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叶热坑头-柱斑同人论坛http://senjumadara.com
搜索
查看: 893|回复: 4

[限制级] 【柱斑】散步

[复制链接]

7

主题

144

帖子

110

金钱

战斗单位-稻草人

Rank: 2

积分
254
发表于 2018-11-2 01:33:1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千手扉间看着眼前空荡荡的火影办公室,拿着文件的手都在止不住地颤抖,气得几乎吐血。



这个月第四次,千手柱间再一次从他弟弟的眼皮子底下逃班,不知道去了哪里。




如果按照过去的经验来看,千手柱间能去的地方也不外乎就那么两个地方:宇智波斑那里或者是赌场。但是现在,前者因为宇智波斑的离村出走变为了不可能,而后者,千手扉间把木叶的大大小小的赌场都搜罗了个遍,也没能找到千手柱间的一丝痕迹。




千手柱间到底能去哪里?千手扉间对此疑惑不解,但是内心深处却是松了口气。宇智波斑离村后,他大哥的情绪就变得不大对头,有时候甚至不自觉地露出了恐怖的眼神,那种黑暗无光,仿佛吞噬一切光明的眼神,哪怕是他这个亲弟弟看了都不由得为之颤抖。




那是他第一次,为逼走宇智波斑的事情而后悔。




他根本没想到,宇智波斑对于他大哥来说,居然重要到了改变千手柱间的一切的地步。




好在,几个月前千手柱间生日时,宇智波斑寄给他大哥的生日礼物似乎安抚了千手柱间的情绪,没有再露出什么吓人的表情,这让千手扉间松了口气。虽然对于他大哥把他眼中的危险人物宇智波斑送的查克拉晶体挂在脖子上这件事万分地不赞同,但是看到他大哥恢复了过往那傻乎乎的笑容时,千手扉间还是感到了高兴。





而这种愉悦的心情,在千手柱间开始故态复萌地逃班时,戛然而止。




气愤地看着眼前空荡荡的办公室,千手扉间额头青筋不停地跳动,他还是太天真了,居然指望千手柱间一直靠谱下去,简直是在做白日梦!心情一好就逃班,他大哥怎么不上天呢!



放下文件,千手扉间揉了揉气得发痛的太阳穴,可是思考一个问题。




他大哥到底去哪儿了?








清晨的山林,有些淡淡的薄雾尚未散去,远远看去若有若无。柔柔的阳光洒在山林间,郁郁葱葱的叶子便有了深深浅浅的绿。




茂密的森林里,绿树成荫,色彩斑斓的野花点缀在翠绿的草叶上,美不胜收。金色的阳光投射在层层叠叠的树叶上,透过缝隙洒落下道道金色的碎片。



哐当作响的铁链撞击声打破了山林的寂静,抑制不住的喘息和呻吟和接连不断的铁链撞击声一起,为这片安静祥和的森林增添了一份淫靡的色彩。



树影斑驳下,碎片般的阳光伴随着深深浅浅的阴影,散落在正在树林间艰难行走的赤裸身体上,给那具雪白矫健的身躯镀上了一层细细的金边。白嫩的皮肤包裹着的有力肌肉随着行走不断地抽搐,阳光透过滴落的晶莹汗珠,折射出缤纷的色彩。



如同一件完美的艺术品。




“呜…………啊………………”



宇智波斑高举着双手,颤抖着身体在这片浓密的树海中艰难地行走着。曾经一秒能够结出十几个印,给敌人带来无限恐惧的双手现在被漆黑的镣铐锁在一切,铁链高高吊起,绕在木遁制造的柔韧树藤上,随着斑艰难的行走而滑动前行。




“嗯…………呜………………”




由于双手被吊起的原因,斑的脚只有前半部分着地,两个精致的脚踝上同手腕一样,扣着漆黑的铁制镣铐,随着身体的动作哐当作响。他的雪白的大腿的缝隙间横穿过一条三指宽的粗壮树藤,树藤的位置很高,几乎是勒着斑粉嫩的私处,粗糙的树藤表面随着行走不停地摩擦着斑的私处,让斑不断地颤抖喘息,极力地踮起脚尖,想要躲避腿间树藤的折磨。




可惜的是,制作这条树藤,并把它置于斑的双腿间的人早就想到了这一点,在树藤上做出了大大小小各不相同的树瘤,遍布在这根粗壮的树藤上,让斑根本无处可逃。




“啊啊啊――――――!”




一颗足有红枣大小的树瘤划过斑被摩擦得红肿的会阴,嵌入斑湿漉漉的后穴,刺激得斑一个踉跄,双腿一软,直接跨坐在了腿间的树藤上,让树瘤更加深入了敏感的后穴。斑浑身一抖,雪白的身体抽搐着,勃起的前端抖动着喷出稀薄的液体。




“……呜…………柱间…………”




斑迷茫地呻吟着,射完了稀薄的液体的阴茎软软地耷拉在腿间,瘫在树藤上,像被晾衣架晾着的什么东西一样,湿淋淋地一抽一抽。这是他今天不知道第几次高潮射精了,身体已经被撩拨到了极限,浑身酸疼无力,要不是被高高吊起的双手,斑已经被刺激到无力颤抖的双腿会让他直接坐倒在地。




“斑斑,你怎么这么这么不小心呢?要不是我早有准备,斑斑可是会伤害到我们的宝宝的!”




见到此景,自始至终都悠闲地站在一旁的男人有些不悦地说道,斑呜咽着,看着走到面前的男人,对着那张熟悉的脸,流着泪乞求道:




“柱间…………柱间对不起……呜……好累…………我走不动了……真的……………走不动了………疼………嗯………柱间………”




面得斑的乞求,千手柱间只是微微一笑,伸出手抚摸着斑隆起的腹部,食指在雪白的肚皮上画着圈,看着止不住颤抖的斑,笑着说道:




“斑斑,这可不行啊,说好的要在林子里走5个来回的,这才第三个,斑斑就要耍赖了?”




听到这话,斑忍不住啜泣一声,身体不停地颤抖着,隆起的雪白肚皮随着颤抖而晃动着。




他已经怀孕五个月了。




斑第一次知道这件事时,即便他早就有了心理准备,但是斑依旧为此而恐慌,发狂。




他是男性,却怀了孕,还是自己最好的朋友的孩子。



这让斑根本无法接受。




但是千手柱间却很高兴,在刚查出他怀孕的日子里,斑恍惚间仿佛看到了过去和自己在南贺川边畅谈,互相理解的那个西瓜头少年。




而不是现在这个眼神没有一点波动的火影大人。




但是,柱间和千手柱间,终究是一个人。





宇智波斑可以拒绝千手柱间的请求,和千手柱间决裂,但是他却无法忽视过去的柱间因为他而变成现在的“火影大人”这一点。




如果,如果这个孩子的存在能够让过去的柱间回来,那么他会不惜一切。




对肚子里的孩子的感情,也是从那时其开始了改变。斑几乎是把这个孩子当成了一个希望,用自己的期待去孕育他。




所以,当柱间说为了孩子,要带他出去散步时,多晒晒太阳时,他不但没有拒绝,还为了柱间情绪的好转而开心。



他没想到的是,柱间所谓的散步,是把他吊起来,让他在满是树瘤的树藤上行走,是这样地淫靡又不堪。




这条树藤足有十米长,横穿了小半个树林,五个来回,在不断地被那么粗糙的树藤摩擦敏感处的情况下,他根本不可能将它走完。




更别提树藤上那些大大小小的树瘤了。



也许是斑像是受伤的小兽一样的呜咽让男人心软了,男人不再固执地让斑走完剩下的两个来回,做出了让步。



柱间摸了摸斑的头,在他耳边轻声说道:“斑,剩下的两个来回就不让你走了,但是这剩下的一段距离,你得好好走完,好吗?”




听到柱间的话,斑流泪点头,他明白,这是男人最后的让步了。




这样想着,斑哽咽着,勉强指挥着酸软无力,不停颤抖的修长双腿,撑起无力的雪白身躯,一步一步地向前走去。





“…………呜…………啊…………”




斑难耐地呻吟着,泪水模糊了他的视线,刚刚射完不久的性器在下身的止不住的快感下再一次勃起,吐着稀薄的液体。雪白矫健的身体颤抖着,流下透明的汗水,和后穴流出的肠液混杂在一起,为这条来回多次的道路留下更多的水痕。




这条在斑腿间的树藤下,由斑亲自开拓的路早已被斑的肠液、汗液和精液所打湿,像一条浅浅的小溪一样,在斑踮起的两脚中央流淌,随着斑的行走而不断扩大。




“……嗯…………呜………………”



斑浑身颤抖着,拖着无力的双腿努力前行。快……就快走完了……斑咬紧牙关,准备迎接这条路上最后的难关。




一颗足有苹果大的树瘤伴随着大小各异的同类们,密集地发布在最后的道路上。



斑有些恐惧地看着那颗树瘤,多么可笑啊,在战场上连柱间的木人和木龙都敢硬拼的宇智波斑,现在居然那么恐惧一颗小小的树瘤。



斑咬紧牙关,雪白的双腿因为恐惧而不停地抖粟着,就是这颗树瘤,在今天不知道让他高潮了多少次,后穴湿漉漉地一片,不停地滴着肠液。




但是,他不能逃避,也没有地方去逃。



宇智波斑闭上眼,深吸一口气,颤抖地双腿在意志力下,向着那片满是突起的树藤前行。




“啊啊啊啊――――――!!!”



斑睁大眼睛,白皙的身体剧烈地颤抖着。下体传来逼人的快感,逼迫他控制不住地浪叫呻吟,扭动着白嫩的腰肢,浪荡地呻吟着。巨大的树瘤摩擦过他的勃起的阴茎,撞击着囊袋,在红肿的会阴上滚动到被周围的树瘤不断进出的后穴,让斑根本无法忍受这种过于剧烈的快感。




“…………呜………………不…………”



斑眨了眨眼睛,阴茎不断抖动着,在会阴和后穴的传来的快感下,到达了高潮。但是,早已射精多次的阴茎已经射不出什么了,被过度压榨的囊袋变得有些干瘪,垂在阴茎后。



在几滴几近透明的精液后,随着斑痛苦的啜泣声,淡黄色的尿液随着阴茎的抖动,从红肿的马眼喷出,落在湿淋淋的地面,和斑身上流出的其他体液混在一起,泥泞不堪。



“好了好了,斑斑,别哭了,你做的很好,怀孕的时候这样子很正常,别哭了。”



树藤在创作者的命令下,开始了收缩。斑抖着腿,颤抖着身体,啜泣着被柱间抱在了怀里安抚,双手和足部的铁链被解开,随意地扔在沾满汗水和精液的地上,满是汗水、精液、肠液和尿液的身体弄脏了千手家白色的和服,打湿了柱间的衣服。




随着柱间的安抚,斑终于慢慢平定了情绪,不再颤抖,但是依旧轻声地呜咽着。简直像一只受惊的猫咪。柱间一边摸着斑的腹部安抚,一边不着边际地想到。这样子的斑,这么可爱温柔的斑,怎么可能是那些人嘴里的恶魔呢?




所以,该死的,是那些碎嘴的家伙啊!他的斑斑,只需要在他怀里,被养得白白胖胖的,乖乖地就可以了。




外界的那些烦心事,那些讨厌的人,就由他来处理就可以了,斑还是好好的呆在这里吧!





“你弄得声音真大,要不是我去加固结界,差点就被扉间发现了。”




旁边忽然传来了这样一句话,和柱间一模一样的声音却让斑浑身一僵,身体再一次开始颤抖。导致了现在这种场景的人,害他被柱间囚禁玩弄,甚至怀孕的罪魁祸首笑着向他们走来。



另一个世界的柱间笑得漫不经心,牵着另一个赤裸着身体的人,站在了一旁。斑颤抖着身体,畏惧地看着另一个自己浑身赤裸地抱着一个小小的婴儿,乖顺地站在那个柱间旁边,让怀里的婴儿吸吮着他肿大的乳头,喝下雪白的奶水。




这,是最近让斑最为恐惧的事情。





以男子之身怀孕已经突破了斑的想象,更何况产乳。斑亲眼看着另一个自己原本结实的胸肌变成了软绵绵的乳房,红豆大小的乳头被玩弄到莓果大小,让斑感到了由衷地恐惧。他不想,不想变成那样,不想……变得失去他最后的尊严。



然而,另一个柱间却微笑着,这样说道:“你知道吗,在怀孕时,给斑下面多补充营养,到时候产乳也会更加顺利呢!”


斑一听,忍不住浑身哆嗦,他拽住自己的柱间的的衣领,看着男人若有所思的表情,恐惧地摇着头,祈求地看着他,呜咽着:“柱间,不,不要那样对我,我很累了…………柱间……”




而千手柱间只是笑着摇头,握着斑的腰将斑举起,看着恐慌地不断回头流着泪看着自己的斑,说道:“斑斑,我们的宝宝需要喝奶,你亲自产的奶,还是说斑斑又想要离开我?”



听出柱间语气中的危险,斑身体一抖,低下头呜咽着,没有再反抗。




离开,是柱间的危险词。是最不能刺激柱间的一点。




所以,当柱间说出这样的话时,他就不能再反抗了。





见斑变得温顺,柱间满意地笑了,将斑红肿湿润的穴口对准自己早已勃起的巨大阴茎,亲吻着斑雪白细腻的皮肤,然后狠狠地将斑的身体按下。



“啊啊啊……!”



红肿的,几乎到达极限的后穴再一次被侵入,巨大的阴茎填满了斑的后穴,冲撞着斑的敏感点,带来狂风暴雨一样的快感。斑只觉得自己仿佛风中的残叶,在柱间有力抽插下颤抖着身体,已经疲惫到了极点的阴茎又一次勃起,随着后穴传来的冲击而不断前挺。




斑意识模糊,脑子里只剩下了柱间在他后穴抽插这个模糊的意识,高潮多次的身体虚弱无力地颤抖着,随波逐流。




忽然,前段传来的温热湿滑的感觉让斑瞪大了双眼,他震惊地低下头,看到另一个自己抱着孩子,跪在自己的腿间,含入了自己满是尿液的阴茎。




“不……啊啊…………不……嗯……吐出来…………快吐出来………………”



斑拼命地后退着身体,想要把自己的阴茎从另一个自己口中拔出。但是,他的后方是正在操干他的柱间,根本无处可退,只能让柱间的阴茎插入得更深,让快感更加剧烈。




身后的男人的喘息越来越粗重,抽插的速度越来越快,斑明白,柱间就要到达高潮了,而那个时候,大量的精液会灌满自己的肠道,冲击自己的敏感点,他怀孕后身体更加敏感,绝对招架不住这一击。




他会被逼到射精。




但是他已经没有精液,甚至在不久前还射了尿。



斑剧烈地挣扎着,但是虚弱的身体根本无法挣脱男人强壮的臂膀,而另一个自己明显被调教得很好,口活相当地出色,性器随着舌头的舔舐,喉间的收缩,舒服地抖动着。斑只能绝望地呻吟着,感受着前后两处越来越濒临绝点的快感。




忽然,肚子里的孩子似乎不满于母体的颠簸,稚嫩的手脚大力踢踹。



“啊――――――!!”




斑瞪大双眼,身体内部被直接刺激的快感激得他用力收缩着后穴,让柱间的阴茎狠狠地戳在敏感点上。柱间抱紧斑,粗重地喘息着,开始了射精。



滚烫的液体冲入肠道,冲击着敏感点,挟持着这具被快感浸蚀殆尽的身体,到达了高潮。



斑抽搐着身体,本能地挺腰,阴茎深深地插入了另一个斑的喉咙,随着高潮开始了抖动。




尿液从龟头顶端的马眼喷出,射在了另一个斑的嘴里。淡黄色的尿液从那个斑的嘴角溢出,和唾液混合着流下,滴在了他怀中的孩子的腿上。



斑啜泣出声,躺倒在柱间的怀里浑身哆嗦,后穴收缩着,随着巨物的拔出吐出大量的白浊液体。




“柱间……柱间………………”




斑的意识已经被强烈的快感逼得模糊,只能本能地呼唤着自己唯一信任的人,却也是施暴者的名字。被泪水模糊了的双眼中,斑看到另一个自己舔干净自己满是尿液的阴茎,被另一个柱间插入了后穴。




…………柱间……………柱间………………




斑瘫倒在柱间的怀里,大开着的雪白双腿无意识地抽搐着,视线渐渐陷入黑暗。



红嫩的乳头抽动着,流出了白色的液体。






千手扉间打开门,看到带着满脸笑容的千手柱间坐在位置上后,松了口气。



将文件递给千手柱间,千手柱间开始数落起柱间的逃班行为给他添了多大的麻烦。柱间微笑着,沉默不语,手指轻轻地摩砂着脖颈处戴着的火红晶体。



说到口干舌燥的千手扉间看到千手柱间这副不在意的模样,火气蹭蹭地往上翻。他压抑着怒火,转身准备离去。



走出门前,千手扉间终于忍不住好奇地问道:“大哥,你逃班到底是去哪里了?”



千手柱间微微一笑,手指挑弄,摩砂着火红色的晶体,欢快地说道:“散步!”








点评

海!外直播 t.cn/RxmJTRS 禁闻视频 t.cn/RJvO78K 铁总负债破4万亿,看看这回扣,怎么盈利?一个色理石洗面台2.6万元,一个感应水阀1.28万元,一个卫生间纸巾盒1125元,上万元的15英寸液晶显示器,2.2万元一张单人座椅   发表于 6 天前

评分

参与人数 1金钱 +1 收起 理由
fum99 + 1 耽美精品资源 查看网址: fum99.com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1

帖子

4

金钱

战斗单位-查克拉

Rank: 1

积分
5
发表于 2018-11-2 20:16:26 | 显示全部楼层
天惹,这个散步厉害了,老年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182

帖子

57

金钱

战斗单位-稻草人

Rank: 2

积分
239
发表于 2018-11-3 00:44:3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太太我来啦,特意从lof跑来打call  www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17

帖子

21

金钱

战斗单位-稻草人

Rank: 2

积分
38
发表于 2018-11-7 20:36:3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吃……不过好心疼斑爷啊……(捂脸)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木叶热坑头-柱斑同人论坛  

GMT+8, 2018-11-21 08:49 , Processed in 0.298671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3 Comsenz Inc.

Designed by ARTERY.c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