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叶热坑头-柱斑同人论坛http://senjumadara.com
搜索
查看: 116|回复: 1

[连载] 狂风抵达之前

[复制链接]

2

主题

42

帖子

11

金钱

战斗单位-稻草人

Rank: 2

积分
53
发表于 2019-1-17 22:45: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



        命运总是爱捉弄人的.



       总是会在你以为终于要达到目标的时候,突然出现,将那份可怜的自我满足感残忍的一刀两断,毫无保留。


      就如现在,以为终于接近了那真正的梦想,为整个忍界带来了永远的和平,却未曾料到会发生此等闹剧。




        ……
       “哥哥!哥哥!你醒醒!”
       “斑!你没事吧!”
       “你走开!不许你碰他!”
       “……”
       “你们两个都先冷静一下!”



       睁不开眼,浑身剧痛,整个人不知怎么的突然失去意识,



       朦胧之间,斑隐约的听到有人在吵嚷着什么,而且还不止一两个人的样子。现在这种情况算什么?自己可是刚收服了尾兽,即将实现期待已久的梦想了。却被一股突如其来的力量夺去了意识,没有丝毫征兆,简直可笑。他很清楚自己的身体并没有什么不适,也并非是比自己更强大的查克拉所导致。那么就是命运有意捉弄他了,偏偏还是在这么关键的时候。



       斑侧身倒在遍布着野花的草丛地上,感觉身体被什么人小心翼翼的从侧腰处整个翻了过来,让他面向着正上方。他迫使自己将眼睛睁开一条缝隙,警惕着想要查看当前的状况,然而看到的不过是一圈极其模糊不清的轮廓线,但他却很肯定,眼前的人是柱间。而且不知道是不是出于太异想天开而产生的幻觉,这些声音里似乎还有…泉奈的?



       和平,美好的异常。不仅弟弟安好,这感觉也完全不像是正要“毁灭”整个忍界大魔头该有的待遇。毕竟,可没有谁会对突然倒地不起的敌人施以援手,何况还是像这样实力相差如此之大的?怎么会有人错过此等翻盘的好机会?



       头部的刺痛感开始逐渐消散,斑顺着被柱间扶起的力道直起身,坐在地上窥探着四周。他这才看清了身边的人,他的弟弟,泉奈竟真的在,就那么好端端的站在自己身边,简直难以置信,这个时空恐怕是异常的。从穿着到周遭景观来看,都完全不像是原本那个时代的样子,至少野外是不会有这些一条条类似道路的东西的。他毫不怀疑,这并不是自己该存在的世界。



        “哥哥,你没事吧?!”泉奈见斑终于睁开眼睛,赶紧上前询问道。见柱间又要走近,立马将他拦住:“千手柱间!你居然又在过弯的时候撞我哥,这回我可饶不了你!”



       又?斑低垂着眉眼,仿佛捕捉到了什么细节。



       “的确是斑自己突然停下的,我没反应过来才不小心撞上,是我反应太慢,抱歉…”面对泉奈来势汹汹的怨气,柱间几乎是极其耐心的解释着,甚至附加了道歉。自己的确不是有意的,只是斑踩的那个刹车真的太突然了,量他过弯的技术再好也不可能完全避免伤害到什么人。不过,如果自己能够再娴熟一些,是不是就不会害斑差点重伤…



       虽然被泉奈死死的挡着,但柱间的目光却丝毫没有想要离开斑的意思。斑被他盯的有些心烦,心道怎么到了另一个世界这个人还是一点也没变,这么想着,干脆直接转过头,不再看他。



        烦归烦,但柱间并没有说假话。



       即使是在朦胧间,斑也的确有发觉自己是突然出现在其他的时空中,进入到了另一个躯壳。来到陌生空间的斑第一感觉就像是乘驾在什么极速飞驰的东西上似的。因为速度过快,他好不容易才看清了眼前好几排见都没见过的操控按钮,当时他意识正极为薄弱,根本没时间去反应,只是下意识的踩了脚下的某个踏板。接着就发生了机械突然停止运行,被什么东西从后面猛然撞击的惨剧。他差不多能确定是自己突然的到来扰乱了原本这个世界“斑”的动作。



       看来虽然身体和以前的不一样,但意识和记忆都和原本的自己分毫不差,这点还是让斑松了一口气。至少他还可以依仗自己寻找回去的办法。



       斑顾自在原地思索了一阵,试图感知了一下自己和周围人的情况,竟是什么都感知不到。自己身体里连一丝查克拉都没有,这倒没有什么不可置信,所以说,这个世界没有查克拉,反倒多了许多别的东西。斑看着周围停靠的四五台机械,其中一台被撞的斜靠在道边的电线杆处。看来自己刚才就是被这不知名的东西甩飞出去的。



       斑有些疲惫,不是身体上的,而是精神实在难以忍受。月之眼的成功近在咫尺,他可没有时间在这里瞎闹。而且这个世界的斑又去了哪里?他肯定对忍术毫无所知,若是直接和自己互换了位置岂不是要出大事?必须尽快回去才行。



        “好了泉奈。”斑拉过一旁怒气冲冲的弟弟,淡然的瞥了一眼正消极自责的柱间:“刚才的确是我的失误。”怕泉奈放心不下,他接着道:“只是有些头晕,应该是昨晚没休息好,现在已经没关系了。”



       “哥哥…”既然自家哥哥都已经这么说了,泉奈也不好再坚持什么,而且对他来说,只要哥哥安全就足够了。千手柱间那个家伙肯定也是有尽力应对的,否则造成的伤害不可能才这么一星半点。



       看上去游刃有余,其实斑心里根本没什么底。他全然不知道现在的自己是个什么状态,人际关系怎么样,跟谁认识,和谁比较熟,目前在做什么,住在哪,他都一无所知。只能暂时从别人的对话中寻找一些蛛丝马迹。唯一最好确定的就是自身年龄,这个世界的自己和柱间差不多,大概也就十七八岁的样子,或许就是个再普通不过的在校生吧。



       “Boss!!!”突然,有两个长的一模一样的男生甩着背上的背包从后方跑了过来,齐声喊道。一眼看过去也不过十七岁左右的样子,大概是这个世界自己的同学。其中白头发的咧着嘴嘻嘻哈哈一阵,围着斑吵的一刻不停:“怎么样怎么样,赢了吗!斑大人!我们可是一放学就跑着来了!”



       旁边黑发那人被吵的耳朵刺痛,白了他一眼道:“喂,快住嘴。”他能看出来,斑今天的状态并不好,结果显而易见。



       果然,斑无所谓道:“输了。”也的确无所谓,毕竟又不是自己辛苦努力换来的败绩,暂时还做不到多么感同身受。



       从两人的对话可以听出,他刚才是在和柱间比试什么,就是那个么?斑看了眼周围停靠叫不上名的机械,不过看起来并不怎么难操控就是了。



       另外,如果这个世界里都有对应的熟人在的话,那么眼前这两个双胞胎多半就是黑绝和白绝了。还是在校生,那自己和柱间呢?是也在校还是已经学不下去离校了?



      “哎哎哎?!居然输了吗,那还真是可惜…”白绝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安慰好,半天只憋出一句:“反正又不是正式比赛,没什么关系的!”



       不是正式的,是说他还会和柱间比一场吗?而且看他们的语气和泉奈之前说的那个“又”,他们可不只较量过一次两次了吧,这倒是很符合他和柱间原本的关系。



        “斑,快到时间了,我们赶紧回去吧。” 柱间换掉了队服,整理着领口,见斑还在原地无动于衷忍不住提醒道。



        “嗯。”回答没有一丝迟疑,就好像理所应当似的。回去?斑心里还是疑惑的,但他可没能傻到去表现出来。他很小的时候有读过一本古书,有说过时空忍术可以篡改平行线之间的能力,一旦被发现你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将会掉进施术者设下的陷阱,将永远也无法从这里出来。虽然死不了,但是对斑来说,这跟死去并没什么两样。



       当然,也可能只是单纯的时空错乱。不过一个穿越者跟别人到处说自己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也是不容易被相信的。再者,因为没有这个世界自己的记忆很容易被蒙骗和利用,他要用自己的眼睛辨清这个世界,在那之前他不会轻易相信任何人,也不会轻易的向谁袒露真相。



       斑发现柱间把换下来的衣服放在了另一堆衣服旁,试探道:“别把你刚换下来的脏衣服放的那么近。”



        “哦。”柱间反应过来,把自己的衣服往旁边推了推,用下巴指了指旁边的衣服道:“斑你也快点换吧。”



      果然是“我”的衣服,斑在确认了这一事实后,干脆利落的在柱间面前脱掉了原本的衣服,这衣服是皮质的,非常结实,就是透气效果太差,斑全身上下都被捂出了一层细汗。应该是和族服一样,都是统一的,除了颜色有细微的差别。



       看着斑,柱间却好像有意似的别过头,斑只觉他莫名其妙,也没过多在意。



       斑边换衣服,柱间还边背对着问他晚上想吃什么,斑整个人都有些发蒙,心道:不是要一起吃饭吧?以前和柱间因为是对立关系的两个家族,不能过度亲密,所以别说在一起吃饭,就是在甜品屋里碰到了都是尽快分开,以免引来族人的怀疑,造成争端。



        “都行。”斑随便一回。他看到自己刚说完这句,黑绝和白绝就和柱间对了一下眼神,还冲自己这边摆出了一副“明白了”的表情。



        ?怎么有种好像所有人都在向自己确认什么自己却又什么都不知道的微妙感觉。



       一切准备就绪后,柱间等人准备动身,斑就顺势跟在后面。泉奈走到斑身旁道:“哥哥,那我先走了。你早点回来。”



        “嗯,回去好好做功课。”看来泉奈也知道他的行程,真是只有他自己本人不知道。斑之前有注意到泉奈衣服口袋里露出一角的算数纸,确定弟弟也是还在就读的学生,看来这个时代,学校已经普遍到人人都能去的程度了啊。斑不禁感叹,这不就是他和柱间最初的梦想之一吗?当然,也是最后的梦想。



        “斑。”四人走出那片野外的山林后,柱间叫住了身后的斑:“你在前面走。”



       斑闻言暗地皱了皱眉,走在前面的话岂不是要暴露自己不知道路的事实?难道柱间察觉到了什么?




    “走在后面太危险了,你也别总把这些都揽在自己身上。”柱间知道斑是怕有人跟踪,走在最后的就越容易被人偷袭,越危险。




    “没…”斑刚要开口就突然被一声巨响打断。
    ‘是抢声。’柱间暗叫不好。




      这一击的目标显然是斑,而他本人却出奇没有想要闪躲的意思,是没注意吗?柱间眼疾手快,一把将斑推了出去:“斑!小心!”身体的动作比口头的提醒先出了一步。




      出于心急,力气使的没什么分寸,把毫无防备的斑整整推出了五六米远,让他险些没站稳。




    “没事吧斑大人!”白绝听到枪声也下意识的向后倒撤了两步,迅速从身后的背包里掏出一把十厘米左右的刀刃,双手紧紧的攥住刀柄,支在胸前,似是为了增加士气,他让那刀尖在空中狠狠的划切了两下,冲着响声的源头大喝一声道:“什么人!出来!”




     相比之下,一旁的黑绝就冷静的多,他只是警惕的观察着四周,最终回过身看着声源处。




      话音未落,就见从后方树丛中缓缓走出三四十个手持抢棍的男人,每个人脸上都戴着两片乌黑的墨镜。金链,银环随意的耷拉在衣襟前,莫名衬托出俗气的感觉。




     领头的胖男人上下打量了斑一番,还冲他吹了声变调的口哨,调侃道:“呦~居然能找到这里,真不愧是宇智波斑。我听说了,你拼命想保护的那些同学,他们却想要你去死呢,我说,你那天是怎么从那里跑出来的?没有伤害你的好同学吧?哈哈哈哈。”




     拼命想保护的……却想要你去死……




     柱间只听到了这两句,就再也听不进别的话了。他突然抡起手臂,一个半回身,一把握紧身后黑绝裤侧的抢柄,猛的拽出。举在身前,重重的扣下扳机,动作连贯一气呵成。他目光血红,脸上却冰冷的没有一丝血色,他以极为锐利的目光,俯视着对面那人:“给我闭嘴。”




      他绝不允许任何人这么伤害斑.




     对面那男人没想到柱间的反应会这么大,一时被吓的动弹不得,子弹从他的脸颊划过,划出一道长长的血口,嘴里却恶毒依旧:“妈的,一个小屁孩,敢在老子面前装孙子,老子就先把你们收拾了,看我让你们生不如死!都给我上!”




     身后那一群人叫喊着往四人这边冲,有的被柱间刚才的举动吓的还楞在原地不敢动弹,好半天才反应过来他们老大下达的命令,浑身颤抖,硬着头皮往前冲。




     说实话,斑也被柱间那一下震到了。柱间的那个表情他从未见过,是比终结谷那一次的表情还要冰冷和恐怖的多。他想他知道柱间为什么会如此气愤,他会因为“自己”被别人轻描淡写的一句诋毁就愤怒到露出如此恐怖的表情,看来,这个世界的自己,虽然也不容易,但还真的是得到了无比珍贵的东西啊。




      斑勾了勾嘴角,轻呵一声。眼神却有些道不明的哀伤。他头也不回的抬手给了身后预要袭击的男人一枪,不偏不倚的打上了他的右眼。男人痛的嗷嗷直叫,捂着眼睛摔跪在地上,斑抬起右腿,一脚踏在他的头顶,踢中他的额骨,把他踢出好几米远,顺带着砸中了和他一样不要命的几个白痴,几人狼狈的滚做一团。




     斑直立着腰身,一脚踩着其中一个男人的背部,手指勾住抢环悠悠的转着,看了一眼抢口处还未消散殆尽的硝烟,平淡的自言自语:“这东西,还挺方便的。”




     这场面倒是和不久前的某个景象有些相似,只是这次的太弱了,不管是对手还是自己。




点评

海!外直播 t.cn/RxlBL8D 禁闻视频 t.cn/RxrADk4 假如一座宫殿被小孩的笑声震塌,那一定是宫殿该倒了,既不是笑声该停,更不是小孩有罪。假如一个政权因为几篇文章垮台,那一定不是几篇文章力量强大,而是...  发表于 2019-2-5 22:07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木叶热坑头-柱斑同人论坛  

GMT+8, 2019-2-20 03:39 , Processed in 0.300523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3 Comsenz Inc.

Designed by ARTERY.c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