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叶热坑头-柱斑同人论坛http://senjumadara.com
搜索
查看: 12177|回复: 166

[连载] 【柱斑】如年(狂野情人,生子)已完结

  [复制链接]

6

主题

168

帖子

606

金钱

战斗单位-影

Rank: 3Rank: 3

积分
774
发表于 2016-7-26 21:12: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存了一些稿,一次性发上来吧
————————————
01
千手柱间紧张地给小儿子健太拣菜。
左手无名指久违的触感使他变得生硬,戒指温热光滑的表面紧贴小指,通过神经传达到右臂。他手一抖,一尾剥好的甜虾掉落在餐桌上。五岁的健太眨了眼,他长得极像柱间,从下巴到额头,每一个角落都密布暖意,除了那双乌黑发亮的双眼皮瞳眸。柱间看他,愣在椅子上,感觉自己的血管正在一寸寸冻结。
好在略微年长的遥香即时救场。
“爸爸还是一如既往的笨手笨脚。”
“哈,是呢。”
他挠挠后脑勺,在斑无奈的眼神下不好意思地缩起脖子。
宇智波不动声色放下筷子开始给孩子们剥虾。灵巧的手指除去虾身倒数第三节外壳,摘掉虾头,将上半截虾壳也一并剥去,最后拔掉虾尾。取出一枚完整的虾,比柱间掉下的那尾好看许多。他不停剥着,一次给遥香,一次给健太,把两个孩子的碗装的粉红一片。左手泛光的铂金闪的他眼角微润,他小心避开无名指,以免戒指沾上腥味。
千手佛间坐在上位,环顾四周,大儿子战战兢兢,小儿子神色诡异,所谓的儿媳更是正眼不瞧自己一次。算上自己,四个成年重种围坐在一张桌上,空气中仿佛点燃了一个隐形炸弹,拔刃张弩。他清清嗓子,决定打破僵局。
“最近工作如何?”
柱间立马接道:“还是老样子,医院的工作永远做不完。倒是扉间……”他把眼神转向弟弟,“他估计只能和自己的实验室结婚了。”
短发的白熊重种在座椅的掩护下踩了他一脚,柱间故意发出吃痛声,逗得一侧的母亲轻声笑起来。可惜家主丝毫没有放松皱起的眉头,转向低头剥虾的宇智波:“我问的是你。”
剥虾的手一顿,斑想了想,抬头道:“还可以。”
“还在捣腾音乐?”
斑眉角一翘,继续手上的动作。
见斑不说话,柱间赶紧替他回答:“斑参加了很多电影的音乐制作,前不久刚成立了工作室。”
话落,空气温度又回到了零点,千手佛间没好气地匆匆扒完饭,借口出去遛弯离开了。
这顿晚餐不欢而散。
餐后独留千手兄弟在客厅休息。
千手扉间瞧见四周没人,赶紧把自己想问的一股脑儿托出:“宇智波斑吃错药了?今天这么配合你。”
柱间把玻璃茶几上孩子们弄乱的水果放回果盆,有些反感弟弟的说辞:“他好歹是你嫂子。”
“曾经是。”
柱间瘪瘪嘴,无话可说。
“你们这么欺骗爸妈,被发现的话,天呐……我简直不敢想象那种地狱的场面。三十多岁的人了,能不能不要再这么胡闹下去。”
“好了好了。”柱间把弟弟赶到一边,让他赶紧闭上乌鸦嘴,“都是我的主意,他能答应陪我演戏我已经很感激他了。”
大概是看在旧情的份上,他想。
“你说爸怎么会突然转性想见他?明明以前这么反对。”
柱间将茶几上参差不齐的书刊整齐叠好,放在最上头的报纸报道了某地的地震,他看到最大版面上的一张黑白照片,一位蓬头垢发的母亲抱着死去的孩子失声痛哭,瘫坐在废墟边。四周围有两个搜救队员诚惶诚恐。不管如何弥补,这位母亲与世界的隔阂都不会再消失了。
他想到自己的儿子,离婚后他再也没有见过健太,甚至没有抱过健太几次。记忆里只有早产的健太躲在保温箱里的模样,他隔着玻璃看小小的孩子,健太的手攒得紧紧的,皮肤打着皱泛出红色,眼睛紧闭,当时的他还想不到儿子的眼睛会如此像斑。婴儿不哭不闹,安安静静的,和他想象的一样,是个乖巧的孩子。他和斑的孩子,一定是世上最优秀的。
柱间把书移到角落,笑着回答。
“扉间呐,人心可不是你手中的数据,是不能测量的。”
“的确,一对离婚五年的夫夫携手回老家装恩爱给老人看,我确实看不懂人心。你们……”
扉间突然噤声,柱间回头,看见遥香牵着健太的手站在沙发边,面带犹豫。
柱间讪笑着招手让他们过来,他把儿子拉到地毯上,蹲下身问道:“你爸呢?”
健太指向阳台:“爸爸说要出去抽烟。”
五岁的男孩眼眶已经十分深邃,和斑相似的卧蚕,让这双眼看上去更加灵动生气。在这位猿人孩童眼里,斑类只存在于教科书上,即使拥有再深奥的知识,也无法他们感知深入骨髓的野性。可尽管如此,他也是千手柱间和宇智波斑的孩子。一头黑熊和一匹黑豹的结晶。
遥香对许久不见的斑很是想念,她踩着毛绒拖鞋,打开阳台拉门,顾不上外头萧瑟的寒风,轻手轻脚走到斑身边。
斑掐掉烟,细细看她。女孩微卷的长发梳着双马尾,毛茸茸的居家外套下露出泛红的小手,她的个子已超过自己的腰部,嘴角止不住的上扬,似乎很开心。斑也微笑,他笑起来的时候,嘴角的弧度和遥香一模一样,透着自信和魅力。
豹和豹之间,总是有说不完的话。
“柱间给你梳的辫子吗?”他靠近女儿摸上她的小辫。
遥香点点头,目光不离开父亲:“刚开始的时候他总是把我的辫子梳歪。”
她装出气呼呼的样子,不停数落客厅里的那位:“他的煎蛋总是那么焦,我喜欢比较生的煎蛋——就是那种用叉子一戳,金色蛋黄就会全部流出来的。他还老是迟到,我和他说了好几次,不用他接我放学,他偏要来接我,但又因为工作经常不准时,真是气死人了,简直是个老顽固。他买的衣服,我一点也不喜欢……”
遥香的声音渐渐低下来,抽抽噎噎带上了哭腔,她不想在斑面前流泪,皱起眉头强忍着,她知道父亲喜欢坚强的人,但泪水就是止不住地下来。索性间,她放声大哭,扑在斑怀里,把眼泪和鼻涕都擦在他的黑西装上。
“我讨厌他买的玩具……讨厌他做的菜……讨厌他装出来的笑……”
斑被她逗笑了,他蹲下来把女儿的头放在肩上,不去看她的哭相好保留她内心的小自尊。他有一下没一下拍着女儿的背,一时间想不到安慰她的话,于是大声笑了。
笑的话,就不会哭了。
我们果然很像啊,遥香。

评分

参与人数 1金钱 +1 收起 理由
fum99 + 1 耽美精品资源 查看网址: fum99.com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6

主题

168

帖子

606

金钱

战斗单位-影

Rank: 3Rank: 3

积分
774
 楼主| 发表于 2016-7-26 21:13:32 | 显示全部楼层
02

千手柱间和宇智波斑相遇在东京一个升学率极高的私立高中。
那时候,柱间刚从神奈川的川崎市转学来,花好长一段时间依旧没有适应。在他还对这里的生活懵懵懂懂时,他遭遇了极其老土的情节——被小混混缠上了。
柱间不是个武力崇尚者。虽然他在乡下老家很能打,方圆百里几乎没有他的对手,但他坚信暴力是一切罪恶的根源。东京的猿人小混混打扮极其诡异,柱间完全不理解他们的风格,这群city boy们丝毫不畏惧他一米八几的个头,在猿人眼里,强大的斑类只是传说罢了。混混拿着棒子大声吆喊,要他交钱。
“我没带钱。”这是事实。
面前的五六个混混似乎认准他就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大个子,抄着棒球棒就要打下来。在柱间不得不自卫时,有人帮他出手了。
他只看到一个黑色的身影猛然蹿出,对方张扬的黑长炸从此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瞳孔倒映那少年穿梭在猿人之间飞舞的模样,他一个跨步而去,抓住猿人的右臂,将他拉近自己,猛冲拳直击对方的腹部。
他是只灵活的黑豹,集速度、力量于一体,空气中的任何一粒尘埃都在他的掌控中。战斗中的他没有呼吸声,纤长的四肢柔软而虬结,落地的角度极致而完美。飞扬的发丝间露出一张素白的脸,柱间察觉他的双眼格外有神,是整张脸最醒目迷人的部位,略大的卧蚕让他的瞳孔像宇宙般漆黑,又如星空般璀璨,上勾的眼角有些可爱和稚嫩,目光炯炯,独增一股英气。他睥睨的嘴角带有猫又重种独有的风情和韵味,浑身散发出王者的孤傲和冷漠。
柱间呼吸一滞。
那匹黑豹站在墙边,一只脚抵在石壁上,双臂交叉。在那双威凛眼瞳的注视下,小巷里很快只剩下他们两个。
柱间注意到他的校服,轻声开口问:“你也是英高的?”
斑低头扣上校服衣袖的扣子,刘海遮住他的半张脸,让柱间难以捉摸。
“我怎么没见过你?”
“难道英高所有的人你都要认识?”
好吧,这开场白糟糕透了。
柱间觉得自己应该说些什么,他急于拉近与对方的距离,英高斑类极多,但像这样的猫又类实在难寻,对方炽热而飞舞的气味时不时钻到他鼻腔内,他有些着迷地多吸入几口空气,贪恋地捕捉对方的味道。
黑豹的确和传说中一样孤立独行,斑没有再理会柱间,渐渐走远了。
他朝太阳西下的方向移动,没过一会儿便发现自己甩不掉这颗牛皮糖,恼火地质问柱间想怎么样。
“我们,交个朋友吧。”
“不行。”
“为什么?”
“一只连猿人都斗不过的蠢熊,没资格和我谈这个。”
柱间停下来,略强硬地扣住斑的肩膀:“那你说,要怎么做你才同意和我做朋友?”
这似乎引起了斑的兴趣,他上下打量一番对方,狂隽的表情不改,瞳孔带上思索的姿态,喉间发出沉沉的笑声。
“你是认真的?”
“没错。”柱间目光坚定不移,似是将未来寄托在了这里。
“那,如果你打得过我的话……”斑没有说后面的话,他微低着头,狡黠地转着眼珠。面前的少年留着一头柔顺的长发,校服下的肌肉勾勒得十分完美,他的面庞和刚才一样透着傻气,却丝毫不少那份从容与真挚。两个重种相互摩擦出的气味十分浓烈,已飘出许远,隔了数堵墙让好几个轻种脚软地低吟起来。
黑熊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将校服外套脱下放在地上。
两个人瞬间纠缠起来。
这是一场纯粹的肉搏,不带任何杂念。
斑的攻击相当精准,柱间吃了痛,上前用力量钳制他。他们滚落在地上,浅蓝的校服衬衫被水泥地磨出痕迹,皮肤渐渐多了淤青和擦伤,却谁都没有停止。斑的四肢被他牢牢扣住,他一个挺身,用头撞击黑熊,趁机脱身,随后又带着掌风倾去。熊和豹的气味如波涛般汹涌而发,层层叠叠将两个人包裹起来。
柱间终于近距离闻到了这匹黑豹完整的香甜——红酒味的绵长甘醇。清朗的酸、古雅的苦、春润的甜、催泪的辣、橡木的气、葡萄的味,让他的大脑沉醉其中。这种香味撩拨心弦,时而尖锐,时而清新,时而婉转,时而浑厚,时而高扬,令灵魂变得柔软、弥漫、沉醉。
心脏深处的力量被黑豹挑逗起来,他的身体忽的充溢了力量,紧绷的双臂扣住对方的小臂,将体型较小的黑豹绑在怀里。
他的气息若有若无吐在斑的后颈处,让他不可自制地缩起了身体。黑熊身上散发出柑橘与沉木混合而成的味道,森林般悠远又浓郁。春树暮云,松香和白檀相壤。早春惊雷过后,细雨绵绵,仿佛春雨般扬扬洒洒在斑身上。他能感受到雨后的黄昏,悠闲舒缓之意遍地丛生,饱含激情和热泪,彼地此间,摇曳生辉。
宇智波安静下来放任自己细细品尝这股令人生厌的气味。
“我赢了。”黑熊如此自信说道。
此刻的他是个少年,还不自知,往后满腔热忱都将挥霍在胸前这个人身上。
如此春风一般,融化那层冰封依旧的白雪。

暴力是一切罪恶的根源。

TBC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6

主题

168

帖子

606

金钱

战斗单位-影

Rank: 3Rank: 3

积分
774
 楼主| 发表于 2016-7-26 21:15:20 | 显示全部楼层
03

从镰仓的鹤岗八幡宫出来,健太闹着要大人背。柱间自觉蹲下来等儿子爬上健壮的后背,颠颠孩子的重量哧哧笑起来,在斑晦暗不明的眼神下带上他冲下神宫长长的台阶。
虽是日曜日,但因不是旅游旺季,石制台阶没有他人。石阶很宽,却不陡,柱间一步两三阶,父子俩从最上头俯冲而下,令健太发出爽朗的笑声,温热的手抱住柱间缠着围巾的脖子,像是参加什么幼稚园运动会亲子项目,兴奋地让爸爸向前冲。从石阶高处直下的他们被风撩起头发露出饱满的额头,健太的苹果肌泛出晶亮的粉色,脸上充溢被另一份爱感染的喜悦和欢乐。
他们漫步在枯叶满地的参道上,两旁樱花树伸展光秃枯黑的枝干,蹉跎着弯折木杆,自下而上渐渐变细,抬头望天,便见黑色的细藤树菁密布青空,把暖阳撕碎成一片一片。柱间闭上眼,任凭斑驳的冬日柔光打在脸上,眼睑处落下阳光阴影,静静呼吸樱林的静寂。脑海中已浮现了一副妙曼美幻的样貌,樱花烂漫的春日,花瓣璇飞,粉落天地,身边站着他的斑,孩子们在赏樱视角最好的地方嬉闹,奔跑的双脚踏上湿润的春土,惊飞几片落樱和纸头的黄鹂,他们是人群里最耀眼的存在。
健太把脸埋在柱间的围巾里,他闻不到父亲森林般温柔的味道,但能感知父亲血液中的暖意,他温声问他:“接下来我们去哪里?”
柱间从想象中走出,略过眼前枯落的樱花树,摇头晃脑一会儿,忽上忽下逗得背上的健太噗嗤笑起来。
“健太还想去哪里玩?”
“我想去神奈川最美的地方!”
柱间点点头,把健太放下,帮他整理好歪掉的毛绒帽,两个人在古老的樱花树下站了一会,看到斑和遥香不紧不慢从后头走来。今晨出门前,斑亲自给遥香扎鞭子,他从不赞同柱间对待女性的观点,在遥香渐渐长大后,两个人在教育女儿方面存在极大的分歧。今天的遥香,一头干净利索的马尾,没有任何小女孩五彩缤纷的头饰。小豹子已经蓄势待发,紧紧跟在斑后面,虽然已很久没有和他在一起生活,但浑身上下散发着他的风格,已然是一头未来无限的小豹。
“健太说想去江之岛。”柱间牵着儿子向两人提议。
斑眉头一挑,儿子躲在男人大腿后头,怯怯看着自己。往日这个孩子是绝不敢如此的,今天大约是知道有柱间撑腰,才会越来越大胆。
“江之岛啊……好怀念那里的电车——江之电会发出哐当哐当的声音,那可是日本最古老的电车之一呀。”
见遥香陷入回忆沉醉的表情,健太的双眼露出期待,他扯住柱间的大衣下摆摇摇,奶声奶声道:“健太想看。”
柱间生怕斑没有听到,连忙把儿子单手抱起,凑上前强调:“看吧,儿子想看。”
两个人近乎一样的表情让斑看得默然失神,他很快从柱间怀里把儿子托住圈在自己怀里,与柱间拉开距离:“我们应该回东京了,明天一早我要负责录音。”
臂上突然失去一个孩童的重量,黑豹熟悉的味道让柱间的肌腱猛然跳动一下,他垂下手臂,五指张开,又很快收回手指握拳。
黑豹的香味,在许多年前发生过变化。他们在一起的时候,两人的味道总是黏在一起,无论如何都无法分开。黑豹在床榻上也是初遇那副模样,他自信、狂妄、武断。斑明白如何让自己兴奋,他总是恰如其分地运用好自己的身体和语言,让他悠悠忘返,糜烂失心。重种的结合通常毫无节制,他们两个更是如此。斑经常出差,一次竟然时隔一个月之久,俊俏的黑豹回来时,他依旧满身遍布柱间清新的自然之气。而现在,五年了,宇智波斑身上终于失去了柱间的气息,成为了原来的他。

昨晚,两个人同榻而卧。盖着同一床厚棉被,柱间小心翼翼拉开与斑的距离,把被褥掖的整整齐齐。鼻尖不断进入斑的体香,搔刮他的大脑,他只觉心跳很快,手脚发热,不过一会儿,细汗已经爬上他的额头。他紧盯昏暗的天花板,咽下唾沫,转过头看到斑侧躺着凝视自己,黑亮的双眼在漆黑中透出一丝猩红,那是黑豹在黑暗光线下瞳孔独有的收张,只为在黑暗中也能寻找方向。
柱间的舌头又开始打结了,他支吾了好一会儿,才说道:“我……我担心隔壁的孩子们。”
他看不到斑的表情,那对猩红的眼只眨了一下,再次亮起时变得更加耀眼。他听到斑生闷的声音:“很热吗?要不要把空调温度调低一点?”
“不……不用。这样挺好的……我们快睡吧,明天还要早起去八幡宫。”
黑豹沉沉吸一口气,转身平躺,也将视线落在天顶的吊灯上。床单和被褥都是柱间母亲前些日子为了迎接他们新晒的,柱间很久没有回老家睡过,棉被上没有柱间的气味,只要离黑熊远一些便可以了。他安心下来,被子下的左手大拇指不自觉地摩挲起无名指的铂金戒指。森林的舒怡味道若有若无传过来,他静下心,平静接受男人赐予他的柔软,陷入沉眠。
冬日初升时,他睁开眼,发现他们两个紧紧拥抱在一起缩在被褥下,吹着暖气的空调,也不知什么时候被关掉了。

“江之电车站离这里很近,我们就玩一会儿,今晚我送你们回东京。”
“你父母只让我们来这里,没必要演到现在,柱间。”
疲惫感一下浮上柱间全身,他努力想勾出一丝笑容,嘴角却仿佛挂上了千斤重量。
“斑爸爸,我也想去江之岛,遥香喜欢那里的猫。”
斑笑了一声:“柱间带你去过江之岛了?”
他在女儿沉默的语态下转过视线,越过柱间的瞳眸去看他身后的枯樱。树皮不似其他桃木错乱不堪,它有着一丝光润,只在表面留有细微的纹路,为近乎漆黑的表皮打上一层高光。
斑知道,江之岛是个美丽的猫之岛,在古时只有退潮时才会露出一角,为了不被打扰,与陆地分离,静静坐落在湘南末路。这样一个无人问津的小岛,却在关东大地震后,重新与大陆相连。大约是寂寞久了,像是扯不断的藕丝,即使有时会中断,终有一日又同世界相壤,在广袤的世界里又找到自己的天地,最后沉落。那是一个像春风般温柔的小岛。
“小孩子也懂江之岛?”
他腾出一只手摸遥香的头,不顾她不解的眼神,把女儿凌乱的围巾塞好。
寒风吹得柱间迷乱了双眼,他看到斑素白的脖颈没有戴围巾,在黑色羊绒大衣领下泛着红意,那头黑发被风吹得乱翘,几缕与大衣粘在一起,又有几缕被躲在他臂弯下的健太捏在手里。柱间心里乱成一锅沸水,戒指锁在他指上,把他通向斑唯一的门道也锁住了。
斑与柱间四目对视,被这番视线盯久了,从生理到心理都会一并灼烧起来。他难得出了手汗,手指僵硬到无法伸直,只觉到芒刺在背。心烦意乱下,他的左手捉住斑抱着健太的手肘,拉着有些不情愿的黑豹向青石参道尽头的红色鸟居快步走去。
遥香小跑着跟上来,斑听到她仓促的脚步声,用力挣脱他的手,有些生气:“不必走这么快。”
他把儿子的头背对柱间压在自己肩上,柱间从他皱起的双眉间看到了防备。
“斑,再去看看吧。晚上你们一定能回东京,我保证。”

TBC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6

主题

168

帖子

606

金钱

战斗单位-影

Rank: 3Rank: 3

积分
774
 楼主| 发表于 2016-7-26 21:17:11 | 显示全部楼层
04

柱间第一次接到斑的电话也是在这样寒冷的冬季。可惜,电话不是斑打来的。
电话那头声音乱糟糟一团,充实着DJ音乐和男女的欢笑。他听到一个男人的喊叫,让他赶紧过来。
“斑这家伙喝醉了,你过来接他。”
“等等……喝醉了?他还没到能喝酒的年纪吧。”
“……哈,斑怎么会认识你这种老实人。我可管不着,他的手机里只有你的号码,快过来。”

高中二年级的柱间从未照料过醉酒的人。他模仿母亲照顾应酬后的父亲,将一路不安分的斑搬到自己的小床上。
宇智波斑穿得极少,手脚冰凉,身体却因酒精发烫。一路上扛个喝醉不断乱动的重种和吉他,饶是柱间也有些吃力。他把斑的吉他从屋外背进来,又将对方心爱的吉他放到床边,好让斑一睁眼就能看见。(方才因为帮斑背吉他又和他干了一架)
斑在他的床上毫不避讳抱起被子缩成一团,皱眉喃喃自语。柱间为他倒杯温水,抬起他的头想喂他喝水,斑费力挣扎,打翻水杯后,依旧大爷样躺回床上闭目休息。
柱间头疼地捡起杯子,又收拾好地板的水渍。黑豹身上的红酒香味和廉价啤酒混在一起很不好闻,他斟酌许久,对床上大口呼气的人道:“我给你出门买点解酒药,你别乱跑。”
他夺过斑扭成一团抱在怀里的被子,帮斑脱掉贴身的皮夹克,惊讶地发现他在外衣下只堪堪穿了一件无袖紧身背心。斑的身形比柱间小了一圈,手臂却丝毫不瘦弱,线条饱满完美,关节在灯光下泛出粉红,他很白,皮肤细腻光滑,在黑发和剑眉的映衬下俊逸深致。柱间盯着他颈部凸起的喉结,鬼使神差伸手探过去。指尖搭上那块软骨,清凉文顿,斑似乎也感知到了他,喉结上下滑过,突然听话地平静下来放缓了呼吸。
柱间把他重新塞回被子,掖好被脚,从衣架取下自己的棉袄,一边穿一边向玄关走去。打开租住公寓的门,冬季夜晚的寒风袭来,皮肤受到冷意开始紧缩。他系鞋带的手一顿,踢掉鞋子回到卧室,替斑调高空调温度后出门了。

回来时屋内仍是黑洞洞一片,柱间换好鞋,踩上玄关,被什么东西绊了一跤差点摔倒。他扶墙勉强保持平衡,悉悉索索摸墙寻找电灯开关。角落一双猩红的瞳孔忽然靠近他,柱间被吓得脚一软,瘫到在地上。
“……鬼?鬼啊!”
红眼鬼出手打他一拳,虽然力道软绵绵的,却也成功打醒了柱间的脑袋。
黑熊赶紧打开灯,不出意外看到坐在地上的斑。凸现的灯光让斑的瞳孔剧烈收缩,他被光线迷了眼,用手遮住眼睛低头不去看他,雪白的脚趾不自觉勾起,揉着眼小幅抽气。
“你怎么在这里?”
“你去哪里了?”
两人同时开口,让柱间愣了半晌。对方露在外头白花花的膀子看得他眼皮一跳一跳,他第一次产生了怜香惜玉的想法,脱下自己的棉袄给斑披上,扶起他,又立即被站不稳的斑扑倒在地上。后脑勺磕在地上着实疼痛,却也让他茅塞顿开。他果断四肢并用爬起来,横抱起眼前灵活的猫又重种回到卧室。
房间与他离开的时候一模一样,柱间松口气,把人送回床上,态度强硬地将他禁锢在被窝里。
“千手柱间……我想……”
柱间忙着为他倒水,慌乱中也不忘安慰这个醉鬼:“好啦好啦,别想再喝啦。你还未成年吧,这么喝酒对身体……”
“我……我好想吐……”
“啊?等等!……你可千万别吐在这……我扶你去盥洗室,你憋着点……”

宿醉的感觉很不好受,醒来后大脑依旧很沉,斑吃力地撑开眼皮环顾四周,入眼的房间不大,深蓝色的窗帘下窜进晨日的阳光,青春期男孩独有的品位占得到处都是,物件摆放有些杂乱,但都是伸手便可及的位置。
斑按按太阳穴,低头时,一个趴在他身边的黑色脑袋闯进他的视野。昨晚的经过朦朦胧胧有些想起,却又像泡沫扑哧一下消失了。他皱眉,抓住记忆里重要的片段,粗鲁地摇摇对方的肩膀催他起床。
折腾了大半宿,柱间眼眶嵌着巨大的黑眼圈。他迷迷糊糊抬头,发现脸色不怎么好的斑严肃地看着自己,让他一个机灵驱散了所有睡意。
“我的吉他呢?”他的声音其实很好听,带点蠕蠕的鼻音和深沉。
柱间赶紧把倚在衣柜旁的吉他交给他。
斑熟练打开黑色的箱子,一把造型独照曲线优美的深红木吉他安静躺在里头。修长的指尖随意拨动几个音,惹得柱间好奇伸头细细品味起来。
木吉他的身体寥寥草草被涂有什么,柱间仔细观察,黑色的笔迹在深红的背景下很不起眼,但他瞬间明白了。
“海浪,你画的?”
斑点点头,让柱间拿来一块干净的湿布,三两下擦干净昨日的涂鸦。他从琴箱内侧的置袋里拿出马克笔,抵在下巴上思索起来。
柱间端详他刚睡醒的脸,由于宿醉整张脸没有血气,本来就大的卧蚕加上黑眼圈变得更加吓人。他回想到对方昨晚红色的瞳眸,擅自陷入回忆陶醉一番。狭小的卧室瞬间安静下来,空气中飘动的尘埃在窗帘透出的日光下变成金色闪耀飞舞,带着静谧。
柱间的视线从斑的前发扫到鼻梁,在锁骨处停留了三秒,再不断滑下,眼尖地看到他纯黑紧身背心包裹住的胸前凸起,形状不大,胸口在呼吸下不断起伏,那两点不停摩擦着衣物,充满神秘感。
他开始不断眨眼以湿润自己看得莫名干燥的眼球,脱口而出便是一句:“未成年怎么能喝酒?!”
斑忍不住翻白眼:“这你都要管?你怎么这么多事。”
柱间语塞,他气呼呼注视斑面带嫌弃的脸,一股冲动喷出脑门,飞光闪影落音满地,眼前忽然花开盛世,咬牙切齿地跑到盥洗室去了。
坐在床上的斑偷偷笑起来,他打开马克笔,在吉他的一角,画上一片飘落的树叶。
那姑且还是能称为年少无知的时候。

那年暑假,柱间回到家乡度假。
他穿着黑色T恤和仔裤,头发因为长了不少全部撸到后头扎起来,戴着大耳机听里头嘈杂的金属音乐,音量大到一旁认真看书的扉间听得一清二楚。
弟弟皱皱眉,他觉得自己该说些什么。
“大哥,你怎么喜欢听朋克了?”
他特别坦诚道:“很有趣啊!”
“你听得懂朋克?”
柱间快活地说:“不懂,但是斑喜欢啊。”

TBC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181

帖子

220

金钱

战斗单位-影

Rank: 3Rank: 3

积分
401
发表于 2016-7-26 21:23:4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听闻过这个漫画,因为这里面有一个叫斑类的设定!!一开始就生了两个孩子不愧柱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7

主题

204

帖子

295

金钱

战斗单位-影

Rank: 3Rank: 3

积分
499
发表于 2016-7-26 22:11:22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喜欢!这种离婚夫妇再续前缘的故事,插叙也很棒!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167

帖子

207

金钱

战斗单位-影

Rank: 3Rank: 3

积分
374
发表于 2016-7-27 09:07:36 | 显示全部楼层
看见生子就进来了,如此梗真是看不腻,大大赛高~~~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78

帖子

376

金钱

战斗单位-影

Rank: 3Rank: 3

积分
454
发表于 2016-7-27 10:51:20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怎么回事,柱斑离婚了,然后柱间手上戴着的戒指是说柱间再婚了吗,这是准备离婚后再续前缘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6

主题

168

帖子

606

金钱

战斗单位-影

Rank: 3Rank: 3

积分
774
 楼主| 发表于 2016-7-27 12:31:50 | 显示全部楼层
fc13137 发表于 2016-7-27 10:51
这是怎么回事,柱斑离婚了,然后柱间手上戴着的戒指是说柱间再婚了吗,这是准备离婚后再续前缘吗

...我觉得我写得很清楚啊
他们离婚五年,然后因为柱间爸爸想见儿媳妇所以装作还没离婚的样子回老家看父母orz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229

帖子

82

金钱

战斗单位-稻草人

Rank: 2

积分
311
发表于 2016-7-27 15:02:36 | 显示全部楼层
写的很带感!这个设定很有趣哦哦哦!!插叙有种青春年少轻狂的感觉,只能说柱间没对醉酒斑做些什么真是太可惜(?)了!!
很喜欢斑的执着,有艺术家的感觉,以及温柔的柱间,能从小女儿的发型看出等等……加油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木叶热坑头-柱斑同人论坛  

GMT+8, 2019-3-21 00:03 , Processed in 0.471952 second(s), 2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3 Comsenz Inc.

Designed by ARTERY.c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