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叶热坑头-柱斑同人论坛http://senjumadara.com
搜索
查看: 597|回复: 9

[短篇/完结] 【柱斑】夏日(原著架空向)

[复制链接]

4

主题

45

帖子

203

金钱

战斗单位-稻草人

Rank: 2

积分
248
发表于 2017-12-14 16:44:3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婴儿学步车


夏日的闷热就算是忍者之神也有些受不住。

柱间拉着斑跑到了千手之森,运起查克拉在粗壮的树枝上用藤蔓编织出了一个球状树屋。

斑倚坐在柔软的藤蔓上,支着脑袋百般无聊地看着柱间兴致勃勃地用藤蔓编些玩意儿。

柱间端正俊朗的眉眼一派认真,斑难耐地舔了舔上唇,嗓音低沉:“火影大人,大半夜地将宇智波一族的族长掳到千手族地,是何用意?”

“喔!斑你终于清醒了吗?”柱间听见他的声音后,立刻挂上灿烂的笑容看向他。

他在宇智波熄灯时悄悄摸到了斑的房间。宇智波族长在一开始直取命门的杀招后,就一脸迷糊依赖地随便他摆弄,乖乖地趴在他背上,平稳的呼吸令他的心都变得柔软。

他的斑真是太可爱了。

“......”斑看着他正直无比的面容、坦坦荡荡的笑容,心底悄然升腾的欲望之火又无声熄灭。他扯了扯宽松的领口,质地柔滑细腻的墨色睡袍便裸-露出一片象牙白的肌肤,这让他想要更清凉一些。于是斑像没了骨头一样软软地趴倒在藤蔓上,享受蹭了蹭,声调慵懒地说:“找我什么事。”

柱间闻言,露出大大的笑容。他亲昵地揉揉宇智波族长的头顶,宇智波族长瞥他一眼,倒也没表现出嫌弃的意味。

“最近忙着村子的事,感觉好久都没见到斑了。”火影大人话语委屈,又低又柔的嗓音好似在撒娇一般,“终于腾出时间了,斑却在忙着宇智波的任务交接,没空见我。”

“我太想斑了嘛。”

……救命火影大人又在撩了!

斑心跳加速,明知道挚友说的不是他想的那个意思,却还是不由得暗暗窃喜。

“嗯,我也想你。”斑还是忍不住放柔了声线,温和地回应挚友真诚的情谊。

火影大人听了,果然笑得越发开怀。

“不过我相信你找我不止是因为这件事,”斑就着火影大人随意造出来的、粗糙的圆窗所透出来的皎洁月光,出神地盯着火影大人修长宽厚的手掌,幻想被它肆意抚弄的感觉,“说吧,我听着。”

“斑果然是我的好兄弟!”火影大人朗笑出声,“漩涡一族是千手的亲族,他们表露出想加入木叶的意愿。”

斑早就习惯被柱间日常性发卡,无甚波澜的眼睛在听见漩涡一族想加入木叶的消息时微微发亮,声音也透出了些许惊喜:“真的吗?这可真是意外之喜。”

漩涡一族以擅封印术而闻名于忍界,且族人多生命力充沛,本身忍术也十分难得。若是他们能加入木叶,想必木叶能够更加强大……

斑正暗自盘算漩涡加入木叶的得失,但柱间接下来的一席话令他如同被一盆冷水当头淋下,浇了个透心凉。

“千手与漩涡保持着联姻关系,此番他们前来也是想让他们的公主漩涡水户姬同我联姻,以此来判定木叶的诚意。”柱间在谈及联姻时,竟然是对于自己的人生大事不甚在意的模样,像是在权衡利益得失,将此作为谈判的筹码,态度淡漠,“斑,你觉得如何?可以同漩涡一族联姻吗?”

明明正值盛夏,斑却如坠冰窖,阵阵寒意从心底涌出,冲进四肢百骸,让他手脚冰凉,僵硬原地。

柱间……要和漩涡水户成亲?

“现下木叶不过堪堪稳定罢了,正需要一个强有力的盟友来替我们稳定局势。况且千手素来同漩涡交好,漩涡反水的几率十分微小。”柱间未等斑表态,便自顾自地说下去,“而且,漩涡的封印术对于我们捕捉尾兽有益。漩涡族人众多,对于木叶的建设也是一个很大的助力。虽然漩涡的加入可能会让宇智波一族对千手产生抵触,但我认为利大于弊,况且……”

柱间停下话头,低头凝视怔怔盯着他的斑,笑容爽朗而意气风发:“咱们的木叶,日后会有更多忍族加入的。咱们的木叶,会越来越繁荣昌盛。在木叶,大家会成为手足至亲,摒除往日的偏见。仇恨只会越来越少,我们会成为最亲密的家人,战争也不会……”

柱间侃侃而谈的声音渐渐弱了下来,他伸出手背贴住斑的额头,担忧道:“斑,你的脸怎么那么白,让我给你看看,好吗?”

斑从开始就停止运行、混混沌沌的脑子终于清醒了。他面色惨白,抓着藤蔓的手不自觉用力,在上面抓出道道深痕:“你要联姻?”

柱间一愣,终于意识到斑的不对劲。他低声地、温柔地询问道:“斑不希望我联姻吗?抱歉,是我思虑不周了,或许的确有些操之过急,不过我们可以先和漩涡……”

“木叶需要你去联姻吗?”斑嗓音沙哑,压抑着愤怒,面色冷然,一字一顿地道,“需要你这么牺牲吗?我们的木叶,需要你这么委曲求全、低声下气吗?”

斑坐直身来,直视柱间,声音含着对柱间的痛惜,和对漩涡的愤恨:“我们木叶的初代目火影大人,为了使木叶更快地安定下来,需要用自己的自由,需要用自己的婚姻而要去和一个从海湾之地来的、素未蒙面的女子联姻,将自己后半生的幸福抛之脑后吗?”

他受伤地看着柱间,红眸似要泣血:“你就这么不相信我们两族联合起来的力量吗?你就这么不相信我们两人的力量吗?你就这么不相信我吗?我会让你这么做吗?我宇智波斑还不至于无能到让你去联姻的地步!”

斑怒瞪柱间,掷地有声:“我不同意!”

他们怎么敢!他们怎么敢抢柱间!他们怎么敢抢我的柱间!我的柱间,也是他们能够觊觎的吗?也是他们能够肖想的吗?直到木叶建立,看见了背后隐藏着的巨大利益,才腆着脸上来想从千手和宇智波这里分一杯羹,还想直接掌控木叶的中心权利,真是恬不知耻!漩涡哪来那么大脸,真以为自己是块了不得的香饽饽吗?可笑至极!决不允许!我宇智波斑看上的男人,也是他们能够随意拿捏、任意羞辱的吗?!真是活腻歪了!

柱间怔怔地看着怒火中烧的斑,良久,直到斑倔强地扭过头去,用手背轻揉自己的眼睛时,才恍然回神。

他看起来有些手足无措,讷讷地、弱气地说:“对不起……我没有不相信斑。也许,我因为木叶建立起来了,就有些得意忘形了,想要早日看见木叶和平安宁的样子……”柱间深呼吸一口气,慎重地道歉,“对不起。”

斑沉默不语,仍处于愤恨中。对于异想天开、妄想吃天鹅肉的漩涡更是咬牙切齿,恨不得将他们全部扒皮抽筋,再生啖其肉,渴饮其血;对于天真的柱间却是又爱又恨,无可奈何。

柱间抱住斑,将脸埋进他颈窝里,闷声道:“谢谢你,斑。不要生气了嘛……是我太愚笨了,我总是把一切想得太好了……”

“你是蠢。”斑冷笑一声,面色缓和下来,但还是生着气,想冲到漩涡大本营大闹一通,宣称柱间是他的人,别想着勾引柱间了!

“对不起……”柱间声音仿佛带上了微弱的哭腔,听起来低落沮丧极了。

“柱间?!”斑一惊,想挣脱柱间的怀抱看看他,却被他搂得死紧,动弹不得,“你哭了?”

“没有……”柱间还是紧紧搂着斑,还带着颤音的声音低低道,“我只是觉得,有斑在我身边,真是太幸运了。”

斑暗叹一声,不知是喜是悲,回搂住柱间,轻轻地拍打他的脊背,用哄劝的柔和声调抚慰他心情低落的柱间:“好了好了,我没有责怪你的意思,不要伤心了。”他强颜欢笑,“都多大的人了,也不怕让人瞧去闹了笑话……”

一想到柱间想要结婚,想要远离他身边,想要有一个体己的贤内助,斑就止不住地痛心。

不想……怎么都不想把柱间让出去,柱间是他的!是他一个人的!

斑陷入自己的思绪无法自拔,却突然听到柱间开始低笑,相贴的胸膛轻轻震颤。柱间温热的气息喷洒在耳廓,斑的身体无法控制地僵硬起来。

“我好开心,斑这么在乎我。”

斑的呼吸开始乱了。

他强自镇定,佯怒道:“难道你不在乎我吗?我们难道……”斑的心蓦地抽疼,声音暗哑,“不是最好的兄弟吗?”

“嗯。”柱间柔声应道,“最喜欢斑了。”

……不娶何撩!

斑真的要给这个随时随地无自觉地撩他的男人跪了。留他一人被撩得春心萌动有意思吗?啊?有意思吗?

“我、我也是……”斑轻咳一声,脸悄悄红了。虽然稍微觉得有些肉麻,但斑还是很开心,即使柱间不是……那个意思……

“真的吗?”柱间蓦地抬头,握住斑的肩膀稍稍退开,眼神闪闪发亮地盯着斑,笑容灿烂一如既往,“斑最喜欢我了?”

斑被柱间朗爽的笑容晃了下眼,心跳越发不受控制:“……最喜欢泉奈。”

“和泉奈一样的最喜欢?”柱间不为所动,依旧笑着问道。

“……”斑的嘴唇抖了抖,最终还是没能抵御住美色诱惑,艰难地低声道,“一样的。”

“一样的……”斑又重复道,没能掩饰住眼中的痛苦,低垂下头呆呆地盯着充作地面的浓绿藤蔓,喃喃着,“最喜欢你了……”

柱间默不作声,场面一时静了下来。

被迷了心神的斑猛然回神,他意识到自己先前说了什么话之后,只觉得脑子里一片混沌,心中满是慌乱无措。他倏地站起身,转身想朝唯一的出口——那个能够容一个人跳出去的窗口跑去,却在即将到达时,被丛丛藤蔓拦住了。

碗口粗细的藤蔓扭动着如蛇的躯体,蜿蜒地虬结在一起,堵住了唯一的去路。并且还洋洋自得地绽出了重瓣红花,艳丽却又危险。

此刻树屋内只有从屋顶不过拳头大小的缝隙中漏下来的清冷月光,光柱交错在屋内,显得静谧而深沉。

斑愕然回头,难以相信柱间会以这样的方式拦住他——他可是吃过不少花粉的亏,自然清楚柱间的花粉有多霸道。

“斑为什么要跑?”

那个将他困在屋内的男人站起来,随手理了理袍角,便缓步朝他走来,阴影覆盖住了他的面庞,表情晦涩不清。

斑心中的危险警报已经飙升到顶端,每一个细胞都在尖叫着快远离面前的怪物。

斑惊心却也着迷,想与他战斗,想与他结合,想完完全全地拥有他。

那是他的柱间,只他一个人的。

想到这里,斑镇定下来,他的脚趾难耐地蜷起,心跳剧烈,浑身的血脉都在贲张——想要这个男人!

柱间终于来到他面前,仅一步之遥。

斑紧张地等待柱间的反应。

柱间面色沉静,一双墨黑明眸蕴着星光,将他映在里面。

“我原以为……”柱间顿了顿,话语低沉,“是我想多了。”

斑的喉结滚动了一下。

“但是在刚才,我确定了。”柱间深深地望进斑的眼底,缓缓晕开一个浅笑,含着几近落泪的悲喜,“斑。”

“柱间。”斑能够听见,心脏跳动的声音回响在耳膜,脸也越来越烫,眼神发亮地死死盯着柱间。

“我心悦与你,斑。”最后那声缱绻的轻唤,消弭在两人相贴的唇间。

纠缠着斑的绿藤也悄悄退却,斑回搂住柱间的腰身,微微仰起脸同他接吻,紧闭着眼,羽睫轻颤。

他们浅浅地交换了一个吻,喘息柔软。

斑不知不觉地被柱间压倒在地。

“我可以吗?”柱间怜惜地轻吻斑的眼角,吮去不知何时溢出的清泪,柔声询问。

斑恍惚地注视着他,深沉如墨的黑眸显现出猩红,三个勾玉明明白白地嵌在里边,正在缓缓转动。

柱间用手掌覆盖住斑的双眼,带了点小心翼翼:“斑,这不是幻术。我是真的……非常非常喜欢你——从很久以前。”

这句话仿佛成了把钥匙,开启了回忆的话匣子。

“我是个胆小鬼,”柱间苦笑一声,“在发现自己竟然喜欢上了自己的挚友时,我是非常鄙弃自己的。”

斑的唇颤了颤,他在认真地倾听。

“这是不该出现的情感。你我都是一族之长,肩负着一族兴盛的使命,如若我对你的企图被曝光出来……”柱间深呼吸一口气,声音发颤,“不仅我们之前所做的努力将功亏一篑,而且、而且……”

“我无法面对你厌恶的眼神,无法忍受你将会躲避我。斑,你是我的天启啊……”柱间说到这里,音量渐弱,好似被人给紧紧扼住咽喉,几乎要喘不上气来,“我一直仰慕着的人……”

“不会的。”斑突然道,“我永远也不会躲避你,柱间。”

斑的手盖上柱间置于他面上的手,就这样放在那儿。

“那么,你感受到我对你的感情了,对吗?”斑翘起唇角,嗓音温和,“我对你,同样渴慕。”

柱间一震,眼底犹带失措。他的确在刚才确定了斑对他同样怀着相似的情意,但被斑这么直接地点破,他仍然有些……欣喜若狂,心惊肉跳。

这是真的,这是真的!

柱间低低地笑着,面上是纯粹的高兴,而后笑声越来越大,放肆而爽朗。

斑听着柱间满是喜悦的笑声,也忍不住放声大笑:“我们真是……”

“心有灵犀。”柱间语气轻快地接道,将一个吻印在斑的手背上,“我现在觉得,我真是个幸运得让人嫉妒的家伙。”

斑在柱间的手掌下眨了眨眼,浓密的睫毛软软地刷过,将柱间的心也给搔得痒痒的。

空气渐渐升温。饶是斑对这方面再不熟悉,也明白此刻暧昧气氛的含义。

“斑。”柱间再次低声唤他,声音微哑。

斑很清楚柱间的意思——他也在渴求着柱间,无比的。

一切都是那么的水到渠成。





夜朗星稀,明月当空。

蝉鸣清脆,叶响飒飒。

斑仰躺在软嫩的藤蔓上,视线追逐着垂眉敛目的柱间,细长的藤蔓灵活地钻入他衣服中,游走遍他全身,衣结被打开。

他感到现在有些骑虎难下。

为什么他要同意柱间用木遁呢?这样不是更加被动了吗?

柱间已褪去衣物,露出精壮结实的上身,小麦色的肌肤平滑而无一道伤疤。

斑目露可惜之色。

被誉为当今世上最杰出医疗忍者的柱间也遗憾地笑了笑:“我也很想保留斑给我的痕迹呢。”

“这样也好。”斑的目光流连在柱间垒块分明的腹肌上,果然没有找到结盟前狠狠刺下的伤口。

“斑......”柱间低声呢喃,沉沉黑眸此刻溢满柔情。

斑闭上眼,任凭柱间动作。





“真的……能进去吗?”斑的面色已然潮红一片,水润的眼眸犹疑地盯着抵在穴口上的硬挺性器,那尺寸看得他惊惧却又期待。

柱间闻言,眼中流露笑意,虽然他此刻也是一副被情欲所笼罩的模样,但看上去可比斑游刃有余得多:“斑,放轻松,已经扩张得差不多了。”他顿了顿,轻喘一声,眉目恳切,“乖,试着交给我,好不好?”

“……嗯。”斑红着脸,双手紧紧抓住缠在他臂上的青藤。而那些顽皮的藤蔓还在努力地探索他的身体,在发现敏感部位时更是会兴高采烈地在那儿徘徊,极尽挑逗。他强忍住战栗,渴求地望着柱间。

硬物探进来一个头。

斑顿时全身进入警备状态,眼眸大睁,肌肉不自觉地绷紧,既想将异物排出,又想将其吞没。

肠道因为催情的缘故而自发地分泌液体,伴着先前用来润滑的黏滑汁液,倒是方便柱间动作。

柱间额角冒汗,青筋凸显,性器寸寸插入,挤开紧致的肠肉。

“不要紧张,我不会伤害你的,斑。”柱间心疼地吻去斑眼角的泪珠,下身的动作却是片刻不停,缓缓入侵。

火热粗大的肉棒在身体深处开疆拓土,一步步被占领的感觉清晰而刺激。肉壁被挤开,却复又热情地迎上去,包裹住,绞缠住。

“呜……”斑浑身颤抖,被柱间用力拥住,相贴的胸膛心跳声在剧烈地回响,杂乱无章。被好好扩张过的地方水润湿滑,酥麻酸痒,难掩渴望。而柱间的进入也使得那股酸痒被缓解,随之便是更紧密的结合。

柱间终于停留在了最深处。

他们肢体僵硬又火热,皆在努力抑制住自己的冲动。

“真棒。”柱间哑着嗓子夸赞,黑眸情欲炽热,“斑把我全部吞进去了呢。”

斑不自在地扭了扭身子:“……柱间。”

“怎么了?”

“……动一下。”

闻言,柱间微微睁大眼,旋即低头吻上那片嫣红,开始浅浅的抽插。

异物在身体深处研磨抽动,斑难得的神色迷茫,水眸情绪朦胧不清,随着柱间的动作在欲海中沉浮,喘息粗重。

柱间放开他的唇,转而侵略其他甜蜜的地方。白皙的脖颈被吮出点点红斑,斑抬手挡住自己的视线,身体由于看不见的缘故越发敏感,连柱间呼出的热气、下身的律动都被放大。

他的脸醉酒般的酡红,一种饱涨的情绪蕴满他心头。

他现在......在和柱间......他满心仰慕的人......鱼水交欢......

难以置信。

可身体带来的感觉容不得作假。柱间——他一直暗恋着的人,此刻就深埋在他身体里。

他们正紧密结合。

突然一个狠狠的撞击将他的心神拉了回来,耳畔是柱间湿热的呼吸:“斑,舒服吗?是这里吗?”

斑斑在发呆......在我们做爱的时候发呆......我技术竟然这么糟糕......

柱间一边低落地想着,一边野兽般地啃噬舔吻身下人细腻的肌肤,动作也越发激烈,一下一下的抽插惹得他们相接处水声啧啧。

柱间的喘息和淫靡的水声令斑禁不住战栗。他环上柱间的脊背,表情沉醉:“再深一点,柱间,再用力一点,里面好痒......”

这么明显的邀请,惹得柱间眼睛都红了。

他竟然一把将斑翻了个身,性器在斑体内狠狠地旋了一圈,差点让斑缴械投降。

“柱间......”斑猝不及防地趴伏在软藤上,粗糙的枝条摩擦过他的乳尖,微弱的电流直通脑海——要做什么!

他的背部很敏感,现在柱间这么大个人在他身后怒刷存在感,他强忍住挣脱的冲动,腔调发颤:“柱间......”

柱间开始了动作。

“唔嗯......”斑眼眶通红,热泪在其间流转,终是坠落,“柱间、啊......”

不能射。柱间的藤蔓在他意乱情迷时悄悄缠上了他的脆弱,不止这些,藤蔓竭尽所能地带给他快感,用它们柔软灵活而又微凉的躯体。

臀部被抬高,藤蔓在腰部垫着,以方便柱间使力。

真的......被进入到了最深处......

柱间总是齐根没入,随后利落抽出,周而复始,探寻着斑身体的敏感点。

呈现在面前的背部白玉般光洁,但是几道狰狞的伤疤却是如此的刺目。柱间心间发烫,将唇印了上去,细细舔舐。

被他钳制住的身躯不可抑制地颤抖着,想要挣扎却被藤蔓更紧的收缩而不能得逞。

“放开......”斑明显带着哭腔的颤音显然没有什么威慑力,反而让柱间的情欲越发高涨。

“斑、斑......”柱间呓语,掩埋在温柔音调中的强势与执着终于显露,“夜还很长。”

是的,夜还很长,他们还有时间,去深入交流,去倾诉爱意。


——END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181

帖子

263

金钱

战斗单位-影

Rank: 3Rank: 3

积分
444
发表于 2017-12-15 22:28:4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啊啊啊啊吃完一本满足。柱间这切开黑居然激将法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36

帖子

108

金钱

战斗单位-稻草人

Rank: 2

积分
144
发表于 2017-12-21 13:54:35 | 显示全部楼层
好香艳,背后敏感的斑真的好可口啊,切开黑的柱间也很带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218

帖子

84

金钱

战斗单位-稻草人

Rank: 2

积分
302
发表于 2017-12-25 23:45:20 | 显示全部楼层
好香艳,背后敏感的斑真的好可口啊,切开黑的柱间也很带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27

帖子

106

金钱

战斗单位-稻草人

Rank: 2

积分
133
发表于 2018-1-7 07:43:46 | 显示全部楼层
哇的一口狗粮??????????????????????????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26

帖子

144

金钱

战斗单位-稻草人

Rank: 2

积分
170
发表于 2018-1-10 21:20:53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树枝真的很粗壮啊,这样运动都没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101

帖子

6

金钱

战斗单位-稻草人

Rank: 2

积分
107
发表于 2018-5-26 15:00:19 | 显示全部楼层
柱帝果然是切开黑,后背果然敏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105

帖子

5

金钱

战斗单位-稻草人

Rank: 2

积分
110
发表于 2018-5-27 17:09:03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切黑朱迪,就这样把斑斑吃了2333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140

帖子

61

金钱

战斗单位-稻草人

Rank: 2

积分
201
发表于 2018-6-11 11:10:30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楼主最喜欢这种虽然切开黑,但很温柔的朱迪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134

帖子

2

金钱

战斗单位-稻草人

Rank: 2

积分
136
发表于 2018-6-11 14:13:37 | 显示全部楼层
我靠切开黑的柱帝好带感……木遁小黑屋play太刺激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木叶热坑头-柱斑同人论坛  

GMT+8, 2018-6-22 03:45 , Processed in 0.336659 second(s), 2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3 Comsenz Inc.

Designed by ARTERY.c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