!去送亲的人都死了!我亲眼看见的!”
扉间:“什么?”
泉奈:“我担心哥哥有危险,我要去救他。过了日食之刻,人妖互变,你大哥的心就会变成我哥哥的。你大哥如果吞噬了人心,就会永远变成妖了。”
扉间忙带上宝剑和寻妖瓶,朝府邸狂奔而去。
柱间的屋内没有点灯,黑漆漆的一片,扉间点着蜡烛进来时,看见一个面容清秀的男子躺在柱间榻上。
扉间试探性地喊了声:“大哥?”
榻上之人睁开眼,勉强坐起来,扉间凑近仔细看,才发现他面色苍白,头发已经变成了白色。原来人妖互换之后,如果不吃人心补充体力,就不能保持人形,时间一长人形会慢慢褪去,最终被妖灵反噬。柱间和斑交换之后,他不愿害人,所以什么也没有吃,妖灵已经开始反噬他了。
“大哥,你快跟我走,”扉间把柱间扶起来,“你怎么这么傻,居然把心给了狐妖。涡之国的和亲是假的,你知道吗?”
扉间把柱间背起来:“狐妖有危险,现在跟我去涡之国,把你的心换回来。”
泉奈化为金丝雀,去搬救兵,先行一步。扉间则带着柱间策马狂奔,朝涡之国赶去。
柱间趴在扉间的背上,身体发冷,意识越来越模糊:“扉间,我好困。”
扉间吼道:“你不能睡!睡了就再也醒不过来了!”
“扉间,你知道吗?斑就是十年前我捡回家的那只小狐狸。”
“我猜到了!”扉间说,“你知道斑为什么想要变成人吗?他弟弟告诉我,他来这里一是为了找你报恩,二是为了变成人留在你身边!”
扉间的声音传进了柱间的耳朵,他想说话,却发现喉咙发不出声音。柱间全身冷得直哆嗦,身体一点一点慢慢结成冰。扉间感到大哥的身体越来越凉,暗道不妙,举起马鞭,用力一挥。
“大哥,你一定要撑住啊!”

来到涡之国宫殿,那里正一片混战,扉间背着柱间,把他放在祭坛地上。柱间此时,已经变成了一块冰雕。
泉奈此时正和祭师缠斗在一起:“扉间,快救我哥!”
扉间拔出背后的宝剑,砍断了绑着斑的铁链,把他从祭坛上救下:“狐妖,你快救救我大哥!”
斑看了看变成冰雕的柱间,从容不迫地爬到他身边,抱着他,轻声道:“人心是暖的,天空是蓝的。柱间,我终于看见了天空的颜色。”斑紧紧抱着柱间,两人身上闪耀着温暖的光,他们渐渐浮上半空,洒下一层金色的光芒。
泉奈和扉间同时给了祭师最后一击。
日食出现,冰雕炸裂。
伴随着祭师痛苦的哀嚎,碎掉的冰渣向四处飞散开来。
斑从半空中缓缓落下,被泉奈和扉间接住。斑看了看泉奈,又看了看扉间,他说,柱间还活着,他的心在我的身体里跳动,我们从此融为一体了。

回到火之国后,扉间拿出自己的妖典,补充上了缺失的一页。

每逢日食之刻,昼夜混淆,阴阳颠倒,一片混沌,是为起死回生,人妖互变的唯一时刻。
若妖想转生成人,必须有人自愿把心献给妖,妖灵融入此心,与人身合为一体,共享此生。

END

游客,如果您要查看本帖隐藏内容请回复


评分

参与人数 1金钱 +1 收起 理由
fum99 + 1 耽美精品资源 查看网址: fum99.com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155

帖子

270

金钱

战斗单位-影

Rank: 3Rank: 3

积分
425
发表于 2017-8-12 10:38:0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觉好温馨的说,写的好棒\^O^/:victory:只是里面水户那些人我不喜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7

主题

163

帖子

486

金钱

战斗单位-影

Rank: 3Rank: 3

积分
649
 楼主| 发表于 2017-8-12 11:32:25 | 显示全部楼层
宫水月白 发表于 2017-8-12 10:38
感觉好温馨的说,写的好棒\^O^/:victory:只是里面水户那些人我不喜欢!

谢谢喜欢。这篇文是根据电影画皮写的,所以里面每个人都和电影对应,水户的话,我就把她安排在了反派的那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78

帖子

753

金钱

战斗单位-六道

Rank: 4

积分
831
发表于 2017-8-12 18:09:2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喜欢这篇文,看到柱间自愿把心给斑,只为完成斑想变成人的心愿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6

主题

221

帖子

324

金钱

战斗单位-影

Rank: 3Rank: 3

积分
545
发表于 2017-8-12 20:43:38 | 显示全部楼层
画皮没有看过所以嗯.....没有楼上的特别大的感想.......不过还是觉得文写的很不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1

帖子

4

金钱

战斗单位-查克拉

Rank: 1

积分
5
发表于 2017-8-13 19:54:0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觉写的很画皮。。情节大意也很符合画皮的风格的。。那有略微诡异风,必须赞一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16

帖子

31

金钱

战斗单位-稻草人

Rank: 2

积分
47
发表于 2017-8-14 10:34:1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从乐乎来的,喜欢柱斑,刚刚注册的论坛号,希望可以从这里遇到更多的朋友,爱朱迪,爱战场玫瑰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7

主题

163

帖子

486

金钱

战斗单位-影

Rank: 3Rank: 3

积分
649
 楼主| 发表于 2017-8-15 22:56:48 | 显示全部楼层
m1472325 发表于 2017-8-12 18:09
喜欢这篇文,看到柱间自愿把心给斑,只为完成斑想变成人的心愿

谢谢喜欢(づ ̄3 ̄)づ╭❤~我想表达的就是这个意思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7

主题

163

帖子

486

金钱

战斗单位-影

Rank: 3Rank: 3

积分
649
 楼主| 发表于 2017-8-15 22:58:01 | 显示全部楼层
涼祭喧 发表于 2017-8-13 19:54
感觉写的很画皮。。情节大意也很符合画皮的风格的。。那有略微诡异风,必须赞一下

谢谢支持(づ ̄3 ̄)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7

主题

163

帖子

486

金钱

战斗单位-影

Rank: 3Rank: 3

积分
649
 楼主| 发表于 2017-8-15 22:59:19 | 显示全部楼层
番茄酱 发表于 2017-8-14 10:34
从乐乎来的,喜欢柱斑,刚刚注册的论坛号,希望可以从这里遇到更多的朋友,爱朱迪,爱战场玫瑰斑。

论坛有很多文和漫画的粮食,慢慢吃吧www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木叶热坑头-柱斑同人论坛  

GMT+8, 2019-2-20 03:00 , Processed in 0.427988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3 Comsenz Inc.

Designed by ARTERY.c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