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叶热坑头-柱斑同人论坛http://senjumadara.com
搜索
查看: 764|回复: 14

[短篇/完结] 【柱斑】三月奇缘 (生子/甜饼/完结)

[复制链接]

9

主题

219

帖子

761

金钱

战斗单位-六道

Rank: 4

积分
980
发表于 2018-3-10 19:38: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柱斑】三月奇缘

突然开个新坑……

最近实习空不出时间来,天下无敌的更新会往后放放。

这个是个纯甜的小甜饼,大概十章内完结。

一句话概括,同人世界的斑和原著世界的斑交换了。

比起原著斑,同人斑简直是活在蜜罐子里的,超级幸福,性格也变得特别甜。

这章是同人斑在原著世界的见闻。









1

突如其来的告白












斑是硬生生被冻醒的。

他皱着眉揉着眼睛坐起身,后知后觉发现周遭的场景变了样。被子是薄薄的一层,屋子里连个火盆也没有,最该靠在斑身边给他当大型抱枕的男人也无影无踪。斑环视一周,认出了这正是原先他还住在族内时的那间卧室,他又闭上眼睛感应了一下,发现自己经脉酸痛,一副查克拉使用过度的样子。

斑叹了口气,对自己的处境有了些把握。他打开写轮眼,通过眼睛里寄宿着的时空忍术感应了下,不出意料的发现自己已经不在自家时空了。而等他打开衣柜仔细查看后,就更明白了现今是个什么情况。

一柜子的宇智波族服,宇智波族长正装足以说明屋主人的身份,而柜子右上角的围巾上盖着的书信更是说清楚了屋主人姓甚名谁——“赠给斑”。

看来这回是和另一个时空的自己交换了,斑想。

“小坏蛋。”斑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又骄傲又无奈的骂了声。这大概又是肚子里那个小崽子搞出来的坏事,但斑也无可奈何,谁叫这孩子是他和柱间盼了好久才来的呢,还没从他肚子里爬出来就这么有能耐,真是快把斑折腾死了。上一次是吃着饭突然被传送到深山老林,这一次竟然是穿越了时空!虽说用的是斑的查克拉,但对这么个还在父亲肚子里的小东西来说也够了不得了。

阴阳之力相与为一,可孕得森罗万象。

斑越来越期待这孩子会带给他和柱间怎样的惊喜了。

斑脸上带着点隐隐的笑意,在衣服里翻来翻去。这屋子里冷的吓人,斑自己身上还穿着雪锻面的里衣,虽是轻薄柔软,却一点寒也挡不得。只可惜斑翻找了半天也没发现什么加厚加棉的族服,只好把那套绣着宇智波徽记的族长正装拿出来穿上了。

等到一层又一层衣服套在身上,斑才终于感觉好一些,他搓了搓自己冻得发红的手指,又翻出了一条围巾围在了脖子上。那围巾上有着千手的徽记,虽然未署名,但那字迹一看就是这里的柱间送的,让斑略略放下了心——怀孕时期禁忌诸多,到时候有什么不便的只管问这里的柱间好了。

把自己打理好,斑起身去了灶间。在屋子里找东西的时候斑就发现这个小院子里一片静寂,竟是一个人也没有,因此也不意外厨房里冷锅冷灶,只有一点冷米饭。斑并不生气,只是换了鞋准备出去吃点东西。斑不娇气,但肚子里的孩子可不能吃这样的东西。

如今正是新年过后的第一天,外面热热闹闹的,只是这样的热闹在斑出现后出现了点瑕疵。

斑自觉打扮上没出错漏,脸也洗的干干净净,实在不明白为什么过路的人都用那种眼光看自己。斑走过的地方人人噤声,惊恐代替了笑容,喜悦换成了不安,好像斑是个什么吃人的怪物似的。

看来这里的自己过的真是不太好。斑皱了皱眉,不知道第几次叹气,原先打算在这里住下的想法也被打消了。他挑了一家店,顶着人们惊慌的眼神要了一个单间,给自己点了一锅寿喜烧。

冬天就该吃点热乎乎的东西安慰自己。

等待的时间倒是不长,只是上菜的服务生见了他抖得跟个筛子似的,差点没把汤给弄洒了。斑面无表情看着座位对面的日历,差点以为现在不是木叶七年,而是木叶初年。事实上,在自家时空的时候,哪怕是在战国年代斑都没遇上过这样的事。

打一个蛋,搅匀,用涮好的牛肉蘸着吃,鲜甜的滋味从舌尖暖到了胃里。

斑大口吃着肉,心里总算平静了下来。要是这店家敢以次充好,斑真不知道自己会不会砸了这个破店。也不能怪斑脾气差,实在是自从斑来到这个世界就没感觉到一点可喜可乐的地方。

离开宅子前,斑去过属于泉奈的屋子。里面干干净净,整整齐齐,可就是一点生活气息都没有。衣柜里几套属于弟弟的衣服竟还是旧的,从旧到新一样样规整的摆在柜子里,可最近的一件也是十年前的老衣服了。

——就好像那个刀法出众,又总是甜甜的喊着哥哥的青年永远停留在了久远的过去。

怀孕不能伤感,斑呆呆站了好久,才把衣服一样一样叠好放回去。他从怀里拿出自家弟弟买给他的胡萝卜小卡子别住了刘海,告诉自己自家弟弟还活着,不仅从小到大重一点的伤都没受过,还能堵着气买这种幼稚的东西气他哥,心里这才好受一点。

然而斑勉强维持着的心情一出门又被糟蹋了个彻底。这满木叶村的人不像他的同伴反倒是像仇人,甚至偶尔遇见的几个宇智波也别着头假装没看见他。斑觉着,再在这个木叶呆下去他可能会被气死。

反正这不是他的世界,这里的斑经受的一切也不是穿越过来的斑该受着的,不如接个任务出村自己找地方住下,再也不受这些诡异的眼光。斑鼓着腮帮子咽下最后一口菜,最终下定了决心。

斑这个人一向雷厉风行,决定好了立刻就去做。不知是幸也不幸,这个木叶没有斑自己的木叶大,斑随便转了两圈就找到了发布任务的地方。在各色任务里逡巡了两圈,斑很快决定好了自己的行程,只是为了不给这个世界的斑添麻烦,他离开前还是要和这里的柱间说一声。

回到宅子里拿上了必要的用品,斑武装好自己,去千手宅蹲守柱间去了。

柱间也没让他等很久。虽然是过年,但火影还是要办公的,所以柱间之前一直委委屈屈缩在办公桌后面,被扉间严厉看管着批文件。但当柱间感应到斑的查克拉时,他的心一下子活泛起来了,趁扉间不注意用木分身代替了自己,整个人一溜烟窜到了斑面前。

“斑——”

柱间开心的喊着斑的名字就扑向了斑,但到了跟前他才发现斑变了好多。

斑胖了。

不对,不只是胖了,整个人皮肤白里透红,眼睛大而有神,连平时挡着半张脸的刘海都用卡子别了起来。

斑今天真好看,柱间偷偷的想,但他嘴上却不饶人,打算拿“长胖”这件事来羞羞斑。只是他还没张嘴,斑就打断了他。

“我想出村几个月。”斑说。

柱间的话一下子卡在了嗓子眼里,脸上的揶揄也凝固住了。

“为什么?出什么事了吗?”柱间有些慌乱。

斑摸摸肚子,想要和盘托出,但不知怎得又想起来几天之前自家柱间闹着要的告白,到嘴的话就转了个弯,“其实我已经结婚了。”

“什么?!斑你在说什……”柱间愣住了。

“是真的,柱间。”斑忍着羞耻看向了这个时空的柱间的眼睛,告诉自己这只是一次告白练习,“我非常……非常爱他,我是真心愿意和他组建家庭,和他永远在一起。”

斑的眼睛大而明亮,眼下浅浅的卧蚕让他看起来有几分天真。他说着这样的话,眼睛里满满的都是柱间的倒影,听得柱间一时脸红心跳,竟有些分不清斑告白的人是谁了,但同时,他又无比清楚和斑结婚的人不是他。

……等等,是“他”?

“斑,你喜欢的人是男的吗?”柱间迟疑的问,下意识攥紧了手。

他这样一打岔,已经快熟透了的斑瞬间松了口气。考虑到眼前的柱间也是柱间,斑愿意把自己的喜悦分享给他。于是,斑左右看了看,抓起了柱间的手放在了自己的小腹,眼睛亮亮的看着柱间:“感觉到没有?我们……我是说,我和他的孩子。”

柱间睁大了眼睛,但隔着厚厚的衣物,手掌下的生机确确实实。斑看他没反应,就又重复了一遍:“我怀了他的孩子啦!”

斑弯着眼睛笑了起来。以男子之身受孕斑也是头一例了,能够为心爱之人留下后代,留下足以托付未来和梦想的孩子,斑不是不骄傲的。斑下意识仰起脸等着柱间夸,心里又高兴又得意。

和斑想的不同,此时的柱间已经快死机了。他好像被分成了两半,一半晕晕乎乎的觉着“斑笑得真可爱啊”,另一半已经被一个又一个消息打的头晕目眩,尖叫着“不对不可能不是这样的!”。

而斑等了一会发现柱间依然木呆呆的,突然反应过来这个柱间不是自己的柱间,跟自己也不是那种关系。他赶紧收敛表情,快速说了句“我出村养胎剩下的就拜托你了”,然后就“嗖”的跑掉了,留下了一个茫然的柱间。

等柱间醒过神来时,村子里已经没有了斑的身影,他满肚子的疑问也没了人解答。等他失魂落魄回了火影楼,浑浑噩噩的批了几份文件后,柱间才突然反应过来自己还不知道斑要住在哪里,心里就更是失落难言,说不出什么滋味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37

帖子

179

金钱

战斗单位-稻草人

Rank: 2

积分
216
发表于 2018-3-11 13:02:3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在lofter上看到,太太也发到这里了吗,非常好看,即有柱斑甜甜在一起生子,又有助攻了懵懂柱斑,一定会改变原来的结局哒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9

主题

219

帖子

761

金钱

战斗单位-六道

Rank: 4

积分
980
 楼主| 发表于 2018-3-11 20:51:59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章是同人斑在原著世界的第二章,柱间的千里寻斑。









2

隐居











斑离开木叶村之后就随意找了个山清水秀的村子住下了。房子是现买的,两室一厅,还有个小院子。说实话,这村子里的房子算不上多好,但稍微改建下也足够了,反正斑留在这个时空的时间不会太久,最多也不过是三个月,因此也就不对住处有太多要求。

改建房屋的人选也好找,雇请了附近的忍者进行结构上的调整,再让九喇嘛进行微调——对,九喇嘛。要让斑说,尾兽可以算是最好的帮手了,查克拉充足又单纯没心眼,无论拿来当宠物还是用来当护卫都是不错的选择。而把尾兽拐骗到自家手里养着这件事对斑来说也是驾轻就熟,毕竟在自家木叶就已经做过不止一遍,至今猫又和九喇嘛还在他们家里卖萌撒娇,时不时还要帮忙顶个班什么的。

如今斑怀着孕自然不好与人动手,还有那个心怀不轨的黑绝在暗处蠢蠢欲动,轻忽不得,因此,斑很自然的想起来了这个时空里仍窝在深山老林的九喇嘛。有了这样的想法,斑一出村子就先找到了九尾,而九尾竟然也真的被斑打动了,按着斑教的办法变成一只小臂长的狐狸,天天跟着斑忙前忙后,尽心的不得了。

也怪不得九喇嘛会答应斑的要求。尾兽是查克拉的聚集体,对人的情绪最为敏感,而来自平行时空的斑从没受过什么大的波折,他打从心底就相信与人为善,相信以德报德,面对尾兽时也没起贪婪或是奴役的心思,这让九喇嘛呆在他身边就觉得安定平和,值得信赖。更何况,斑还怀着孕——九喇嘛还记得当初因陀罗如何一个人吃力的怀孕生子,最后绝望的扑向死亡,哪怕到了现在,大筒木兄弟绝望空洞的眼神还会浮现在他眼前,让九喇嘛后悔当初的袖手旁观。

有了这样那样的原因,九喇嘛对斑的事可以说是尽力了。房子不过用了半个月就整修装饰完毕,足够斑舒舒服服入住。斑也没觉得有什么,坦然享受着九喇嘛的关心,一人一狐的日常生活就是围坐在被炉前吃橘子,看话本,嘴里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各自的见闻。有时候来了兴致,斑还会买来食材,指挥着九喇嘛做上各色美食犒劳下自己,就这么度过了一个多月的光阴。

这一日也是如此。九喇嘛正躺在斑膝盖上被摸得快睡着了,但一阵敲门声打断了它的睡意。小狐狸不甚高兴的直起身要去开门,但斑却先动了身。

“九喇嘛,去倒碗姜汤。”斑淡淡吩咐道,自己去开了门。

果不其然,外面站着一个憔悴又不安的柱间。

斑离开之后,柱间左思右想,夜不能寐。他一会儿痴痴的想象斑与其他人举案齐眉、笑意盈盈的模样,一会儿又委屈不安的思考自己做错了什么,凭什么斑要不声不响的结婚——还、还要生孩子!

想了又想,想了也白想。

柱间苦苦熬了一个多月,实在是坐不住了,找了个由头就悄悄用木分身代替了自己,开始天南地北的寻找斑的踪迹。好在柱间专有的“斑雷达”并未失效,总算让他摸到了斑隐居的地方,可饶是这样,也足足花了半个月的时间。

从上次一次见到斑到现在,柱间已经有差不多两个月没见到斑了。虽说以前在村子里时也会发生好几个月都见不到斑的情况,但与现在不同,那时候的柱间时时都能感应到斑的查克拉,好歹心里是踏实的,知道斑就在那儿,想见的话努努力就能见到了。可现在呢?柱间难掩凄楚的看了眼斑,苦涩的发现斑竟然又胖了!尖尖的下巴都有点变圆了,脸颊鼓出可爱的婴儿肥,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里什么离家太久的难过啊悲伤啊一点都没有。柱间感觉自己更苦闷了。

怎么斑离村反而过得更好了呢?木叶才是他们的家啊!

柱间一直不明白为什么就不能在村里养胎,想来想去也只能是那个不知哪来的骗子欺骗了斑,但如今,柱间不确定了。

斑倒是没想到开门的一瞬间柱间就能想那么多,此时他看着柱间消瘦低沉的状态又吃惊又心疼。外面的风雪越来越大,斑把柱间拉进屋子里,帮他除了带着寒气的外衣,又拉着他到被炉边坐下,把九喇嘛盛好的姜汤塞到柱间冰冷的手里。这一连串动作行云流水,斑在自己家里是做惯了的,没觉得有什么,但对于柱间来说,斑虚虚环抱着他为他解下外衣时,他差点克制不住自己抱了上去。

柱间学着斑的样子坐进了暖呼呼的被炉,又喝了辣辣的姜汤,整个人鼻尖都出了一层薄薄的汗。斑就在他触手可及的地方,靠着一个蘑菇形的抱枕,一手支着腮,脸上带了点淡淡的笑。

柱间目不转睛的看着斑,一时间竟有种终于回了家的感觉。两个月的焦躁在他见到这个人的一瞬间烟消云散,柱间放下碗,慢慢挨蹭到了斑的身边,握住了斑放在膝上的另一只手,嘴里乱七八糟、颠三倒四的说着什么“我来找你玩了”“村子里没什么事”之类的话。

斑也没嫌他烦,他静静看着柱间,却是透过这个柱间勾勒着他的柱间的眉眼。如今柱间这样半撒娇半耍宝的一通说下来,斑也不觉着有什么不对。在斑的世界里,斑的柱间也总是喜欢这么挨蹭着他,撒娇耍赖扮可怜,叽里咕噜说上一大串有的没的。

斑含着笑听着,等柱间不吭声了,斑才开口问柱间能不能帮他看看身体情况。柱间恍然惊觉自己是来干什么的,自以为隐蔽却难掩羡慕的看了眼斑已经鼓起的肚子。斑来的时候已经怀有两个月的身孕,现在恰好是四个月身孕了,肚子已然不小,只是斑在屋子里穿的衣服宽松,再加上柱间自我欺骗故意不去注意,才显得多不引人注意似的。

检查结果当然是没什么问题,无论斑还是宝宝都很健康。柱间见过了斑,跟斑说了话,又拉了斑的小手,这几个月以来愈发严重的“斑缺乏症”终于得到了缓解,也才终于想起了自己打探敌情的目的。他环顾四周,没发现有什么特别值得注意的男士用品,倒是发现了几件宽大的女士和服。

斑顺着柱间的手指看了过去,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他坦坦荡荡的解释那是外出时做伪装用的,毕竟肚子一天大过一天,实在是不好掩饰。柱间觉着有点心酸,在村里时自然有宇智波族人可帮斑,现在呢?他在心里又狠狠骂了几句那个骗子没担当,才转过了头,打算再劝一劝斑回村住。可柱间一回头,就看到了温柔笑着的斑,和斑松散领口处露出的莹白皮肤使得,柱间的呼吸停滞了那么一瞬间。

此时天色已暗,明亮的烛火下斑显的格外柔和平静,眉宇间没了之前常见的阴郁苦闷,有的只是一片淡然恬静。灯下看老友,柱间的心像是浸在了温水里,热乎乎暖洋洋,又有些晕乎乎的不知今夕何夕。

原来斑也有这么……“没有棱角”的时候。

柱间的话突然说不出口了。

这时候的斑才是幸福的吧,柱间默默的想,他张了张嘴,最后吐出来的话语却是只是想要在此留宿居住一段时日。柱间要看看,那个骗子……那个男人到底做了什么,而他又是怎么做到的。与斑相知的是柱间,与斑并肩的是柱间,而这样的柱间,在十多年的相处过程中没能让斑幸福,那个人又凭借什么让斑如此信任、如此快乐、如此……如此的爱他。
柱间住了下来。

夜晚降临,九尾钻到了斑的被窝里,柱间却要独自睡在另一个被窝。他不甘愿的瞪着九尾,但哪怕他使劲全身解数,斑硬是没有同意柱间一起睡的请求。

明明以前都是一起睡的……都是那个混蛋的错!柱间咬牙切齿。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9

主题

219

帖子

761

金钱

战斗单位-六道

Rank: 4

积分
980
 楼主| 发表于 2018-3-11 21:11:23 | 显示全部楼层
onlylittlewolf 发表于 2018-3-11 13:02
在lofter上看到,太太也发到这里了吗,非常好看,即有柱斑甜甜在一起生子,又有助攻了懵懂柱斑,一定会改变 ...

对~~~LOFTER和这边同步更新的~
两边都会和和美美HE的XDDD
其实这篇原来想叫“千手柱间永远不知道他曾离BE有多近”的,但是字数太长了所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114

帖子

343

金钱

战斗单位-影

Rank: 3Rank: 3

积分
457
发表于 2018-3-12 00:42:3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同人斑这样也不错啊,希望原著斑也能学会好好照顾自己,无论弟弟还是柱间在不在身边,虽然也知道原著斑不可能会有那个心境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38

帖子

15

金钱

战斗单位-稻草人

Rank: 2

积分
53
发表于 2018-3-12 12:15:2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同人斑散发着母爱光辉啊,不过我还是更喜欢原著斑,想看原著斑的剧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9

主题

219

帖子

761

金钱

战斗单位-六道

Rank: 4

积分
980
 楼主| 发表于 2018-3-22 19:09:27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章是同人斑在原著世界的第三章,这一章的结尾同人斑与原著斑再次交换,回到了自己的世界。

下一章是原著斑在同人世界的经历。





柱间在这个小山村里和斑一起住了一个月,简直乐不思蜀。没去管什么村务,不用思考怎么平衡各族关系,也没有了旁人的尊崇,只是这么简简单单的过日子,就让柱间感觉到难以言说的幸福。

事到如今,柱间也知道了他眼前的这个斑不是他的斑,但无疑,无论和哪个斑的相处都是幸福的。而且,也许因为这个斑的泉奈还活着的缘故,这个斑显得格外从容而温柔,不像柱间自己的斑,尽管生活在和平的木叶村,却依然尖锐而警惕。这样的温柔让柱间感到陌生,但同时也有着隐隐的羡慕和向往。

这是发自内心的喜悦和满足才能塑造出的东西。

大雪纷飞的日子里,斑总是倚靠在壁炉前,手里拿着几根木制的毛线针动来动去,而柱间则躺在他膝头,脸贴着斑鼓鼓的肚子,任凭柔软的毛线凌乱的铺在脸上。哪怕这样的场景十次有九次会被嫌弃他的九喇嘛破坏,但柱间还是觉得……这像是做梦一样,是他从很久以前就梦想过的事情——建一个大大的村子,把重要的人都保护在里面,和斑一起住在那里,相濡以沫。

柱间向往和平,他想要保护重要的人,所以他和斑结盟,建立了木叶村。但如今天下烽烟已息,柱间又该做什么呢?他曾经觉得已经可以了,已经足够了,可越和“斑”相处,柱间就越来越明白自己的心——这远远不够。

想要和斑住在一起,想要和斑像家人一样生活,想让斑的脸上天天带着笑容,让他不必竖起浑身的刺也能获得想要的生活。

天下事已毕,现在的柱间想要斑的爱和陪伴。

真难以想象,不过仅仅三个月而已,再要柱间去过之前那种日子,他是万万不愿意的。更何况,另一个柱间办得到的事情,他肯定也能办到。也正是出于这种想法,当斑告诉他交换的时期已近的时候,柱间没有太过不舍。

而这样平静的生活被风尘仆仆的扉间打破了。

当怒气冲冲的火影顾问来到斑的院子时,柱间正窝在被炉里一动不动,而斑则专注的缝着小衣服,九喇嘛就翻着肚子躺在他身边,懒散的打着小呼噜。砰砰的砸门声唤起了柱间,他“哒哒哒”地跑去开了门,接着就被面色铁青的扉间吓到了。

柱间手一抖,下意识飞快地关上了门。不知道为什么,他不想让这个温柔的斑看到扉间。柱间僵着身子磨蹭了会,才不情不愿的和斑打了声招呼,又给屋子里下了个隔音结界后出了门,恰好截住了正怒气翻涌打算拆门的弟弟。

好吃好喝的养了一个多月,柱间不仅把原先瘦下去的肉养了回来,还额外胖了五斤。如今和形容憔悴、眼底乌黑一片的扉间站在一起可谓是对比鲜明,直把扉间气的发抖。

“大哥,我让你查斑为什么会怀孕你查了吗?!”扉间劈头就是一句质问,他看着呵呵傻笑的大哥,心累极了。“我跟你说过了,男人不能怀孕,宇智波的男人也不能!他一定是做了什么邪恶的人体实验,居心叵测,意图偷盗我们的血继……”

“住口!”柱间喝住了扉间,神情一下子冷了下来。但扉间是他仅剩的弟弟,柱间也没什么办法,只好又放软了声音:“扉间,你相信我,斑确实是凭自己实力怀的孩子……”

“凭自己的实力?呵。”如今正是三月时分,春寒料峭,外面刮着大风。扉间被风吹了一头草屑,眼神萧索。在被关在门外的那点时间里,扉间已经充分想清楚了,在他不在的三个月里,他家大哥肯定又被斑勾引走了。

扉间迅速在脑子里制定好了隔离柱斑三条草案,他深吸一口气,就要开始新一轮的苦口婆心,但他还没来的及出声,柱间就扔下了个重磅消息,把扉间砸的忘了词。

“我要和水户解除婚约!”柱间斩钉截铁的说着,一双眼睛亮晶晶的。

扉间气的眼前一黑。退婚?做的哪门子春秋大梦!退婚了他想娶谁?斑吗?!他把柱间一推,卯足了劲儿就想冲进去找斑算账,却被柱间拦住了。不光拦住了,还是捂着嘴、搂着脖子从后面使劲拖那种拦。

扉间呼哧呼哧喘着粗气,不明白宇智波斑到底给他哥灌下了什么迷魂汤。他恨的牙痒痒,但又无可奈何,就这么被他大哥拖出了小院子,又用木遁捆结实了一路捎回木叶去。但他不知道,把他气到肝疼的罪魁祸首还在美滋滋的想着怎么偷溜回来给斑炖鸡吃。

有了隔音的结界,门外的声响传不到屋子里来,但随着千手兄弟俩的查克拉远去,斑还是明白了什么。他揉了揉九喇嘛毛绒绒的小肚子,无声的叹了口气。

说起来,斑和这个柱间相处起来还是有些尴尬的,尤其是斑还知道了这个柱间和这里的水户有婚约。虽然柱间说过他和水户没什么感情,以后也会取消婚约,但是斑心里还是觉得有点怪怪的……唉,不知道这个世界的水户能不能找到比柱间更好的婚约者。想起自家水户温婉外表下的暴力狂气,斑头痛的揉了揉额角。

斑把握着分寸,谨慎的和这里的柱间相处着,像好友那样相处、像兄弟那样相处。倒也不是不好,只是时间一久,斑难免想念起了他的柱间。

自从两族结盟,斑和柱间还未曾有过这么长时间的分离。尤其是正式结婚后,他们都变成了更好的自己。斑学会了柱间的温和,幸福让他变得从容,信任让他永不孤独,但……思念并不会因此而减少半分。

斑垂下眼睛,沉默了一会。他告诫自己不能一直难过下去了,思虑过重对孩子不好。

也许他该为这个世界的自己做点什么。斑忽地想。

有了这样的想法,斑拿出了纸笔,开始书写他和自己的柱间的研究成果。“阴阳合一,可孕得森罗万象,带来永久的和平,首先,要调理好身体,争取一次受孕,结合初期,需要柱间长期用阳之力温养,这样生出来的孩子才会更加健康强壮……备孕期需要重视的问题有一……二……三……”最后,斑严肃的写上了自己的推测:“根据六道仙人的遗书,我和柱间的孩子是会带来和平的预言之子,他将拥有轮回眼,可以起死回生,长生不老……”

写完之后,斑揉了揉旁边趴着看话本的九尾。九喇嘛迷茫的抖了抖毛,收下了卷轴。

“你把这个给这里的我吧。“来自另一个时空的斑如此说着。

“这个备孕方法大全?“九喇嘛问。

“瞎说什么!“斑不高兴的瞪了眼九喇嘛,”是六道仙人传下来的秘术!阴阳之力相与为一,可孕得森罗万象。这是能给木叶带来未来的术。”

“你说是就是吧……那、晚上要吃鸡吗?”九喇嘛问。

斑点了点头,于是九喇嘛麻利的钻出了屋子,不一会就叼着一只瑟瑟发抖的小公鸡回来了。等两个人吃了鸡肉,喝了鸡汤,暖呼呼的靠坐在客厅里时,斑咂咂嘴,又激动又郁卒的站起身在屋子里转了两圈。

激动的是马上就要回去了,郁卒的是难得一次时空旅行却没能干什么大事……不如趁此机会做一点柱间绝不会允许的事?

斑眼睛一亮,兴高采烈的换好衣服出了门。他带着九尾跑到了一个悬崖边,通灵出了一只巨鹰。九喇嘛茫然的看着巨鹰飞到了远处,又压低身子冲他们急速俯冲了过来。

“这是要干什——“九喇嘛的话止住了,它看到斑猛地的一个跳跃,跃出了悬崖,而后一把抓住了巨鹰的爪子,被带着向远处的森林飞去。

九尾吓得发出了一声货真价实的狐狸叫,它看着斑圆滚滚的肚子,心惊肉跳的化出了巨大的本体,紧紧的跟在了下方。

纵然九喇嘛操碎了心,斑也一点感觉也没有,他玩的可开心了。飞在空中,无拘无束,脚下是无垠大地,自由而放纵,斑窝着养胎的郁闷一扫而空,他兴奋的睁大了眼睛,顺便催促巨鹰再飞高一点。

飞着飞着,斑突然感觉好像穿过了一个膜,而后熟悉的查克拉飞速接近。斑顿时知道自己已经回到了自己的时空,他笑弯了双眼,松开了双手。巨大的须佐翅膀出现在了斑的身后,带着他向下滑翔。

这个时空的柱间赶到的时候正看见斑挺着大肚子吊在天上,吓得魂飞魄散。他狂奔过去,计算好距离升起了一棵高耸且有着浓密树冠的绿树,自己则站在树顶接住了斑。他气的狠了,又想念的狠了,干脆把斑按着一顿好亲,直亲的斑满脸都是绯色。

“我有翅膀的!“趁柱间还没来的及念叨,斑赶紧描补自己的行为。

“你自己的翅膀能不能飞不知道啊?“柱间无奈的搂着斑,让他侧过身靠在自己身上。

斑也不矫情,很自然的挨在了柱间身上。“你看不起我?“他这样冷冷说着,神情里却一点生气的意思也没有。

回应斑的是柱间温柔甜蜜的吻。

斑安心闭上眼睛享受了起来,同时,另一个斑的经历也浮现在了他的脑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9

主题

219

帖子

761

金钱

战斗单位-六道

Rank: 4

积分
980
 楼主| 发表于 2018-3-22 19:22:21 | 显示全部楼层
木火的HM 发表于 2018-3-12 00:42
同人斑这样也不错啊,希望原著斑也能学会好好照顾自己,无论弟弟还是柱间在不在身边,虽然也知道原著斑不可 ...

比起同人斑,原著斑经历过更加坎坷的人生,要想走出HE的结局也更难,但有他和柱间两个人一起努力,终究也能成功的,毕竟他们是那样的两个人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111

帖子

17

金钱

战斗单位-稻草人

Rank: 2

积分
128
发表于 2018-3-22 20:08:01 | 显示全部楼层
玉小幺 发表于 2018-3-11 21:11
对~~~LOFTER和这边同步更新的~
两边都会和和美美HE的XDDD
其实这篇原来想叫“千手柱间永远不知道他曾离 ...

哈哈哈哈永远不知道他曾离BE多近,这个名字笑到岔气,我觉得太贴切了的说。期待更新!!!
开心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9

主题

219

帖子

761

金钱

战斗单位-六道

Rank: 4

积分
980
 楼主| 发表于 2018-3-25 22:01:00 | 显示全部楼层
时间点是原著斑离村前两年。

这章是原著斑在同人世界的第一章,介绍原著斑刚来同人世界的情况。

下一章是原著斑在同人世界的经历。















4











与甜蜜美满的另一个自己不同,习惯于坎坷的斑第一次醒来的时候还以为自己在做梦。他缩在暖呼呼软绵绵的被窝里,床铺轻软的像睡在云端,而且面前还有个放大版的柱间的蠢脸,无论哪一点,都跟自己寒冷孤寂的卧室不同。

我竟然做了个好梦?斑眨着眼睛迷茫的想。该起了,但又暖又软的触感鼓舞着斑,让他闭上眼睛又睡了过去。建村后不久斑就已经被排斥在了村务以外,与自家族人的相处也是两看生厌,更不用提关系更为疏远的村民。族长不算族长,建村者算不上建村者,斑如今不过是游荡在村子边缘的透明人罢了,现在倒是方便了他多睡一会。

这一觉睡得又舒服又自在,斑沉在一片安心的气息里睡得不知今夕何夕,还是被人在床脚猛地一扑才苏醒过来。斑被吓了一跳,下意识去摸自己枕头下面的苦无,但一无所获。好在面前的是老友柱间,倒也无所谓了。

被柱间熟悉的气息安抚了,斑略微放松了警惕,但周围的景象仍然让他不安。蓬松厚实的床铺,雕花的沉木实木家具,摆在柜子上的小玩具小摆件,枕头边随意放着的闲书。这哪里是斑的房间?说是哪个贵族的房间斑也信。

除此之外,若是仔细观察一下那个柱间,就会发现也有些不对。查克拉一致,身形特征一致,但是却胖了些许。和斑比起来,拥有着木遁的柱间代谢旺盛,时刻保持着最完美的身材,要想胖一点点都需要长年累月的积攒。而虽说距离上次斑和柱间已经过了几个月,但这点时间够斑吃成个胖子,对柱间来说却是万万不够的。况且……比起斑自己的柱间,这个柱间的眼神更加清透明亮,灵活生动的像是十几岁的少年,竟像是完全没经过什么坎坷的样子。

肯定有哪里不对。斑垂下眼睛,提起了警惕。能够模拟出将他也骗过的柱间的查克拉,还能不动声色的将他转移到这里,幕后之人实在不容小觑,斑虽不惧,但还是决定要先静观其变,看看他们有什么打算,如果能把潜伏在柱间身边窃取他信息的细作揪出来就更好了。

比起斑的警惕,柱间就从容多了。早上一醒来柱间就发现自己怀里的斑换了人——他的斑怎么可能这么瘦这么苍白?由于自家孩子爱闹腾的缘故,忽如其来的空间转换已经是家常便饭,对此柱间和斑早就做了各种预案,现在这种情况也在他们的预料中。因此,柱间早就做了些准备,此时自然是无所畏惧。

斑打算后发制人,但柱间却不会让他如意。柱间虽然不知道这个斑的身世经历,但他好歹也与他的斑共同生活了近十年,对斑的微表情了如指掌。在这个柱间看来,虽然来自其他时空的斑警惕的样子很有些可爱,但要是再让他这么怀疑下去,以后要是打坏了自家的花花草草就不好了。毕竟这里的一草一木都是柱间和他的斑一起设计的,有着他们共同的回忆。

这样想着,柱间狡黠的看了斑一眼,突然扑到了斑的身上,与他开始了小范围的搏斗。与柱间的游刃有余不同,斑却是越打越惊,眼前这个人无论是木遁还是攻击手法都与真正的柱间一般无二,当他打开写轮眼之后,更是震撼的发现他们连经脉都完全一致。

两人打了一会,默契的停了手。此时柔软的被子已经变成一团飞絮,周围的摆设倒是在柱间刻意的保护下完好无损。柱间眨眨眼睛看向了斑,“现在可以听我解释了吗?”

斑不可置否,没说什么,垂下的刘海使他显得阴沉,也让人看不清他的神色。斑静静听了柱间关于“对换”的解释,关于他和斑的关系解释,关于他们的孩子……他的面色始终沉静至极,没有惊讶,也没有不安,直到柱间给他拿来衣服时才打破了这种沉闷的状态。

倒也不是说衣服有哪里不好。这衣服衣料簇新,款式新颖,布料舒适,深色的衣摆在显眼处绣着家纹,怎么看,都是斑喜欢的那一款。但这也确实是斑绝不会买的那种衣服。不是因为它价格昂贵,而是因为它加厚加棉,穿起来保暖有余,行动却有点不便。

身为忍者还怕什么冷?比起温暖的衣服还是性命更重要,斑一向这么认为。他自己倒是没关系,甚至享受战斗带来的伤痛与欢愉,但是为了他所要保护的人,他还是习惯性的保持了战争时的习惯。

说起来,斑上一次穿这种衣服还是小的时候,那时候泉奈还没死,斑的身边还有着兄弟父母,可以安心的缩在他们的庇佑下成长。在那个年代,穿一次新衣服是件值得炫耀显摆的大好事,但现在的斑却只有满身的僵硬。

斑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直觉自己“胖”了不止一圈,当柱间笑嘻嘻地拉住他的衣角时,他更是无所适从的抖了一下。但他还记得这个柱间说过他和他的斑是夫妻关系,需要斑适当配合一下,因此只是不习惯的动了动就没再说什么了。

对于柱间来说,他也没想着一直牵着这位的衣角。这样的举动对自家的斑来说是情趣,对别人的斑来说可就是冒犯了。因此,柱间只是给斑正了正衣冠,又给他围上了白绒绒的狐狸围脖,将斑瘦削的脸遮住了大半。

“我们出门吧,”身为主人的柱间邀请道,“之前订了‘枫之居’的新年午宴,为你接风洗尘。”他嘴上这样说着,心里却在腹诽另一个自己不会照顾人,并且励志让这个斑回去时容光焕发,不说别的,这尖尖的下巴得养圆了才行。

两人一起出了门,斑才发现他们住的不是千手的族地,也不是宇智波的族地,而是两族之间单独开辟的混居区。他新奇的左看右看,忍住了询问的欲望,但很快又被周围人的态度惊到了。宇智波族人向他微笑点头,千手族人向他挥手嬉笑,甚至还有小孩子声音清脆的喊着“斑大人新年好”。斑向来自负于自己反应敏捷,但此时他却呆呆木木,手脚都不知往哪里放了。

哪怕是建村初期的时候,斑都能吓哭被他扶起的小孩子,更何况是关于他的谣言已经深入人心的七年后。在斑的世界里,他每次出门都是人人避讳,小孩子看他一眼都好像要得了疫病,他哪里经历过这样的对待。

斑无措的扭头看了看柱间,却发现那家伙竟然抖着肩膀在忍笑。真是可恶之极。斑捏了捏拳头,可还没等他动手,远处突然哒哒的跑来一个小姑娘,扎着极富特色的小揪揪,炮弹似的向着斑冲过来了。

斑怕她摔倒,赶忙弯腰扶助她,却被趁机在脸上香了一口。当感觉到脸上湿漉漉的触感时,斑都怔住了,等他反应过来时,脸上已经不争气的红了一大片。斑难以置信的看着笑嘻嘻的小东西,睁大了眼睛,可那小人儿占了便宜还不满足,一边嘴上抹了蜜似的一叠声喊着“斑哥哥”,一边睁着乌溜溜的大眼睛期待的看着斑。

斑直觉这小家伙是想要什么,可他此时脑子里像是一团浆糊,哪里知道要怎么办,直到手上被偷偷摸摸塞了几颗硬硬的东西才反应了过来,想也不想的一股脑全给了那孩子。

原来是糖。

看着小女孩喜滋滋的拆着糖果吃,斑脸上的热度才退却了些。从一出门,斑就感觉到了这个时空里的自己多么受人爱戴,但他还是第一次直面这样不加掩饰又纯粹不已的善意,也就无怪乎斑手忙脚乱,应对失矩了。但是那个千手柱间……斑磨了磨牙,刚想着回去一定要再跟他打一场,就发现那个厚脸皮的家伙居然蹲下身和那小姑娘嘀嘀咕咕起来了。

“你这小家伙胆子倒大,竟然敢偷袭我们斑大人,小心被抓回去煲汤!”柱间伸出手放在脑袋边,做出了一个滑稽的恐吓动作。

要是斑自家世界,哪怕是个成年人听到这样的话都要吓得发抖了,可那小姑娘偏偏一点不怕,不仅翻了个小小的白眼,还用手刮了刮自己胖嘟嘟的小脸,“柱间大人就知道藏着斑哥哥不跟我们一起玩,羞羞。”

柱间还没怎么样,一旁的斑倒是红了脸。好在这孩子的家长也来了,是个胖胖的大婶,在旁边捂着嘴笑了半天,又硬是给斑手里塞了把红枣花生才牵着小女孩离开了,让斑松了一大口气。

柱间在旁边看着斑耳朵尖都红透了,心里笑得直打跌。他假意咳了咳,也知道不能把人逗得太过,就拉拉斑的衣袖,示意他往路尽头的一家铺子去。

斑狐疑的看着他,没打算让他轻易过关,“刚刚是怎么回事?”

柱间眨眨眼睛,“他们都喜欢斑啊,斑还得感谢我呢,要不是我,这回斑肯定就被围起来了。”

看他这副狡猾的样子斑就不相信他,但是像是验证柱间的话一般,这一路上向斑围拢可不止一个两个小孩,尤其是柱间“不小心”说漏了嘴之后,每个小家伙都要了一个亲亲才肯走。

等斑好不容易从一堆冲他眨眼睛打招呼甜甜笑的大孩子小孩子中摆脱出来之后,他心累的觉着一辈子的羞耻度都被透支了,而此时旁边的柱间居然恬不知耻的指了指自己的脸颊。斑恍惚了下,难道我心里的柱间竟然是这样的?随即毫不犹豫地捏起了柱间脸颊上的软肉。

柱间夸张的喊着痛,但一双眼睛里却满是笑意。这个斑来这里也有一段时间了,可直到现在这个人的脸上才终于出现了点生机活力,而不是暮气沉沉。这个斑明明同柱间的一般大,可他睡梦里也皱着眉,平时不是沉默就是冷眼旁观,活像个即将入土的老头子。现在这样就很好,会笑会闹,会生气会脸红,哪怕此时柱间觉得自己脸皮都要变形了,他也觉得值得。这个人明明有着世上最好看的眼睛,绝不该让空洞和死寂毁掉它的美。

“到啦!”

他们在一家糕点铺子前止住了脚步。三言两语间,柱间已经替斑选好了年糕,他付了钱,斑则在店主人的祝福里接了年糕过来。年糕洁白软糯,上面点缀着各色果脯,热气腾腾的冒着烟。斑想了想,把年糕掰成了两瓣,递了一半给眼巴巴瞧着他的柱间。

确实很好吃,甜滋滋的。斑小口小口咬着,透过蒸腾的雾气看着柱间,感觉这甜蜜的滋味好像甜到了心里。柱间也回望着他,嘴里时不时讲一些趣事引着斑说话,他看着斑睁大眼睛听他说话的样子,突然觉得这个斑有点乖,看着又好骗又好欺负。

年糕本就不大,何况还掰了两半。吃完之后,柱间掏出了帕子,仔仔细细帮斑把每个指头都擦了一遍。斑不太适应的看着柱间,虽然也知道是要伪装夫妻的原因,但心里却泛起些奇妙的滋味。

他们一路走一路闲聊,斑渐渐放松下来,脸上也露出了笑容。柱间看着不自觉微笑的斑,心里充满了自得。两人脚程都不满,很快就到了枫之居门口,而那里已经有两个人在等着了。

泉奈和扉间。

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冲过去的,又是怎么搂住了泉奈,等柱间拉开他的时候,他才发现自己浑身都在发抖。柱间在他耳边似乎不断重复着“进去再说”,而斑怔怔的看了他一会,才终于反应过来他在说什么。

斑茫然的看着柱间,慢慢的松开了泉奈,他哆嗦着嘴唇,露出了一个僵硬的笑。柱间看着他,神情渐渐严肃了起来。此刻华灯初上,明亮的灯光倒映在斑的眼睛里,让柱间一时分不出那是光影的反射还是闪烁的泪光。但斑很快恢复了平时的状态,他的脸上甚至带了点得体又自然的笑容。

他们进了厢房,吃了斑以前从没吃过的丰盛大餐,但斑甚至不知道自己吃了什么。只有斑自己知道,他并没有自己表现出来的那么平静。斑笑着向其他人举杯,点头致意,却连说一句话都要斟酌许久,生怕暴露出自己的脆弱和不安。

柱间曾说过,斑是和平行时空的自己做了交换,来到了另一个有着截然不同历史的时空。这话,原本斑信了大半。但此时,那信任已然消退。泉奈的出现像是鞭子一样抽醒了斑,让他第一时间想到了有限月读,那个前两天他仅仅是从书籍中见过,并稍微尝试了一下的术。

斑不想知道为什么两天前的术现在才起效,但……如果不是梦,怎么会有这么好的事出现呢?他怎能获得如此的幸福?

梦也好,真实也好,斑木然的笑着,又痛苦又欢悦,与他们欢饮达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木叶热坑头-柱斑同人论坛  

GMT+8, 2018-6-22 03:42 , Processed in 0.439809 second(s), 2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3 Comsenz Inc.

Designed by ARTERY.c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