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叶热坑头-柱斑同人论坛http://senjumadara.com
搜索
查看: 1404|回复: 71

[限制级] [柱斑]醒夢(完結於2.15-32L)更新番外

  [复制链接]

8

主题

230

帖子

453

金钱

战斗单位-影

Rank: 3Rank: 3

积分
683
发表于 2019-2-2 19:38: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醒夢。


-cp柱斑。
-許久未提筆,手感生疏了不少,望多擔待。

01

戰時,除了輪換守夜巡視的隊伍外眾人皆是入夜便歇下了。保持體力的充沛可是說是最要緊的任務,不少人明日天光一亮就要踏上戰場的土地。在刀與刃、血與汗之間的拼殺中,些許的疲憊足以致命。


宇智波斑側躺在屬於自己的被褥中,半張臉埋在透著熟悉味道的軟枕上,卻無法一如往常般迅速入睡。宇智波斑在白晝剛經歷過一場廝殺,好戰的血液還在他的脈搏中不肯消停地躍動,他的掌心與指尖還殘留著苦無的質感——當然他知道這不過是錯覺。現在他的手中空無一物,能夠攥住的僅有房間中的黑暗。


今天,又有數名熟識的面孔被掩上白布,軀體則密封在棺木之中,永眠地底。


與他身體的躁動不同,宇智波斑的精神可以說是帶著些許萎靡的疲憊。這份疲憊異常深厚,不單只是因體力勞動所帶來的,宇智波斑知道它平日潛伏在身體的每一處,而當自己看到族人被葬下的場景后它就會如水滴般滲出,沒有一次失約。


宇智波斑將眼簾打開些許,又再度合上。因為過度用力,那一部分的皮膚與睫毛都在不停地震顫。他調整雙腿的姿勢,好讓膝蓋和腳裸能夠靠在棉花較厚的部分。這張被褥已經被用了若干年,其內芯的部分因洗滌而變得鬆散,棉花分佈不均,甚至還會隨著動作而改變位置。但宇智波斑沒想過要換一張新的,並非對舊物懷有所不捨,只是他躺在其中,似乎就能想起他另外幾個弟弟在夜裡鑽進他的被窩、共同聊天的情景。


宇智波斑又想到現今僅存的那一個弟弟,泉奈。精神似乎在此時稍微振奮了起來,他還有需要守護之物,他需要迅速豐盈自己的羽翼,才能將泉奈罩在其中。


——‘把弟弟放在村落里,保護起來。’


耳邊兀自響起了這句話語,那聲音不知為何讓宇智波斑感到安心與慰藉。那是他和另一名少年共同的理想,名喚柱間的少年滿身洋溢著與亂世格格不入的光彩,也讓在他身旁的宇智波斑看到了名為希望的可能性。


就是那西瓜頭怎麼看怎麼土。






-






斑回過神來之後發現他正身處在一片密林之中,空氣中熟悉的泥土腥氣暗示著河流就在前方不遠處。事實也正是如此——斑在躍過數個粗壯的樹枝後眼前豁然開朗,潺潺流水閃耀著灼眼的光芒。


柱間正坐在河邊的鵝卵石堆旁,赤著腳伸在水裡納涼。見到斑來他也毫不意外,一手撐在石子上另一隻手則高高舉起,興高采烈地朝斑打著招呼。


“斑——你來啦!”


“居然比我先到,這還真是少見啊。”


“我偶爾也會比你早到的吧?”


斑走前幾步站在柱間身側,卻也並沒有跟著一起坐下。他從懷中掏出一塊鵝卵石——扁平的、較薄,正是最適合拿來打水漂的。斑擺好姿勢,腕間一轉迅速投出。


水漂石在河面上擊出幾圈漣漪,最終彈跳到了對岸與那邊的石碓融為一體。


柱間的視線也跟著石頭的躍動而轉移到了前方,斑知道柱間也在找那躍過去的鵝卵石是哪一塊。


片刻的靜謐后,斑首先出了聲。


“那麼柱間,我們去組手吧。”


“啊啊!”


兩個人逐在一旁的空地上開始了對練。他們通常是只使用體術來進行比拼,偶有投擲物也是石子一類並無多少殺傷力的物件。兩人的勝負以平手居多,但斑隱約察覺得到,柱間的實力或許是略勝自己一籌的。


而不知為何,眼前的柱間格外不好對付,總是先一步明白了自己的出招套路。即使臨時改變招式打算攻其不備,柱間也能完美地格擋下來。這顯然是不尋常的事情,但斑卻也不覺得有何不妥,只當是自己今日狀態不佳。


柱間與斑少見地分了勝負,斑仰躺在地上,手下觸及的泥土濕潤異常。柱間正壓在他身上,似乎也沒多少重量,只是柱間身上的汗水滴滴落在斑的皮膚上,有些癢。


正當斑打算推開柱間站起來的時候,柱間倏然湊下身來,將親吻落在了斑的臉頰上。斑一怔,忽然感到沒由來的慌亂。他試圖掙開柱間的桎梏,卻無論如何也無法成功。斑張口想要說點什麼,卻也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


柱間將嘴唇貼在斑的臉上後就保持著這個姿勢沒有動彈,並沒有如斑所願那樣跳起來說‘哈哈,這樣就嚇到了你這傢伙也還差得遠呢’,也沒有做出下一步的舉動來。在斑經歷了最為忐忑的數秒后,柱間終於將頭抬起,正對著斑。斑眼神發直地盯著柱間,不可避免地看到柱間的雙眸閃爍著比河水還要透徹的光和瞳孔部分正印著的自己的倒影。


斑看到這雙眼中的自己逐漸地擴大,他開始顫抖起來,緊閉了眼不願面對即將要發生的事情。


他的唇上最終還是感受到了那一片柔軟,一觸即逝。




-



宇智波斑從床上猛地坐起,眼前因用力過猛而出現了大片的白斑,耳膜也被尖銳的耳鳴與吵雜的粗喘弄得疼痛不已。


原來是夢。


走廊上已有複數的腳步聲響起,差不多也是到了該整備的時間了。宇智波斑深深吸了幾口清晨獨有的冰冷空氣,好驅散身上那自內燃起的熱度。掀開貼在身上透著濕氣的被子,正準備站起來的宇智波斑一低頭——他整個人瞬間固化於此,眼睛瞪著自己雙腿之間那暗沉一片的布料發愣。


怎麼回事?難道他尿床了?不可能,他自懂事起就再也沒有過這樣的事情,但這怎麼看都……!?


宇智波斑的心緒從茫然、驚慌逐漸轉變為惱羞成怒且殺意大起,正打算將這毫無兄長威嚴的證物褪去、在院子里一個火遁滅了它的瞬間卻察覺到了些許不對勁。如果說是液體那理應滲透到身下的床褥裡去,但自己周圍的布料卻依然乾燥。


躊躇片刻,宇智波斑還是揭開了那處的衣裳端詳裡面的狀況。而他發現裡面與其說是濕潤,不如說是粘稠一片。心底的疑惑才冒出來沒多久,宇智波斑就立馬想到了另一個可能性。


——不、不會吧。


然後他又想到了另一件事。


他夢到的是,柱間。








02



建造忍村的工作已然持續了幾個月,自那懸崖上往下也可以看到稀疏的房屋了。村子的雛形在此逐漸成型,和平的理想也仿佛只是一步之遙。


數月不曾有過大型戰事所帶來的休憩與親手構築新事物的成就感,足以讓人們產生享受生活的餘力。今夜則為了招待懷抱著善意而來的使者,村中高層精心策劃了一場酒宴。


宴上熱鬧非凡,酒過三巡後人們都以千手柱間為首開始鬧騰起來。千手柱間那豪爽的大笑時不時響起,笑聲中的喜悅與快意顯然感染力十足,連坐在主位上獨酌的宇智波斑都忍不住勾起了嘴角,周身的氣質竟是前所未有的溫和。


千手柱間率先注意到了好友的變化,拿起剛灌滿的酒壺湊過去與他共飲。許是連日以來的喜訊太過醉人,也或是眼前的好酒過於香醇,宇智波斑難得配合起了千手柱間的步調,大口喝著碗中清液。千手柱間見此更感欣慰,連忙讓人又拿了幾壺過來好與宇智波斑喝個痛快。


此舉導致的後果也不用多說,兩個人都喝得爛醉如泥,連擁有仙人體的柱間都滿臉通紅說著胡話。將兩人搬回去的責任自然落到了千手扉間身上,千手扉間頭大不已地看向一側——宇智波斑用三勾玉瞪著院中光禿的樹枝,試圖搞清楚上面到底開著什麼花;而另一邊千手柱間則捧著宇智波斑的一隻手套大喊斑你怎麼變得這麼小。


不如讓他們睡這裡得了,反正按他們的體質也不會感冒。千手扉間憤怒又無奈地這麼想著。


-


宇智波斑的眼簾顫抖片刻后緩緩睜開,飲酒過量而帶來的頭疼和興奮已經消散了許多,但是他仍未能保持足夠清醒的意識。當眼中獲得的信息終於遲緩地反饋給大腦後他不免感到幾分疑慮,只因他正站在海面上。


此刻他只需抬眼便可見到巨大的日輪沿著地平線徐徐落下,夕陽的餘暉灑在他身上,像是鍍了一層金。周遭除了規律的海浪聲外沒有別的動靜,甚至聽不到歸鳥的啼叫。宇智波斑不可抑制地感到不耐,潛意識地知曉他缺少了什麼、且不該停留此處。而當他欲召喚出須佐能乎離開這片海域時,他的手臂被抓住了。


萬華鏡獨有的神秘花紋出現在了宇智波斑的瞳孔之上,他瞪向被抓住的手臂的那一側——瞳力卻在堪堪放出的一瞬止住了。

是千手柱間。


男人順直的墨髪被海風微微帶起,幾縷飛舞的髮絲映照著與日輪同樣的暖色。千手柱間帶著他平日里最常見的微笑站在離斑不遠的地方。他那緊握著斑的手掌往下挪動,最終扣在了宇智波斑自衣袖與手套之間裸露出的皮膚上。千手柱間並沒有用力,於是宇智波斑也沒想要將手抽出,只是對千手柱間投去一個詢問的眼神。


千手柱間卻仿佛沒有領悟到斑的意思一樣,毫無動作。宇智波斑蹙眉,正想開口詢問時——異象頓生。


如同蔓藤一樣的巨木自千手柱間背後的那片海域上連接不斷地竄出,遙遙地將兩人圈住。形成包圍圈後巨木又一分為二、二分為四,不停地靠近著柱間與斑。宇智波斑熟知這是千手柱間所使用的木遁,只是他卻不見千手柱間結過任何一道印。再察覺不到異樣便不是宇智波斑了,然而宇智波斑有心掙脫千手柱間,卻無法撼動對方的手腕分毫。而千手柱間宛如明白宇智波斑腦中的想法,在宇智波斑開始掙扎的第一秒便走進他的身邊將他緊緊擁住。


宇智波斑感受到臂膀處傳來的壓力不禁一愣,而當千手柱間在手擱在他的背後時他又狠狠地抖了抖起了一身的疙瘩。宇智波斑不明白千手柱間想要做什麼,細小的隱含憤怒的火焰在他的思緒中燃起,他將力量儲蓄到雙手之間用力地朝千手柱間推去。這次他成功了,千手柱間那股不明的力量沒有再度出現。


只是在兩人分開的剎那,木遁所造的柔軟蔓藤纏上了斑的身軀。由於是從海中伸出的,蔓藤的表面沾滿水分,連帶著將宇智波斑身上的服飾也盡數打濕。翠綠的蔓藤猶如同細小的蛇一樣迅速遊走在宇智波斑的皮膚上,帶來奇妙的酥麻感。它們第一時間便是鑽入宇智波斑的手套內,將手套頂開的同時緊纏著手指的根部,又在掌心討好地蹭了蹭。宇智波斑知道這一舉動是為了讓自己無法結印,而下一瞬背脊傳來的摩擦又打斷了他的思維。數條粗上許多的蔓藤繞著他的軀幹而上,又鑽入布料內遊走。


蔓藤的進攻發生在短短幾息之間,沒有絲毫給宇智波斑反應反擊的餘地,等到一切塵埃落定後宇智波斑只能擺出將四隻展開的方式被囚于半空之中。被蔓藤緊貼的感受宇智波斑並不喜歡,特別是當他發現千手柱間的視線正牢牢地鎖在他身上的時候。

游客,如果您要查看本帖隐藏内容请回复



-


千手柱間是被身邊的嘈雜聲吵醒的。昨天他的弟弟千手扉間將他和斑丟在兩床被子上後就由他們自生自滅,而他和斑也不負扉間所望地肢體搏鬥了好一會兒才老實睡了。千手柱間掀開眼皮,看著斑垂頭坐了起來。從柱間這個視角是看不到宇智波斑的臉龐的,那些總是精神地翹著的髮絲此刻更是凌亂地披散在斑的臉側和肩膀上,阻隔了千手柱間欲一探究竟的視線。


千手柱間清了清嗓子——實話說他們昨天的確是喝了多了點,連他的嗓子都還有一點殘餘的堵塞。千手柱間見對方注意到自己已經醒來後便開口詢問,“早上好啊,斑。是不是頭疼?我給你看一下吧?”


宇智波斑沒有答復,只是略微搖了搖頭便背對著柱間起身離開了房間。千手柱間看著對方離去的背影,沒有忽略掉那紅頭的耳尖。

“斑?”



-------------
03有點翻車我看看能不能搶救一下。

点评

海!外直播 t.cn/RxlBL8s 禁闻视频 t.cn/RxBCc6q 上联是:满朝文武藏绿卡,下联是:半壁江山养红颜,横批:颜色革命。呵呵 这对联谁作的,对仗工整、语意巧妙,令人拍案叫绝,我们来看看真实的一切..  发表于 2019-3-6 21:50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4

主题

153

帖子

184

金钱

战斗单位-稻草人

Rank: 2

积分
337
发表于 2019-2-2 20:15:3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LOF翻过来~太久时间没来忘了密码,用了两个错误时间才找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141

帖子

346

金钱

战斗单位-影

Rank: 3Rank: 3

积分
487
发表于 2019-2-2 20:30:1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柱斑在梦中很甜蜜啊!延续引现实就更美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

主题

147

帖子

43

金钱

战斗单位-稻草人

Rank: 2

积分
190
发表于 2019-2-2 20:59:3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有点晕???斑和柱间在海面上开车是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152

帖子

19

金钱

战斗单位-稻草人

Rank: 2

积分
171
发表于 2019-2-2 22:26:0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好久不见啊,挺久没来了,看到新文真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135

帖子

85

金钱

战斗单位-稻草人

Rank: 2

积分
220
发表于 2019-2-2 22:38:1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哇居然是新文!太太的文笔很细腻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36

帖子

52

金钱

战斗单位-稻草人

Rank: 2

积分
88
发表于 2019-2-2 23:15:27 | 显示全部楼层
打卡上车打卡上车打卡上车打卡上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78

帖子

62

金钱

战斗单位-稻草人

Rank: 2

积分
140
发表于 2019-2-3 00:59:0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新文打卡,写的好细腻啊,期待后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48

帖子

10

金钱

战斗单位-稻草人

Rank: 2

积分
58
发表于 2019-2-3 02:21:1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Hhhhhhh.            看一眼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77

帖子

137

金钱

战斗单位-稻草人

Rank: 2

积分
214
发表于 2019-2-3 05:07:3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新文!暗恋朱迪的斑斑有、、可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木叶热坑头-柱斑同人论坛  

GMT+8, 2019-4-24 06:26 , Processed in 0.435803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3 Comsenz Inc.

Designed by ARTERY.c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